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弟子:生命因正法而更有意义


【明慧网2002年6月29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荣幸能于这么殊胜的场合中,向大家报告在正法修炼中讲清真相的一点心得,我今天要报告的题目是“生命因正法而更有意义”。

目前,正法以无比洪大之势在大穹中迅速层层突破着,台湾的同修纷纷以各种方式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自从今年一月份起政府开放大陆人士来台观光及文化学术交流后,桃园弟子也因为中正机场之所在而能有这份荣幸与责任更直接亲近大陆政府官员或旅客。在法理上我们知道这是天象变化、正法进程的一个环节。也许这趟旅程就是他们明白真相、得救或得法之路。一定得让他们不虚此行啊。以下我就简单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机场洪法的经验和体会。

刚开始,我们先向航警讲清真相,并于每次挂横幅前礼貌地向他们打声招呼,然后谨慎地挂上闪亮的横幅,我们发着正念,相信踏入国门的同胞都能看到,同修们用生命在天安门见证的“法轮大法”竟然可以安然无恙地挂在国际机场──这不就直接在澄清着邪恶的谎言吗?有一段时间我们摸索着如何辨识大陆来台人士。在经验的累积下,也就渐渐能认得出来。有的是散客,拎着行李箱焦急地张望,可能是来台探亲的。我们会善意地问他是否需要帮忙?有时用手机帮他找寻亲人,或带他至观光局服务台广播,有学员甚至在电话中告诉其家人我们在“真善忍”鲜黄的三角旗帜下等您。临走前,我们会送上一份真相材料并祝其愉快。对方都会很感激地说:“谢谢”。他们会感受到眼前的法轮功学员和国内政府的宣传是多么的不同。师父说:“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间表现出来的状态、慈悲、善良、纯正与大忍,影响着将来的社会。”(《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们的一言一行就代表着真相。

有时也难免会碰到拒绝的人,有一次被拒绝时,我心中想到:“算了吧!他可能没有缘份。”可又马上转念一想:“有缘、没缘是师父说了算,更何况师父教我们慈悲于众生,还一再地给邪悟者机会,我这样的想法,哪里有修炼人的善啊?”所以我再追上去,等他把行李放好,我双手恭敬的呈上报纸说:“这是一群热爱社会的人所办的报纸,请您收下嘛!”之后向他诚挚的微笑,他终于收下了。谢谢师父,让我从中再次体会到“是修炼不是工作”。而自己对于慈悲的理解又再次升华。

有一次也碰到疑似特务者,在座位上接机等了三个小时,当时我们把他们当成一般民众向他们洪法,其中一位自称是大陆新娘,我们将得法后的改变及目前大法局势一一向他们陈述。只是事后才怀疑他们的身份。因为宜兰区大法的弘扬蓬勃发展,他们竟然不知所在的知名小镇有多个炼功点,而且他们接不到人却仍悠哉的等待,不同于一般人的焦急。更大的破绽是,他们问我们为何从早上就在此接人?而他们直到晚班的学员离开时还在。不过我们悟到,师父传大法是敞开大门的,而一个常人在修炼者的面前是很脆弱的。我们心胸坦荡,有啥好怕?“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议》)我悟到讲清真相不可以带着人的观念去衡量,师父说:“排除思想框框,人善良的脾气、秉性、特性、特点就容易体察出来,那是真正的自己。”(《转法轮卷二:佛性》)讲清真相中我们要有一颗纯净的心,一颗慈悲的心。每一个生命都该有权利了解真相,明白真善忍的美好。

还有一位同修遇到大陆的大法弟子,他主动向学员表明身份,当他知道海外的弟子在不同的地方做着相同的事,眼泪便不自觉地流下。学员也跟着流泪。相信无声的泪水中凝聚的是更坚定的心,助师正法,永不弃绝。

当然,我们更多的机会是面对文化交流团体或者是纯粹旅游团。刚开始时心中难免有怕心,但是在法理上悟一悟,我们是在做最正的事,所以即使面对一群西装笔挺的学者官员,我们仍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有一段时间,同一时段的学员去欧洲洪法,一去二十多天,点上的学员又上中班,所以我必须一个人前往。第一个礼拜,考验就来了,我的安逸心起来了。“要不要去?”一边问着先生,一边塞了几份资料,没精打彩地背起背包。此时同是大法弟子的先生就斩钉截铁地说:“剩你一个人,更该去!”是啊!我对法的坚定到哪去了?修炼不是大帮哄啊!师父说:“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我的悟性太差了,我连那种“要不要去”的念头都不该有。我知道有位同修参加完纽约法会刚抵达国门,接着又送同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搭机前往盐湖城参加法会,而他克服了长途搭机的倦意,直接转向入境大厅等待来台大陆人士。另有一位同修按时远从苗栗来机场洪法。相比之下,我找到了明显的差距。于是重整心情,驾着车奔向机场。由于匆忙之中,忘了带挂横幅的吸盘,于是我得双手撑开横幅,才有办法让人们看到。时间可贵,不容许我常人之心再冒出来,于是我站在出口撑开“欢迎法轮功学员”字样的横幅。说真的,当下有种彷佛置身天安门的感觉。当然实际上那是天壤之别的环境,可是心跳有些加速。啊!原来我的天安门在中正国际机场。

