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弟子:去掉对时间的执著 在正法中升华


【明慧网2002年6月29日】修炼两年多来,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随着正法进程的迅猛推进,我反省自己,自己实修的心性与境界是否跟得上正法的脚步呢?我在修炼当中,虽然还有未去除掉的执著心,但现在的修炼,确确实实和过去的“个人修炼”已经完全不同了。师父说:“你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个人简简单单的圆满问题,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应的天体无数众生,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北美巡回讲法》)如果我们将来是天上的王,天上的主,那么自己的心性便需要达到那样的层次与境界。

一、去掉对时间的执著

我即将在7月1日去学校实习当老师,心中有许多担心,担心什么呢?担心时间很紧了,自己做得不够怎么办?我担心这,担心那,表面上看起来思想都在正法上,但归根就底,我还是在意自己的圆满、自己的威德,这是私心在作祟。如果我是抱着不纯的心在做大法的事,那怎么能算真修呢?这就象表面上炼功、读法,表面上叫人来学法轮功,心里却想着“我这样做,师父一定看得到,一定能给我把病去掉”的常人一样了吗?心性的升华才能使本质上真正的改变。

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想一想,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当她真切想修炼的心出来时,奇迹都会发生。那更何况是真心想要救度众生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呢?即使我工作很忙,只要我的思想真正能在法上,真心想慈悲救度众生;只要我们一言、一行、一个念头都在法上,我们随时随地都在向最高位置升华,每分每秒都在参与正法。

二、重视发正念

当明慧编辑部通知要增加每天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后,我真的尽自己的力量全部做到了吗?有时,一整天下来很累,很想早点睡觉,但是这不是人的观念在作祟吗?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大法弟子又怎么还能受“疲倦”、“怠惰”的制约?其实,有时倦得好像再也撑不下去了,但是,那不过是个假象罢了,就像你别看修了百年千年的魔,似乎张牙舞爪、极为可怕,但正念一出,灰飞烟灭,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用人的观念去看正法的事情,用人的想法去衡量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能力,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师父早已告诉我们发正念的重要性,除了每天这四个时间点之外,每当遇到整点的时候,也是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好机会。时间过得很快,一个钟头接一个钟头地发正念,有时我会产生倦怠的感觉,但是,正与恶的较量,就是在那一念、一瞬之间。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道:“你只要把自己当做炼功人,你那一瞬间能想起来,你就能够约束自己,那么这一关你就能过去。”

三、宽容大度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但是在争论中长期地僵持不下,那就是有问题了。是因为你们都没有向内去找,没有看自己的问题。”这个问题师父在过去多次讲法中也提到了,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也强调弟子们要“宽容大度”,要“向内去找”,而不是“向外去找”。

有时候,当我看到有些同修的一些不严格要求自己的作为时,我心中会想:“怎么大法弟子还会这样?”但是,我却没有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有这样的执著,又怎么会让我看到?而他的表现所触及到自己的这颗心,恰恰正是我所应该去的!如果我只是紧抓着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执著不放,认为他就是这个样子,甚至没有做到“修口”,像常人中带着显示心那样去说长道短,或是像常人那样述说自己的委屈、对方的不是,这不就在制造可被旧势力钻的空子吗?!如果我不负责任地谈论其他同修,我自己又修到哪去了?天上的王与王之间,绝不是这样去看待对方的。如果我连自己的同修都不能慈悲宽容地对待,我们就很难慈悲地救度众生,向世人讲清真相

《转法轮》中写道:“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体会,但是不管自己悟到再多,所悟到的不过是在自己那一层次中的体悟,都要谦逊、谦虚。当别人的体悟和自己不一样时,正是互相提高、促进的好机会。

四、用网络讲清真相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在网络上和中国人民讲清真相的一点体会:通常一开始我并不会直接说明,而是先花几分钟互相认识作朋友,并用适当机会切入大法真相。例如他们问我想不想来大陆时,我便会说:“大陆风景很美,可是我会怕唉~”他们便会问我为什么要怕?我便说:“谁都知道大陆打死了几百多位善良的法轮功人士啊!这不可怕吗?全世界都相当愤慨呢!”

