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稿:正念正行,走好稳健的每一步


【明慧网2002年6月28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叫廖晓岚,今年32岁,得法六年多了,现在在一家信息公司担任技术副总。今天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修炼心得。

得法前,我在他人眼中,是个人生一帆风顺的人。念书对我从来就不是什么难事,台南一中毕业,以全校最高分的联考成绩,进入第一志愿台大信息系。大学四年拿过几次书卷奖,出国留学TOFEL考六百多分,GRE两千多分,顺利进入美国史丹福大学深造,完成硕士学位。然而,我对生命的困惑,人生意义的追寻,却未随着我一帆风顺的求学过程而消失。成功为了什么?努力为了什么?我不明白。我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初中担任围棋社社长,高中担任计算机社社长,象棋,桥艺,数学竞试,各种比赛,这些智力活动不能满足我。大学参加合唱团,话剧社,吉他社,选修中文系的课,各种演出,艺文活动,我尽量地参与;文学,音乐,戏剧,我努力地涉猎;它们能够带给我一定程度的满足,但满足过后,却常常伴随着莫名的空虚。

也曾在宗教的领域里摸索。初中念的是天主教学校,向辅导室订了一些天主教刊物,参加学校的礼拜、弥撒,感受到宗教圣洁的气氛,却解不开心中的疑惑。大学看了一些佛教的典籍,当兵、留学接触了许多各种各样修行的法门,禅宗的,儒家的,道家的,印度的,西方的,民间的,古今中外,上下求索,追寻前人的足迹,寻找生命的答案,却一无所获。那里面的人,同外面一样,七情六欲,争名夺利,我怎么能冀望他们引领我走出人生的迷雾?那些道理,我努力实践、身体力行,却依然改变不了自己,只能在俗世洪流中,载浮载沉。

随着求学过程告一段落,回到台湾,有一天上计算机网,偶然看到“法轮功”的介绍,很感兴趣。我从网上下载《转法轮》一书,从天黑看到天亮,一口气看完,心中强烈地浮现四个字:大法至正.又觉得书中泄露很多天机。网上留有炼功点的电话,看完书刚好赶上他们清晨的炼功,就这样我走上大法修炼之路。李洪志师父的讲法解开我所有的疑惑,开启我对宇宙人生全新的认识。人为何存在?从哪里来?往何处去?修炼的实质是什么?如何修行?修成了去哪里?宇宙的真相,生老病死,各种问题,我都找到了明确答案,不再像过去那样,雾里看花。同时我发现自己实实在在地发生着变化,我能控制自己、看到自己、改变自己,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大法开启了我真正的智慧,启悟我真正的本性,引领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以下,我想谈一谈近年来的修炼体会。

一、背书、学法

得法不久,我就断断续续在背书,但真正下定决心把《转法轮》背下来,是从1998年1月长春交流回来开始的。因为白天要上班,晚上、假日要参与大法工作及活动,时间有限,我就把起床盥洗、吃饭、走路、坐公车、洗澡,各种大脑能利用的时间都拿来背书,半年后,背完了第一遍《转法轮》。此后反来覆去地背,背了又忘、忘了再背,现在大概能记住百分之九十九点几。

背书初期,有时连续三、四个小时地背,背得头昏脑胀,只想把书本合起来。我知道那是思想业力在干扰,因为脑子装进大法,坏思想就要被挤出去、消掉,它当然不干了。我勉力要求自己坚持下去。在利用空档背书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主意识越来越强大。比如中午在外头吃饭,餐厅放着流行歌,电视在播报新闻,周围的人大声喧哗,此时想要背书,谈何容易!思想不断溜号,又不断再抓回来,就在这坚持的过程中,主意识变得越来越强大。这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也许有人想,现在正法时期,再去谈背书,是不是局限在个人修炼了?我个人认为,这是没有理解好学法与正法修炼的关系。师父不断强调学法是做好一切的根本,出现了问题就是因为忽视了学法,而背书是很好的加深对法理解的方式。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在《精进要旨》及多次国外讲法,也都谈到这个问题。

自从背书之后,我的学法时间增加很多,因为原本无法利用的零碎空档,现在都可以拿来背书学法了。师父在《溶于法中》说:“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我希望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装进了真、善、忍大法。

