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正气的母亲


【明慧网2002年6月29日】我是一名河北大法弟子。2000年底丈夫用各种方式逼迫我放弃大法修炼未能达到目的,便要求离婚。在这个过程中,母亲始终站在我这边支持我,多次回绝了丈夫无理的要求,并向众多亲友讲真相。母亲对我说:“我知道这几年经过磨炼,你成熟了。我知道哪个好,哪个坏,这个人没有福分拥有你,唉!”离婚后,我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帮我整理、保护大法传单,有时还发真相传单,粘贴不干胶。

2001年单位企图将我骗到洗脑班,母亲向单位领导讲着真相,帮我离开了家。事后单位领导多次到家里骚扰,每次母亲都跟他们据理力争,后来单位领导到我们家对我母亲总是客客气气,说:“我们也没有办法,上面压着我们,我们也知道不是她给我们找麻烦,是我们给你们找麻烦。”为了解决生活问题,我找了个临时班,可是还没有上一个月,就被单位、单位上级主管部门、610、派出所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强行将我绑架到洗脑班。母亲知道后,打电话质问单位领导为什么如此无法无天、胆大妄为。她找到洗脑班,谴责“610”的人说:“我孩子犯了什么法,你们这样对待她,放着坏人不抓,抓好人,我孩子要在这出了什么事,我和你们没完。”并利用看我的机会,给我传递经文,并把我们被抓的真相传递出去,当地学员得到了消息后,广泛散发,并在洗脑班附近粘贴不干胶,有力地震慑了邪恶。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坚决抵制他们的强制洗脑,彻底粉碎了他们的企图,不法之徒们说我扰乱了什么学校的课堂秩序,把我非法关押进了第二看守所(拘留所)。在这期间,母亲经常给我们传送经文和资料,这样我们都能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都能跟上正法进程。

一个月后,我在所里因证实大法被带上了背铐,后又改为前铐。看守所为了让我承认“错误”,不让我的家属看望,不给我摘铐。但是看到我们几个大法弟子给那些短期拘留人员讲为什么遭受如此对待时,他们只好让母亲接见我并让她劝我变相地写几句就行了,带着手铐多受罪。母亲并没有说多少劝说的话,只是一见到我就哭了。我一边劝慰着母亲一边跟母亲讲着事实真相。母亲听后,面对我和那两位管教说话时,暗示他们没有人性,太坏了。她看到我越来越瘦,赶紧跑到所外给我买了吃的。后来我们几个同修都悟到不能在这里再消极地承受,我们没有罪,应无条件释放。在我们的要求没有答复的情况下,我们开始绝食抗议。母亲得到消息后早晨起来就把弟弟家的孩子托付给别人照料,从上午八点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在所里追着所长要人,并义正词严地说:“我的孩子没有违法,凭什么关押她,你们不能给她灌食。别看我现在怎么不着你们,如果出了事,你们哪一个也跑不了。……”所长没有办法只好光躲着我母亲,他们没有敢过分迫害我,母亲又加紧找人说明情况,第二天他们就释放了我。母亲接我那天,所长一见到我母亲赶紧给她道歉:他也没有办法,他得吃饭等等。后又对我父亲说:你家属真厉害。从这件事中,父亲也明白了一些道理,再给他真相材料时,他也看了。只是说:“小心着点吧!”

在我释放不长时间,单位、派出所又想把我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因为那天我没在家,所以不法之徒没得逞。母亲一见派出所、单位又来找我,就急了:“还有完吧?还有完吧?上次差点把孩子弄死,我还没找你们呢,她身体刚好一点,你们又来迫害她,还让人活吧!?……”他们一见母亲坚决站在门口不让他们进去,就走了。后来听说又去了四辆车抓我。我流离失所后,母亲多次阻挡单位上门来骚扰,并叮嘱我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他们抓住,并不时地整点发正念。今年单位又来骚扰,母亲对他们说:“不知道她在哪,出去打工了,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怎么了?这个功法就是好。”单位上级领导骗我妈说他们是为安排我的工作而来的。母亲说:“你把我当三岁的小孩那么好骗?你们上次象土匪一样绑架她到洗脑班又送到拘留所迫害,孩子差点被折磨死,我问你们时,你们谁给我解释了?谁看过她?问过她?你们还不是为了你们的乌纱帽吗?你们迫害好人,一个个的快遭报了,以后不要到我们家来了,出去!”这时弟弟在另一屋听到他们嚷嚷也出来了,对那位局长说:“请你们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们。”弟媳也出来想说他们,见他们走了就对母亲说:“我一听他们又来了,就赶紧穿衣服要出来和他们说理,以后他们再来,我就对他们不客气了。”从那以后那几个当官的再也没有去过我家,只是换了一个人,偶尔过来问一问我在不在家,母亲看他还有些善念有时就给他讲讲大法怎么好,善恶有报的事。

一次我和另一位同修去办事,回来时被便衣跟踪到了妹妹家,便衣叫来了派出所的人,我被困在她家(7楼)呆了一夜,他们要妹妹开门,妹妹对他们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并对我说:“你放心,我不会给他们开门。”当我决定顺7楼排水管道爬下去时,妹妹说:“不行,要是掉下去,会把你摔死的。”我说:“没事,我不会摔着的。” 她还是怕我摔死就是不让我下去,在她打电话叫人时,我顺着排水管道安全地下来了,并翻过墙头到了另一家属院。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事后,妹妹后怕,母亲说:“别怕他们,越怕他们,他们会得寸进尺,你做的很好,他们说不让你丈夫上班了,他们说了不算,……”

有一位同修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又摆脱叛徒的围攻,从家中跑出来。母亲给她找房子,照顾她。在她又一次被抓后,把她没有发完的真相资料转移给了其他同修,并把她的行李妥善保管。就这样母亲用她的浩然正气保护着我们,还经常给那些认识的人讲真相,看到有人不理解时,母亲给他们打比方,看到大法真相传单就给别人看。在她的影响下,我家里的人也都用他们的方式保护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