当他们问台湾有什么好玩的,我便会列举许多地方,并在后面附注:“这些地方不仅风景优美,而且每次都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炼法轮功的人喔!并且还有一堆人在旁边看,都想要学呢!”有时他们问我平常的嗜好是什么,我便回答:“看书、听音乐、炼功~”虽然炼功摆在最后面,但他们一定都会问我“炼什么功啊?”这时便可以回答“法轮功啊!台湾好多人都在炼的,这么好,不炼很可惜的喔!”

而当网友对法轮功提出质疑时,我会跟他说:“你还不知道啊?经国外许多机构查证,大陆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都是假的,因为电视太容易造假了嘛,像大陆拍的自焚啊,经过国外慢动作播放,早就发现一堆破绽,大家都议论纷纷,你还没看过吗?”

有时先聊其它事,或人生观,等到适当机会再自然而然、画龙点睛地切进去。

有时在网络上一次和许多人一起谈,不太能每个人都顾到,这时我便会跟某些网友说:“我们来通电子邮件互相联络好不好?”于是,在后来通信的过程中,便可以更细致地向他讲清真相,他从原先的认为法轮功不好,到后来,每次给我写信时便会提醒我说:“今天还有没有准时炼功啊?”或者说:“我晚给你回信了,你不会生气吧,我知道炼法轮功的人不会生气的!”

有一位网友在跟他说法轮功的真相时,他不置可否,但是,隔一天,他便打电话来,他说:“才听你讲完法轮功,我便看到法轮功的报导了。中国怎么可以这样残酷,他应该重视人权才对啊!”而在网络上,也曾碰到过态度不好的,但是不管对方如何凶悍,自己一定要把握好心性,绝不能动气,所以到后来要下线时,我便跟他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今天能相遇就是有缘,祝你幸福喔!”这时,他的态度也会渐渐转变,并说:“我也会祝你幸福!”其实,每个大法弟子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带有能量,在网络交谈的过程中,也许他并不会马上认同,但是他本质上的变异却已在讲清真相中层层剥落。

网络虽然是透过文字,但是修炼人那种平和自然、纯善慈悲的场,他们都能够感受,有的人说:“世界上如果都是你这样的人那就好了!”有人说:“不知道为什么,和你聊天觉得好舒服!”有人说:“今天真高兴,能够认识一个法轮功妹妹!”也有人说:“我现在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我要赶快跟我同学说!”

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我看到他们从反对到认同的转变,心里真的很为他们高兴,甚至会感动得想流泪。而这其中也不乏许多是第一次上网,便先遇上大法弟子为他讲清真相。这都是师父慈悲巧妙的安排。

五、去掉显示心、欢喜心

有一次去淡水拍摄洪法影片,从早晨五点到傍晚,天空艳阳高照,从没这么好过,我们不怕累、不怕热,一整天都出乎意料地顺利,但到傍晚当我们找到一处绝佳地点,准备拍夕阳做结尾时,那时我已有欢喜心了,心里还盘算要回去“显示”给家人看,让他们看看今天拍得多好,没想到欢喜心、显示心一起,美丽的夕阳开始不美丽了,经过走步、注意光线、调整机器、主持人忘词等一番波折,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夕阳竟然不见了!记得以前也想拍夕阳下的宫灯大道,但是天气阴沉沉的,拍不出来,没想到过不久,神奇的夕阳突然从云堆底下蹦出来,等我们一喊卡,夕阳便迅速消失,彷佛他就是为了我们而出现的。但这一次,却因为我的心不纯正,导致夕阳离我们而去。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大法工作是严肃的、神圣的,不管是做哪一种大法工作,一思一念都要纯正,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绝不能因为自己做得不正,而被旧的宇宙法理所限制!

在新宇宙的众生、旧宇宙的众生都睁大眼睛期盼着正法之势到来时,我要以更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让每一个细微的思想、每一处细微的念头,都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谢谢大家!个人体会,不对之处敬请不吝指正!

(2002年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