二、正念的威力

2001年4月,师父发表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当时我对“正念”的认识,还处于感性阶段。5月初,邪恶头子江泽民到香港,台湾学员去了很多人,我和妻子也参加了。傍晚在中正机场,我们听说下午出发的一批台湾学员都没进香港,被送回来了,大家议论纷纷。飞机上短短一个多小时航程,我的思想翻腾着:会不会被拒绝入境?我的名字公开在网站上,他们肯定掌握了名单。于是我和同行的妻子把行李、护照分一分,我想她的名字没上网,应该进得去。不过媒体一定会对台湾法轮功学员被拒入境的事做出报导,就算我被送回来,也能使被遣返的人数增加一名,也能使世人更加看清那个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的嘴脸。转念又一想:不对呀!我请假、买机票到香港,是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不是来被遣返的。我得进去。

到了香港海关,我心里想:我有神的那一面,人是挡不住神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感觉全身充满正念。当海关官员翻看我的护照并查看计算机时,我的心里很平静。很快地,他在我的护照上盖了章并将护照还给我,我朝他点了点头,进关了。那时,我第一次对“正念”的威力有了理性认识。

紧接着,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告诉弟子们如何发正念,明慧网也公布了第一次全球发正念通知。随着不断地实践,我对正念的理性认识也在逐渐加深。2001年7月,台北学员准备在大安森林公园举行7.20烛光纪念会,我和另一位同修去公园管理处申请场地。当我们告知公园管理处活动日期后,承办人员马上说:“不行,那段时间已经被市政府文化局订下来了。”我们请她再打电话到文化局沟通看看,同修继续向她解释,我则在一旁发着正念:铲除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与破坏。不久她告诉我们:可以了,文化局同意把那段时间给我们用。我又一次体会到正念的威力。

活动当天,我中午先坐公车到大安森林公园布置场地,一路上天气阴沉沉的。那段期间,台北天天下午后雷阵雨,我们的烛光纪念会和记者会都是露天的,工作会议上许多人担心到时会下雨。但我认为这么重大的活动,天上地上都要为这件事情开路,怎么允许让一场雨随便破坏?坐在公车上,眼看窗外一滴、一滴的雨开始往下掉,我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看不到“谁”在干这件事,但我清楚地感到邪恶因素的压迫。我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反复告诫它们:不准破坏!谁动谁是罪!宇宙大法,谁动谁是罪!僵持一阵子,雨滴了几滴,终究没下成。最后干脆出个大太阳,越晒越热,把大伙都晒红了,也没影响活动进行。

强大的正念,是我们大法弟子修成的那一面,以及我们对应天体中的众神,直接参与正法,清除邪恶的最大保证。

三、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渡世人

师父要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所以我们的表现一定要让世人理解,不能让周围的人觉得我们怪怪的,不正常。师父说:“……无论在哪儿,人家都会说你是个好人。”(《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在工作岗位上,我努力做好,对同事,对客户都体现出修炼人的善,在专业能力上认真表现。在家庭环境中,我与妻子相互砥砺,对待双方家人都尽量平和与慈善,做好自己应尽的本份,让家人从我们身上都能感受到法轮大法的光明与美好。因为在别人眼中,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代表着法轮功的真相。

比如我有时会到IBM教育训练中心,教计算机语言方面的课程。课堂上我尽量结合着教材内容,把我所知道的专业知识,毫无保留地讲给学生,他们都认为收获很大,而且很敬佩我的专业能力。我利用机会把大法介绍给他们,并告诉他们:我教给你们的专业知识,固然重要,但我要告诉你们,法轮大法才是更重要的,希望你们都能好好了解一下。虽然他们不一定马上修炼大法,但相信在他们心目中,已对大法留下深刻良好的印象。

有一次,妻子的姊姊开车,载我和妻子去机场搭飞机,因为时间有点赶,在高速公路上她打算行驶路肩。我和妻子告诉她这样不太好,她说赶时间嘛!有什么关系,还说我们炼法轮功的怎么都这么老实。后来她跟朋友聊天,说现在社会上还有我们这样的人,言外之意是我们不简单。她朋友受到大陆造谣媒体宣传的影响,说炼法轮功死了多少人,她就告诉朋友:不知道的事情不要乱讲,还替法轮功说话。所以,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只要做得正,周围的人虽然嘴上不一定表示什么,心里却是受触动的。

正法进程到了今天,更加全面深入地讲清真相、救渡世人,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每个人也都各自做着自己应该做的那一切。事情到了我面前,不管是辅导站的工作,资料的工作,讲清真相的工作,洪法的工作,我都认为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我就该做这些事情,我也努力把它做好。师父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是多么神圣的责任与使命!师父不断揭示更高的法理,告诉我们遥远天体大穹中的无数生命对大法弟子的殷切期盼,我也更加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只有更加努力,更加做好,才能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为你要的是圆满一切,你是有责任的,你是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来的。”谨以此段话惕厉自己,并与同修共勉。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2年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