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那一个有沙尘暴的春天(三)

【明慧网2002年6月30日】

(5)、白日里,小学校明晰的教室楼。
一阵阵小学生朗读课文的读书声。

教室里,玉洁正在给孩子们上课。
她在黑板上板书:观察日记
玉洁板书完毕,转身向讲台下的孩子们:“好,上个星期,我们一起学习了怎样写观察日记。为什么要学写观察日记呢?主要的目的是两点:一个是培养同学们观察事物的能力,另一个是培养同学们的语言表达能力。老师已经布置过作业了,现在我们来请几位同学念一念他们写的观察日记,大家一起来看看他们写的怎么样。”
玉洁走下讲台,走到竖排第二行前,做了一个手势:“好!这一行的同学,从前面第一个座位的小青青这里开始,依次往后,每人来念一念自己写的观察日记。”

小青青站起来。
捧着笔记本认真地念起来:“我们家里总共有六口人,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和我最要好的小花。小花就是那只非常听话的小花猫……”
同学们“轰”的一声笑开了。
玉洁也忍不住笑起来。
玉洁:“小青青,你怎么把小花猫也算成人了呢?”
小青青愣了一下,停顿了好一会,又重新开始念起来:“我们家里总共有五口人,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加上和我最要好的小花猫,总共六口人……”
同学们又笑起来。
小青青又停下来,愣愣地看着玉洁。
玉洁微笑着,示意他继续念下去。
小青青继续念下去:“过去,我们家每到晚上吃完饭之后,大家都会围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爸爸最喜欢看‘新闻联播’,爷爷最喜欢看‘焦点访谈’,妈妈最喜欢看生活节目,奶奶最喜欢看‘夕阳红’。我呢,当然最喜欢看少儿节目。
同学们在认真地听着。
“不过,最近以来,我们家里没有人再围着电视看了,因为电视里每天除了批判法轮功,还是批判法轮功。爸爸有时候一打开电视看到是批判法轮功的事,就顺手又把电视给关了,嘴里还叨叨着:‘扯淡,真烦死人了。’爷爷现在也不看‘焦点访谈’了,爷爷说:焦点访谈现在怎么净瞎编呢,不是杀人,就是放火,怎么就不放点正儿八经的事呢?……”
玉洁的表情变得惊叹起来。
小青青念完了,看着玉洁,站在那里。
玉洁:“小青青,你观察得很仔细,很好。你坐下。后面――”
第二位同学站起来:“我们家隔壁的李阿姨最近下岗了。她的先生因病去世了,她带着女儿过日子。她的女儿只有七岁。我常听妈妈说起她们家的事。有一天,妈妈跟爸爸说:李阿姨家里的电冰箱从来也不插电源,妈妈一问,原来李阿姨家里每月只有她下岗补贴的280元钱,只够买粮和买青菜,根本没有鱼和肉往冰箱里放。李阿姨说,冰箱里溜空,插上电源耗电干什么呢,那不是浪费钱吗?
玉洁细心地听着。
“还有一天,我跟妈妈去农贸市场买菜,看见李阿姨在一个卖鸡蛋的小摊那转了半天,最后只买了一个鸡蛋。妈妈问她,怎么只买一个鸡蛋呢,李阿姨说,孩子学校明天去郊游,给孩子带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妈妈也掉泪了,从口袋里取出200元钱,硬塞到李阿姨的手里……”
玉洁禁不住流泪了,她背过身去,轻轻地拭着眼角。

教室的门“吱嘎”响了一下,好象被人拉开了一条缝。
玉洁回头往门口看了看,不象有人的样子,她又回过头来。
这时门又响了一下,门缝比刚才大了一点。
玉洁挺奇怪地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她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
门外站的是单薄、清冷但沉静的张小欧。


(6)、晚上,玉洁的家
玉洁围着围裙端上了最后一道菜。
张小欧和豆豆坐在饭桌前。
桌上摆了几碟玉洁刚炒好的菜和两大碗面条。
张小欧看着面条,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豆豆从一只大碗里在往一只空碗里盛面条。
玉洁劝道:“小欧,快和豆豆一起趁热吃吧。”
豆豆:“我妈做的面条可好吃了,里面有虾仁、香菇、筍片、鸡蛋。小欧哥哥,你快吃吧。”
张小欧说了声“谢谢老师”,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玉洁坐在一旁看着张小欧吃饭,表情很关爱。
豆豆用筷子将面条挑得挺高,然后从高处往嘴里送,小嘴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豆豆先吃完了,她聚精会神地看着张小欧吃饭。
张小欧也吃完了,把碗里的汤也喝干净了。
玉洁看着他笑笑:“吃饱了吗?”
张小欧擦擦嘴巴,点点头:“嗯!”
玉洁开始收拾桌子,对豆豆:“豆豆,你领小欧哥哥到客厅里去吧,我马上就过来了。”
豆豆拉着张小欧的手:“走,我们到客厅,我给你看我攒的好东西。你也喜欢‘F4’吗?”
张小欧一头雾水的样子。
豆豆:“就是现在最棒的台湾四个男生的明星组合呀。”
张小欧懵然地摇了摇头。
两人向客厅走去。

张小欧、豆豆在客厅里。
豆豆:“你们家里都谁炼法轮功?”
张小欧:“我妈和我爸都炼,我也炼。”
豆豆:“我家光我奶奶一个人炼,我奶奶以前给我读过法轮功的书,还给我讲了许多修炼法轮功小故事,可神奇呢!奶奶有时从美国打来电话,说国外炼法轮功的人可多了。”
张小欧:“嗯,我以前老生病,吃了好多的药,可苦了。后来我妈妈带我一起炼功,现在我好久都没生病了。”
豆豆:“炼法轮功真好!那天我们学校让我们都表态,说法轮功不好,我就是不说。”
张小欧:“你做得对。”说着,张小欧盘起了双腿。
豆豆:“这我知道,叫双盘。我奶奶教过我,你看!”豆豆也打起了双盘。
玉洁端着一大盘子水果进来,递一个剥好的桔子给张小欧。
豆豆过来摘了几粒葡萄塞进嘴里。

