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酷吏下场惨,自己家人皆不免: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不法官员残害无辜得恶报

【明慧网2002年6月28日】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虹桥镇派出所所长王振生下令将坚持修炼大法的大法弟子吊起来,脚够不着地,并对他们拳打脚踢,用鞋底子抽脸,不许喝水、吃饭,不许大小便,整日整夜地吊着。有的人脸被打得紫黑,肿胀得让人无法辨认。

还有一名大法弟子因给同修送了几份经文,被玉田县恶警用手指和乒乓球拍子使劲戳其两肋和臀部,直至鲜血直流,然后又用电棒电击伤口,真是惨不忍睹。

玉田县的“民兵训练基地”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场所,恶警们让带着脚镣的大法弟子在操场上跑步,鲜血直流还不罢休,还要逐个的折磨。它们的口头语是:“有能耐你们去告啊,不怕你坚持炼,就怕单个训练。”恶徒们把大法弟子的双手铐在地铺上,用木板子打脸,有的被打得口吐鲜血,还用电棒电,有的同修被电得全身是脓泡。

玉田县县委副书记杨泽亭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有一大法弟子给他送真相资料,他说这是向他挑衅,故下令狠抓、狠打大法弟子。在一次会议上,他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手指着玉田县公安局局长刘万里说:“刘万里!我问你这个差事你干了干不了?要干不了就换。”刘万里立即站起来说:“我干得了。”本来对大法弟子就够狠毒的刘万里为了保乌纱帽更加变本加厉。

玉田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蒋凡计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残忍,它们把大法弟子脸朝下,双手铐着按在地上,用四条腿的椅子把大法弟子的身体固定住,四个恶警手持电棒同时长时间电击大法弟子的手心、脚心、头和背部,然后问:“还炼不炼?”如果说“炼”,就继续电。

2000年正月初8,玉田县有8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玉田县为了免受上级的处罚,不惜花了28万元人民币买下了玉田县自1999年7.20以来无一人进京的假招牌,北京信访局把这八位大法弟子的名字从“各地进京上访登记册”的名单上给删去了。

一次玉田县的恶警截住了40多名进京上访的东北大法弟子,其中一名年轻的女大法弟子赵静被它们迫害致死(见明慧网报导: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zhaojing0807.html),两天后,恶警将她火化。这位大法弟子的父亲从老家赶来时看到的是女儿的骨灰盒,不幸的父亲哭得死去活来——这是他唯一的一个女儿,当时年仅19岁。

玉田县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对众生犯下了滔天之罪,我们正告你们赶快悔改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在今朝。下面请看玉田县迫害大法者所遭的报应。

1.杨泽亭,玉田县县委副书记,是该县的首恶,其妻子今年患癌症,重病垂危,真是一人做恶累及家人。

2.蒋凡计,玉田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1999年,其妻死于癌症。

3.杨金广,玉田县副县长,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经常辱骂师父,其妻今年患癌症病故。

4.2000年,鸦洪桥派出所的张小辉强迫一大法弟子给他下跪,大法弟子不肯,他便命一恶警对该大法弟子连踢带打,最后强行让这位大法弟子给他跪下,结果当天晚上张小辉就死于车祸。

5.边九中,玉田县公安局副局长,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他对大法弟子一个字儿“狠”,上任没几个月就得了怪病,全身瘫痪,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