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台湾「电视研习营」及感悟点滴


【明慧网2002年6月5日】台湾台北于5月31日至6月2日举办了第一次「电视研习营」,地点在北投山上的一栋私人别墅,共一百余人参加。内容为学法、交流、炼功、作品观摩及解说,各组教学培训(摄影、三维、摄影棚介绍、灯光、企划撰稿、主持、美工道具、化妆等)

「电视节目制作」,在现今的讲清真相方式中很特殊,可说是其中最常人化的。工作时间相当长、繁琐,每一个作品完全是集体配合的呈现,而非一人单干所能为。同时所需的常人中的技术和能力等,比一般讲清真相的方式要求高。而且制作电视节目讲真相的台湾弟子,经常具有某些类似的特质,如有个性、有想法、主意强、唯美主义、完美主义,或唯美兼完美、坚持己见等等,如何在电视工作中修去这些执著、真正做到以法为重,是我们需要交流和共同提高的。同时电视制做的又是面向常人的东西,那就要「有情有义」才好看,所以对我们修炼人来说,如何在大法的基点上,做出常人喜闻乐见的节目,起到讲清真相的最好效果,也是我们在这次研习中所想交流的。

在整个过程中,很实际的是技术上的切磋,但最感人的是心得分享。在时间紧、工作多中,弟子小A谈到:“没有时间不够的问题,只有修得不好的问题。”去年她跟小B一起负责「唐太宗的故事」剪辑工作。他俩都是学生,小B负责做晚上六点到十点,她负责做十点到凌晨两点,同时小A也负责片中画面的绘制。因为白天还要上课、做作业、学法、炼功,所以睡得很少,时间总是不够用。有一次小A在剪接时,发现已经没有画面了,需再绘制,那时已经凌晨十二点了,她只剩两小时可以画,但一张图片至少也要半小时才画得完,她要补六个画面,起码要三、四小时。心想如果偷懒,明天小B就没有素材可用,于是不再多想,动手画了,整个过程中,觉得四周围静到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见了,只剩下自己和纸笔,一转眼间她六张图都画完了,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小A猛然悟到师父说:每个层次的时间都不一样,当她的状态超越了现在这个时空时就不受时间的制约了,所以她很快地把事情做完之后,还比平常早半小时回到学校宿舍。她知道那是自己神的一面在起作用,所以,「没有时间不够的问题,只有自己修不好的问题。」

另外弟子C也谈到,为什么他们这些人会来做电视工作?她悟到,正法到现在已经是相当后期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迫在眉睫,而传媒的力量直接,又有影响力,节目做得好,真的是「度众生,观念转」,当我们认识到,我们的每一作品所能起到的作用,可以拯救的众生时,我们真不愿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所以振衰起敝,正在吾辈!同时,我们也是在创造未来,因为未来人要有新的观念,新的文化,新的正见。

在「作品观摩」时,弟子D播放了由她主演的,以搞笑的反面角色来烘托法理的影片,有人对她说:「你这样演也太惨了。」在笑声中,我的视线却模糊了,不知怎地,泪水越擦越多,我看到的是她的慈悲,她的大度。

结束后,我们一些同修仍不愿离去,在一起交流着,我们觉得台湾弟子,一直以来,在安逸的环境中修炼,比起各国弟子显得娇嫩、散漫。因为安逸,所以修炼起来无形中更苦,更难修。我们在历史上,也许被杀过头、历尽沧桑、同时也造业无数,而等待的就是这一次正法。然而,也许即使在亲见师尊之时,都没能唤醒我们的累世之迷。在这个珍贵而短暂的过程中,我们还有放不下的私心,怕吃苦,怕太劳累,怕影响自己个人的生活等等,这可以从我们作品的产量少,和普遍存在的制作时间散漫拖延,可见一斑。

那天在交流中,一位弟子哽咽地说:「我们本来就是来做这些事情的,所以我们什么都没有多做。」当听到这句话时,真是痛彻心扉,那种痛早已超过流泪的境界。同修们啊!师父还在默默承受,还在苦苦等待着你我啊!「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神路难》)「步姗姗」是具体现象,其实呈现出的是生生世世旧势力安排的「人」的观念,及贯穿宇宙很高层次的「私」。师父说:「不要把你们自己树威德、自己修炼提高的机会推出去。正法中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那就是每个大法弟子走过的历史。」(《北美巡回讲法》)愿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