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尸骨未寒 他的姐姐又身陷囹圄


【明慧网2002年6月3日】当我将我家三个月内两人惨死、一人入狱的遭遇公布于世,我得到很多相识与不相识的善良人的同情,支持和帮助。澳洲外交部帮我从中国广州取回我丈夫的骨灰盒(我丈夫一年前惨死于中国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年方三十四岁,留下十四个月的女儿我一个人抚养。而中国领事馆不给我们孤儿寡母签证回中国取骨灰盒,我带着我的女儿四处奔波,八方求助,八个月后才迎来我丈夫的骨灰盒。)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两位女记者听完我的遭遇后临别时她们俩的眼睛含着泪水与我握手道别。一位西人女士拿着当天登有我遭遇的报纸来到“正法之路”图片展来找我,看有什么可以帮助我的。

但是在中国,我丈夫的姐姐与我是天壤之别。我丈夫惨死,尸骨未寒。他的姐姐被抓到洗脑班,不许见家人,24小时不许睡觉,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资料。我丈夫的父亲承受不住爱子惨死,爱女被非法关押,住进医院。我丈夫的姐姐不被允许见一面病危的父亲,她有一位九岁的女儿病重也不允许她见她的女儿。这种非人的折磨还不够,二个月后她被非法判劳教二年,仅仅因为她不放弃炼功做好人的信念。爱女入狱令我丈夫的父亲悲痛离开人世。我丈夫的姐姐却不被允许参加她父亲的葬礼。

当我将我家悲惨遭遇公布于世,我丈夫的姐姐在劳教所受到了进一步的迫害,我的心再一次流血。然而在中国,还有千千万万的母亲受到同样的迫害。

善良的人们啊!看着这些母亲的遭遇,请您伸出您援助之手,帮助我们一起来制止这场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