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肉身之启示


【明慧网2002年6月29日】修佛修道博大精深,成仙成道,修成正果,几千年来贯穿着中华文化。然而世间迷幻深重,无论历史上多少神迹的显示,白日飞升,虹化羽化,或是神通大现,若干年后,人们都是当作虚无飘渺的神话传说。很少人细想一下,若是全然虚无飘渺,何以能几千年承传下来?

因为认为看不见的就不相信。于是辉煌的佛窟成了壁画或佛像艺术的典范,人们会赞叹一句:古人真是了不起,居然能刻划出这么伟大的佛像,这么丰富多采的佛国世界。那么,古人为什么会有这么伟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呢?

于是有人想,那舍利子是不是佛的牙齿或骨头。那么,不修炼的人为什么就没有呢?

于是有人说:这不坏的高僧肉身又有何用?那么,为什么这些高僧的肉身没有化为尘土呢?

九华山地处华东皖南山区,具有北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阴霾潮湿,雨多雾重。在这样高湿度的自然环境中,九华山竟先后出现了许多尊高僧不朽肉身,这其实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破除旧观念的不争的现实。

九华山肉身神像,最早始于唐代。就是那位出生新罗国鸡林州(今韩国庆州市)的新罗国王室金氏近属子弟金乔觉。他二十四岁辞荣就苦,落发出家,携白犬谛听(独角兽)涉海西渡,入唐求法,历尽艰辛,访道名山。于开元末,卓锡九华山,宿岩洞,餐白土,宴坐清修。至贞元十年(公元七九四年)夏七月三十日,忽召众徒诀别,顿时,山鸣石陨,扣钟嘶嘎,群鸟哀啼,跏趺示寂,寿终九十九岁。三年后,打开石函,僧徒们惊奇地发现金僧肉身,竟颜状如生,兜罗手软,骨节有声,如憾金锁。

百岁宫明代高僧无瑕和尚也是二十四岁出家。他在五台山出家后,历游名山。于嘉靖十七年爬山涉水,行程万里,来到九华,择东崖摩空岭上卓锡,在云海雾涛中的摘星亭下,结茅苦修,取名“摘星庵”。他刺舌血拌金粉,书写《大方广佛华严经》。每隔二十天,刺舌血一次,前后用三十八年时间,抄完了这部八十一卷《血经》。这是何等巨大的毅力,何等虔诚的信念!天启三年(公元一六二三年),一百一十岁高寿的无瑕法师圆寂。这位超人大法师临终时拈一偈,曰:“老叟形骸百有余,幻身枯瘦法身肥。岸头迹失摩边事,洞口言来格外机。天上星辰高可摘,世间人境远相离。客来问我归何处?腊尽春回又见梅。”众僧徒将无瑕肉身跏趺缸中,三年后启缸,肉身完好,容颜如生。

其它现存的肉身佛像还有誉为地藏菩萨“第三代应身”的清朝大兴和尚,供奉在新建地藏寺的慈明和尚肉身,通慧禅林比丘尼释仁义师太真身,以及现代的明净法师和坐化于安阳县善应镇境内的灵泉寺的吴云青老人。

这些不朽肉身的存在明确地展示着人体生命的一大奥妙:精神(元神)和肉体是可以分离的。人们都认为人世间短短数十载死后一了百了,好象肉体和精神随着死亡都一起灰飞烟灭了。人们通常都是根据尸骨的化为尘土想当然的认为精神也是同样的结局。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这些不朽的肉身是不是还有精神呢?如果精神还在这个肉身的话,那这个肉身不应该是能活动的吗?

其实这些高僧圆寂后,肉身可以保留恰好说明圆寂或死亡只是一个精神离开了肉体的过程,也就是说这其实揭示了死亡的实质问题。

同时,这些不朽的肉身没有了新陈代谢,却没有消亡反而长存不坏,这意味着这些肉身的存在并不是依赖于通常生存所必需的从新陈代谢中获得的能量。而且外在的环境中的因素也明显的对之不起作用。这说明了宇宙中有更超常的法则和能量使这些肉身没有解体。如果对这些肉身作一些生物物理学方面的研究,也许能有惊世的发现。

法轮大法的角度来看,是因为高僧在修炼过程中,其肉身已被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所代替,不受这个物质空间的时间场所制约,所以经久不腐。同样,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生病的。修炼是超常的,真实不虚的。

看不见的就不相信,那么当人们眼睁睁地看到那颜面如生肌肤仍有弹性的不朽肉身时,又该相信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