世界日报:研究前世今生的科学家──史蒂文森教授


【明慧网2002年6月26日】调查40年 案例近三千宗

在印度,雷克庖生下来右手就没有五个手指头,看起来就像被齐齐的切掉了。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上辈子的事了。那个酗酒的父亲喝醉了,顺手把切粮食的机器打开,没有注意到儿子的手正在上面。五个手指一个个掉在地上,把他和他的父亲都吓呆了,没多久这孩子就死了。雷克庖在街上认出他前世的哥哥和姊姊,从此就互相来往。雷克庖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和前世的家庭住在一起。有人问他前世的母亲说,「他是你的儿子吗?」她说:「我知道他是我儿子,他也知道他是我儿子。」
 
这些不是神秘小说的情节,也不是警世的宗教故事,这是研究前世今生的科学家依安·史蒂文森教授和他同僚所研究的一些案例,40年来,所调查的类似案例将近三千个。

维吉尼亚州立大学位于维吉尼亚州西北部的夏洛斯维尔,是个学术味浓厚的保守古城,居民颇以这儿的维吉尼亚州立大学为荣,而这所由杰弗逊总统所创办的大学更以能维持杰弗逊尊重独立思想的传统自豪。这所大学有一所宗教研究院,凝聚了来自各种宗教的学者与研究生,争议性强的研究一样能在这所大学里不受干扰的默默进行。
 
在城里安静的后街,座落着一栋两层楼的米色老房子,几乎是掩藏在阳台下是一个极小的性格研究所的招牌(Personality Studies)。往来的车辆不多,城里的居民和学生很少知道这里就是世界轮回研究的中心,更少人知道在这里进出的高、削瘦、满头灰发的老绅士就是世界闻名的轮回研究的权威史蒂文森教授(Ian Stevenson)。
 
83岁的史蒂文森教授今年刚从维吉尼亚大学的性格研究所退休,但仍继续他的研究与写作。虽已高龄,他的智力、体力和精神依旧十分敏锐,谈起轮回研究的案例时如数家珍,满口的印度、斯里兰卡的人名地名,记得清清楚楚,给人深刻印象。40年来,每一年,他马不停蹄,不辞劳苦,到世界各地调查研究自发性的小孩轮回记忆案例,著作过九本有关轮回的专题书籍,其中两本书已翻译成德文、法文和日文版本。他的第一本有关轮回的书:《轮回相关案例二十件》(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于1966年首版,目前仍然在销售。
 
史蒂文森教授出生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市,父亲是伦敦时报驻渥太华的首席特派员,母亲搜集了各种东方宗教理论、神智学、灵魂学、通灵术等书籍,对于他后来选择的工作有些影响。他从小品学兼优,16岁高中毕业后在英国读大学,后来在苏格兰读医学,因战争而转回加拿大,在麦吉尔大学医学院以第一名毕业。因为得过三次肺炎,不能适应加拿大的寒冷气候,他迁到美国南方,在纽奥良医院工作及研究。
 
他原本是学内科的,但因对心理学感兴趣,后来在纽约的康乃尔大学研究因心理造成的生理症状。五十年代初,他又对于生物化学极感兴趣,在路易斯安那大学医学院做了七年的研究,发表了一些生化研究论文。39岁时,他受聘为维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心理系主任。当时他的名声还是属于一般的医学研究,但他表示想研究一些超常的现象。因为精通法语和德语,又能阅读西班牙文、意大利文和葡萄牙文,所以阅读广泛。

研究前世 论文获得首奖

有一次,他读到一篇关于某个小孩记得前世,经调查后获得了印证的报导,令他感到兴趣。之后他陆续搜集了一些类似的报导,到1960年时,他一共集到44件有关前世记忆的报导。他根据这些资料写了一篇论文去参加心理研究学会的征文比赛,结果获得了首奖。他的理论是,假如能找到新鲜的案例,在双方家庭还未碰面之前更仔细的去做轮回调查的话,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科研题材。
 
