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可非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的事实真相

【明慧网2002年6月3日】当在劳教所惊闻王可非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几次痛哭。王可非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念和在劳教所拒不配合邪恶的事迹历历在目,至今令我感动。在王可非离开人世的前一个月的绝食的痛苦日子里,劳教所的邪恶之徒对她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充分地暴露了暴徒们的邪恶本质。事实上,这是一次谋杀!因为在王可非离开人世前不久,当时王可非还没被送进医院时(王可非也在场),劳教所就让每个人签名,内容是王可非的死跟王丽华管教无关,这是明显的怕日后王可非出现生命危险而推卸责任,这次签名表面是自愿,实质是强迫。有的人是强迫的,有的是为了减刑讨好管教,当然也有不签的,不签的被叫到管教室逼迫她们写,她们还是没写。在被无辜迫害的大法弟子出现生命危险时,不是想到如何去救人,而首先想到的是推卸责任,其实就是想致他人以死地。

王可非是2001年11月份从六大队到七大队3小队与我在一起的,我曾听王可非亲口跟我们讲述她在六大队被打得很厉害,曾经被打晕过去过,虽然歹徒用尽了各种方式威逼她“决裂”都没能达到目的。在七大队虽然没有遭到象六大队那样的酷刑,但超负荷的劳动,使很多人的身体都难以支撑下去。在王可非来之前,就曾经有几人身体受不了,晕了过去。我们每天早晨4点开始劳动,到晚上10点,有时更长时间至深夜12点,甚至1、2点钟。王可非为了抗议这种非法劳动和非法关押,开始绝食。在王可非将近一个月的绝食中,劳教所让几个劳教犯人看着她,她经常遭到犯人的谩骂。最开始绝食的日子里,王可非被她们绑在死人床上,直到有一天王可非晕了过去之后,经过田所长“同意”她们才把她放了下来。有一次一个叫纪凤芹的卖淫犯人,因王可非还不吃饭打了王可非几个耳光,其他人也骂骂咧咧,当时管教也在场。每天王可非都被强迫接受残忍的灌食,后来王可非被灌得开始吐血。在王可非绝食已无力行走的情况下,管教也不允许别人搀扶她,让她自己走。在最后几天,灌完食王可非已走不了,叛徒齐秀芹将她背回扔到地上后,还踹了王可非两脚,这就是劳教所将齐秀芹洗脑后使其已无人性的结果。在可非绝食期间,管教还逼迫王可非下楼搬过东西。之后管教恬不知耻地说:“谁说王可非不能走,她还能下楼搬东西呢。”

王可非在绝食抗议时身体的承受是巨大的,更可悲的是毫无人性的管教和劳教犯人还一起对王可非进行人格侮辱。一次管教指使纪凤芹(卖淫)、孙丽颖(损坏公物)、李杰(吸毒)和一些叛徒,在地中央摆了四个凳子,上面放了一块木板,把王可非放到上面,说一些侮辱王可非的话。当时在场的有侯志红大队长和刘瑚大队长。

王可非的死,劳教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王可非生命垂危之时,劳教所管教不但不予理睬,还拿其取笑、侮辱,根本无视人的生命。在劳教所的两年里,我亲眼目睹了那里的管教人员的凶残、恶毒,他们是真正的杀人凶手。王可非的死只是无数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当人们都知道不法管教的犯罪行为之后,也就是他们的报应临头之时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9/2293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