由于横幅的长度比一般接机的大了许多,因此吸引着来往的人好奇的目光,有的甚至会喃喃地念着横幅上的字。东南亚来的旅客也很多,也好奇于这景象。师父说过,这场邪恶的迫害,华人是受害最深的。他们能在国外看到法轮大法,相信也是师父有序的安排。还有一位西方人士,用英文念了横幅上的字,我也用简单的英文告诉他:“法轮大法好!世界上约有50多个国家的人在学炼。”他频频点头,并用英文说:“Good!I know.”虽然如此,我仍觉得一个人的效果有限,因为没人去发真相材料。

于是第二个礼拜前往时,我顺利地约了同修一起去。结果当天好几团的人,资料发到后来不够发,我还碰到一个51人的学术交流团。我面带微笑地对其中一位说:“您好,欢迎您到台湾来,这份免费报纸送您看看!”他紧张地掏着口袋说:“一份多少钱啊?对不起,我刚下飞机,还没换钱。”我再次表明免费时,他才连声说谢的收下。于是我们聊了起来,我说:“您打哪儿来?”他说了一个地名,是风景名胜地。我告诉他我知道那是个好地方,每年寒暑假时台湾有好多旅游团去那里度假。他说:“是啊,每年有上万人次的观光客呢!有机会您也来,带这份报纸来,我就认得出是你了。”我笑着说:“好啊!有机会的。”由于出奇的顺利,不自觉地起了欢喜心。

第三个礼拜时,又多了一位同修参与,资料也多带了一些。结果除了来的团没上回多之外,更碰到一位台湾接待的旅游业者,恶狠狠地制止大陆人士接我们的资料,并说了一堆不堪入耳之语。从他口中得知,他知道我们长期在此发材料给大陆来台人士,但是他非常无法理解。有大部份的原因是影响到他的生意。(据说大陆官员们回去都得交一份台湾旅游报告)我们没动气,待他将二十多人的团带至一旁等候巴士时,我们再上前和他讲清真相,同修们在一旁发着正念,希望能扭转他的观念。我向内找找,哪里有漏。我觉得那阵子忽略学法,还有欢喜心被魔利用,我觉得我的正念要再加强,反应要再冷静。师父说:“因为它是对法的考验,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感觉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旁,适时的鼓励我们,偶尔也会考验我们,或让我们摔跟头,从中悟到进而提高。而在考验的当下,我们要努力做到的是,争取过关的机会,不在一个魔难中耽误太久,看上去那对个人提高是个障碍,其实对整体而言更是损失,因为邪恶会利用我们任何一颗人心,任何一颗执著的心没完没了的干扰,所以既然修炼的路上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我们都得好好地悟一悟,别让珍贵的机缘溜走。

如今,机场洪法已近半个年头,两岸紧接着将面临“三通”的问题,而据数据显示,目前来台的大陆客维持在四万人次,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我们也渐渐感到正如同师父所言“法轮大法好 渐入世人道” (《大法好》),在全体同修重视发正念的共识下,机场洪法环境轻松许多,材料接受度亦较高,有的大陆官员不让随团人员拿,他还是偷偷接了一份说道:“看一下有什么关系?”

师父说:“在发正念中清除了操纵人的邪恶因素后才从根本上使世人清醒了”(《北美巡回讲法》),而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中,师父也谈到:“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在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让我们更加重视全球齐发正念的效果及发正念的次数,这样邪恶因素被清除的越多,被操控的人越少,得救的人就更多了。而我们机场洪法的同修们今后会更加珍惜师父慈悲为我们安排的环境,以理智、成熟及慈悲的态度让更多远道而来的同胞们把真相带回国内,告诉更多更多遥远天体下来的主啊王啊,以无愧于师尊的等待。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体会。最后我想以师父的《见真性》和大家共勉:“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2年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