论文发表过后一段时间,纽约的超心理基金会果然收到新的轮回的小孩案例,于是邀请史蒂文森教授到印度去调查,并愿意提供经费。原本对于轮回就很好奇的史蒂文森教授以为可藉此顺便在印度度假,就整装出发了。
 
在出发时,他手上有五个案例的资料,没想到小孩记得前世在印度是稀松平常的事,到达不久,史蒂文森手上的案例就发展成30个。他在印度停留了六个星期,亲自访谈所有的一手证人,包括当事人和家属,记录了大量资料。待他客观的分析和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让这些小孩知道某个逝者的私事或动机后,他得到的是令他吃惊的结论:轮回可能是真的。而他明白这个结论将会动摇所有「生命终结在死亡」的理论。
 
史蒂文森教授在美国心理研究学会的月刊上发表的两篇研究论文,引起了照相复印技术(Xerox)的发明人切斯特·卡尔森(Chester Carlson)的注意。卡尔森一直有个愿望,想把他赚来的财富回馈给对全人类社会有益的研究上,即使有一天他不在了,希望这个研究还能持续的有利于社会人心。他认为史蒂文森的研究正符合他的要求,于是他在维吉尼亚大学捐赠了一席教授职位,并提供研究经费,让史蒂文森能专心的研究轮回。
 
卡尔森于1966年骤逝,史蒂文森以为轮回研究将会终止了,但后来发现卡尔森已在他的遗嘱中留下了一百多万美元给维州大学和史蒂文森教授的研究所,这笔钱是性格研究所经费的主要来源。

性格研究所并不仅限于研究轮回现象,也研究特殊的心灵现象,譬如灵魂出体、幽灵现象、心灵沟通(ESP),和濒死经验(NDE)的研究等,研究的目的是希望以科学方法证明和了解意识在脱离肉体能够单独存在。据史蒂文森说,取名为性格研究所的原因是,一般科学家认为人类性格的形成是来自遗传或是环境,再者是综合这两个元素,但他认为还有一个被人忽略的可能因素,那便是轮回。

研究轮回 世界公认权威

1990年时,盖洛普曾经做过一个有关轮回的问卷调查,结果是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和半数的欧洲人相信人在死后还有某些生命现象,但只有四分之一的人相信轮回。史蒂文森撰写过不少的有关轮回现象的论文和书籍,希望能引起更多的科学家重视或投入轮回的研究。他的论文曾经刊登在美国医学学会的期刊上,但次数有限。主编认为史蒂文森的研究报告做得非常详尽,研究态度很客观,使用的方法也无懈可击,举出的案例除了轮回之外其他的原因很难成立。但是对大多数的科学家来说,仅是小孩记得前世的题材就是无法接受的事,更不用说认真的看待轮回现象或投入研究了。
 
无法在科学界引起更大的反响,令史蒂文森颇为失望,欣慰的是,冰岛大学的心理医生海若尔森和将继续专注于小孩轮回的研究,并为这些孩子做心理测验;性格研究所也有了理想的接班人,在史蒂文森今年初退休后,由他们延续他过去的研究。

史蒂文森虽是世界公认的轮回研究权威,却不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他也不追求虚名。他在美国媒体中曝光的次数不多,因为极少接受媒体访问。据说他在国外比在美国还要出名,因为早些年他每年必须经常到各国做轮回研究。1992年时,英国的国家电视公司曾委托纽约洛彻斯特的制作公司制作过三集探讨死亡的纪录片(In Search of the Dead)。
 
在探讨世界各地小孩轮回现象以及研究轮回的一集中曾专访史蒂文森。除了笔者的此次专访之外,上一次的专访是1996年由华盛顿人杂志的访问。
 
起初批评史蒂文森的人说,他的轮回案例都是发生在传统上相信轮回的国家里;但长时间下来发现,全世界都有小孩记得前世的现象,并不限于那些国家。印度和斯里兰卡确实比较多这些案例,其中不少记得过去所住的地名或姓名,比较容易追查到过世者的资料。在这些地区里,大约只有20%的案例无法查证到孩子所指的逝者。美加的案例也有丰富的内涵,有时虽有地名,但无姓名,除了一些轮回再生到同一家庭的情形外,不容易查证到前逝者。
 