玉洁:“小欧,你知道妈妈为什么要去上访吗?”
张小欧:“法轮大法是正法呀!她教人心向善,做一个好人,还能给人祛病健身。可江泽民这个大坏蛋偏偏闭着眼睛说瞎话。我妈就是要为法轮大法讨个公道!”
玉洁:“悄悄在家里炼不是一样的吗,那样也不会被抓起来了。”
张小欧:“那怎么能行呢。就比方说,我妈我爸是好人,可偏偏有人说他们是坏人,还把他们抓起来了,我是他们的儿子,我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我不应该站出来替我妈我爸说句公道话吗?”
玉洁叹口气,停一下,问:“你也炼法轮功吗?”
张小欧看看玉洁,坚定地点了点头。
玉洁:“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呢?也是为了有一个好身体吗?”
张小欧摇摇头:“老师,法轮功其实不光是锻炼身体,她更重要的是教人修心性,使人能够返本归真。人的生命其实不是只有一生的,这个世界真的有佛道神存在,人不相信有神的存在,这是错的。”
玉洁:“那为什么我们看不到法轮功里说的佛道神的存在呢?如果真有的话,应该能看到才对呀!”
张小欧:“眼睛看不到并不能证明它不存在呀?比方说这个门后藏着一个人,老师你能看见吗?根本就看不见,可是他是存在的呀。再比方说空气,我们都看不见,可是我们只要两分钟不呼吸,马上就不行了。”
玉洁:“你说的好象有些道理,不过,你妈妈爸爸如果不炼功,不也是可以生活得很好吗?炼了功把家搞成这样,你连学也上不了……”
张小欧脸胀红了:“老师,你说错了,我们家被搞成现在这样,不是因为我爸我妈炼了法轮功,而是江泽民不让我爸我妈炼法轮功!以前我爸我妈为一点小事就吵架,妈妈心里不高兴就拿我出气,家里天天吵骂声不断,那段日子好怕人哪。自从妈妈看了法轮功的书《转法轮》以后,她再也不和爸爸吵架了。爸爸看到妈妈的变化很好奇,也去读那本书。不久爸爸也变了,整天乐呵呵的,还帮妈妈做家务,从此我家有了欢声笑语。是法轮功给我们家带来了幸福的生活。”
玉洁意识到是自己说错了,轻轻地“哦”了一声。

刘庆开门进来了。
张小欧站起身来。
豆豆扑过去揽着爸爸的脖子。
刘庆:“家里有客人啊!”
玉洁:“这就是我昨天说起的张小欧。他的爸爸妈妈因为炼法轮功,一个被抓,一个出走了,他现在连学也不能上了。”
张小欧:“叔叔好。”
刘庆:“这是什么世道,活脱脱的文化大革命重演哪!坏人整好人,好人被当成坏人;黑白颠倒,是非混淆,人妖不分。整天看着这些事就来气!”
玉洁:“我们都吃过了,饭菜还热哪,你去吃饭吧。我们再说一会儿话。”
刘庆点点头,对张小欧:“小朋友,你在这儿坐着啊。”说着揽着豆豆出去了。

玉洁看着张小欧,张小欧也在看着玉洁。
玉洁微微摇了摇头,轻轻叹口气。
玉洁:“小欧,你想回来上学吗?”
张小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玉洁,使劲点点头。
玉洁也点了点头。
张小欧突然想起那天在学校的事:“那天拍电视,他们硬让我骂法轮大法,骂师父,还吓唬说要把我也象妈妈一样抓起来,可是我坚决不说,我绝不会说法轮大法不好,也绝不会骂师父。”
玉洁点点头,眼里透出钦佩的目光。

刘庆已经吃完饭了,正在和豆豆讲话,父女俩挺开心的。
玉洁走过来。
玉洁:“哎,你待会儿得开车送小欧回去。”
刘庆:“好啊,没问题。那你去不去啊。”
玉洁奇怪地:“瞧你说的,我怎么能不去啊!”
刘庆:“哦,我还以为咱们大班主任特有志气,再也不坐我的车了呢!”
玉洁嗔了他一眼。
豆豆在一旁拍手笑。

外面,夜已经很深了。
刘庆开车退出了车库,车拐向马路时,刘庆向相反的方向看着是不是有车开过来。
玉洁坐在刘庆身边。
张小欧和豆豆在后边的座位上,说着话:“你有空还到我家来啊,我等你。”
“好,我一定来。”

车开回来的时候,后面只剩下豆豆一个人了,豆豆头歪向一边,困得睡着了。
玉洁回头看看豆豆,又回过头来,看看刘庆。
刘庆侧过脸来,探问地:“嗯,你要说什么?”
玉洁:“我想把小欧接到咱们家住一段时候,让他回来上学。”
刘庆脸转过来看着玉洁。
玉洁表情严肃地看着刘庆。
刘庆想一想:“行吧,就是加一张床睡觉,加一对碗筷吃饭嘛,我没意见。”
玉洁:“这不是加一张床睡觉,加一对碗筷吃饭,是增加一个人。张小欧现在的经历和我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
玉洁表情怅惘地:“我真的觉得历史是在重演啊!”
刘庆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玉洁:“小欧现在情况你知道,比较特殊,你不会介意吧?”
刘庆快语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这点我清楚。古人云:善有善报,咱们帮助一个好人,应该啊。”
玉洁感激地凝望着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