有些小孩会不经意提起前世的事,很多父母以为是孩子的幻想,有的会责骂小孩胡说。这些记忆会逐渐淡忘,不过也有例外。有些美国的父母很遗憾的对史蒂文森说,「我儿子三、四岁时常说他从前是飞机驾驶员,后来被打下来。我们每次都对他说,你不要瞎说。」现在再问他,他已经不记得了。
 
史蒂文森说,来自前生的经验中的偏好与恐惧症往往会继续影响人的这一生。几乎所有的这些孩子都记得在死之前所发生的事,大约三分之一有创痛性的死亡,史蒂文森认为强烈的经验可能是这些孩子记得前生的原因。
 
在轮回研究上,史蒂文森最大的突破是发现和证明了轮回与胎记和天生缺陷的重要关系。在他研究的过程中,他注意到很多记得前世的小孩身上都有与他的前世死亡原因相关的胎记或天生缺陷。在他早期调查的拉维·山卡的案例是其中之一。

天生胎记 带着过去印记

印度理发师的6岁独生子孟那被两个邻居杀害割下首级,并将他的尸体埋在沙里。这两人其中之一曾供认之后又推翻,后来因证据不足而逍遥法外。拉维·山卡半年之后出生,生下来颈子上就有一圈好似疤痕的胎记。他在2岁时就告诉家人他是理发师的儿子,并说出了杀他的凶手的名字和他被杀害的经过。
 
这种生下来就带来过去的残缺,胎记的情况是一种共同现象,其他的研究者也曾发现过。但在性格研究所的并排紧邻的轮回档案柜里,史蒂文森收集了上数百件轮回与胎记、疤痕或天生残障的相关资料,有照片、X光片、验尸报告、警方绘图等官方文件。

记得前世是被矛刺死的阿拉斯加特领吉族印第安人,身上天生的疤痕或胎记是菱形的,正是矛头的形状与大小,疤痕的位置也与此人的记忆相符。15个记得死于枪杀的人身上有两个圆形相对的像疤痕的胎记;一个较小而整齐,另一个大些而不规则,正与病理学家所指子弹进出的伤痕相符。史蒂文森教授已将这些文件与图片编辑成两本有两千两百多页,重达八磅多的资料书籍──「轮回与生理学─胎记与生理残缺的致成原因」供研究者参考。1997年他又将这些资料浓缩成一本,有二百二十多案例的「轮回与生理的关系」(Where Reincarnation and Biology Intersect)。
 
轮回的研究和哗众取宠的报导不同,必须以客观和谨慎的态度来求证和探讨,既不是一味的认定所有的宣称记得前世的小孩都是轮回的铁证,但也不排斥轮回的确是可能的。为了再三求证,史蒂文森会不定期的突然的再度探访过去的一些重要的轮回案例的主角和证人,目的是追踪新的发展和对照证人的证词。目前书店和图书馆中有一本叫:「老灵魂─前世的科学证据」的书。(Old Souls-The Scientific Evidence for Past Lives)这是华盛顿邮报的编辑汤姆·施洛德(Tom Shroder)跟随史蒂文森到印度、黎巴嫩和美国、土耳其等国做轮回研究的记录。

史蒂文森从来不说他已证明了轮回,也拒绝表示他本人相不相信轮回,他说他只是以科学家的立场来搜集有关轮回的证据。有些证据并不完美,但是有些证据强而有说服力,信或不信任人自行判断。他最大的希望是更多的科学家亲自来审视这些现象,作些调查和研究。
 
或许有一天,人类能够由史蒂文森开始的轮回研究的结果中更加了解人生的真谛。说不定会像却斯特·卡尔森的期许一般,人类社会能因此不断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