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何氏浊流


【明慧网2002年6月5日】据环境学家说,有许多化学物质造成的水污染对人和其它生物而言是致命的。这些污染物用污水净化工厂通常使用的分析方法有时候根本化验不出来。且结构非常稳定,采用通常的处理过程无法使其分解,不可思议的是各种污染物相互化合产生的新的物质,更具毒害性。消除这种污染的方法看来,只有正本清源了!

三年前,一个被科学界称为政客,被政客称为还懂点“科学”的人物,被知情者斥为靠打击别人往上爬的何祚庥,急不可待、异常兴奋的跳将起来,因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打击的对象。为了达到哗众取宠的目的,完全无视法轮大法自洪传以来,带给广大中国人民的身心健康和稳定的社会环境。肆意歪曲事实,用其“擅长”的伎俩,给法轮功泼脏水。最近,何祚庥又在公开场合贩卖它的“揭批”。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的斗争性也很强。”于是,用其很强的斗争性,“一有机会就在报纸、杂志上批评法轮功。”

正是因为他的极强的斗争性,于是有了天津事件;于是有了“4.25”万名法轮功学员国务院信访办前的和平请愿;于是有了“7.20”江泽民集团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于是有了近三年来的“血雨腥风”——4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成千上万的无辜善良百姓被抓、被关,被迫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何祚庥的造谣煽动对江泽民集团大规模迫害法轮功负有直接责任;他是利用宣传媒体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和谋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

据说,“4.25”过后,一些了解何祚庥其人其事的科研人员都说何某与其连襟罗干,一个笔杆子,一个枪杆子,狼狈为奸,导演了一出新的“现代白虎堂”事件;因为,据认识的司法界朋友透露:当时罗干、何祚庥等人对法轮功进京之事了如指掌,包括何处开车进京,在何车站下车,经什么路口才能向中南海聚集,并事先安排好了摄像机对每个参与者进行扫瞄。

就在4.25清晨当部份法轮功学员进城后,何祚庥担心人不多引不起中央领导警惕,就向连襟献计曰:“只有把事情进一步闹大,这样才能使中央作出镇压法轮功的决定。”于是,罗干紧急命令取消路障,并用武装警察把被挡在中南海外围的大批法轮功学员,有次序地引入中南海区域形成“包围圈”;何本人还几次到现场观察,又一次还故意露面妄图挑起争斗,不过因法轮功学员没人理他而作罢。随后,他伙同罗干终于劝说“心眼小得不行”的江泽民躲在防弹车里“实地考察”,最终导致了建国以来规模最大、历史最长的一场卑鄙而残酷的镇压。

但是这个姚文元式的文字打手,真的了解法轮功吗?

何祚庥发表的攻击文章中,说有一个中科院的学生,炼了法轮功,不吃不喝等等。法轮功明确指出功法中没有辟谷,让学员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后来据调查,该学生也不是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学员已将事实告诉了何某,可是何某仍然无视事实,继续造谣。

其实,与其说何祚庥根本就不了解法轮功,倒不如说他已开始有其个人目的。否则,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多次善意向他讲述法轮功的真相,挽回不良影响,却被他说成是与他“辩论”、“和他斗”呢?当然了,这个靠着政治斗争起家,靠整人往上爬的文字打手,怎么能真正理解法轮功修炼者的高尚境界呢?有人说“他搞科研什么都干不了,只能通过反伪科学捞点钱财和名利了”。在科研方面,何祚庥毫无建树,连三流科学家都算不上,但是对“政治斗争”却很在行。

文革中,他用政治大帽子整死了一代建筑名师梁思成。文革后,凭着“政治嗅觉”到处捞资本,打着“反伪科学的”旗号,反对气功、人体特异功能等人体科学。据一位友人讲,80年代初期,曾听过何祚庥的一次“科研”讲座。回来后,大失所望,据说,他的演讲,毫无学术性可言,倒好像文革中充满政治口号和空谈的批斗大会的发言。

据国内科技界知情人讲,“文革”期间,他号称他发现了“新粒子”,要把它们献给党,故取名为“无子”(意为无产阶级之子)和“毛子”(意为毛泽东思想之子),在国内外高能物理学界着实流传了一段时间,只不过在笑传时科学家们无一不表示对此君的鄙视和厌恶,

更令人作呕的是,不久前,在中科院的一次量子力学研讨会上,何祚庥在发言说“量子力学的运动规律符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精神”,当即有几位正直的学者拂袖而去。而更多的人则对其鄙夷不屑。人们不解:在新世纪的今天,在中国科学最高研究机构,此等不学无术的小人竟有如此市场,公然谄媚、大放厥词。也难怪江泽民的大公子这个美国三流学校毕业的人能成为科学院副院长。

与此同时,中科院数十位、全国成千上万学业有成的年轻的科技英才却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当权小人投入监狱、劳教所,剥夺他们为祖国、为人民工作的权力。究竟是谁在反社会、反科学、反人类?何祚庥之类的小人得势,真是历史的倒退、民族的悲哀、国家的不幸!

法轮功学员绝对不能参与政治,这是有明确规定的。修炼的人怎能对常人的政治感兴趣呢?如果说何祚庥真是搞科学的,那么自己又如何对政治如此“情有独钟”呢?口口声声的“反华的政治势力”、“斗争性”、“政治背景”的等等大帽子。如果何祚庥真是搞科学的,为什么不在科学界内,本着客观求实的态度,进行调查研究,摆出事实、拿出证据。而只会用政治口号压人呢?

何某对于他人的劝诫,不但不思悔改。还振振有词的说,“中科院党组织旗帜鲜明地支持我。而且我的背后有共产党。”如果何祚庥真的那么理直气壮的话,为何要把执政党搬出来,当挡箭牌呢?一脸奴才相,暴露无遗。

何祚庥还造谣说,(法轮功)理论基础是:一有神功异能;二有神功异能的人是大师。何又错了。法轮功让人重视心性的修炼,而不把功能作为追求的目标。《转法轮》中说,“功能只是修炼过程的副产品,它不代表层次,不代表一个人的层次高低、功力大小,有的人可能出得多一些,有的人出得少一些。而且功能也不是作为一种主修的东西来追求所能得到的。这个人必须确定了他真正要修炼的同时,他才能够出功能的,不能当作主要的目的去修。你要炼这些东西干什么?就想在常人中用?那是绝对不能让你随便在常人中用的,所以你越求越没有。因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执著心,修炼要去的就是执著心。”何祚庥对法轮功如此无知,有什么理由在大庭广众中大放厥词呢?

最后,何祚庥道出原委:因为自己是“共产党员,是无神论信奉者和唯物主义者”,所以,必须“大张旗鼓地去揭露批判。”根据“搞科学的”这位何某人的逻辑:我(或当权者)的信仰和你们的不同,所以我必须大张旗鼓的去反对你的信仰。照此强盗逻辑,何祚庥是不是连保障公民信仰自由的宪法都要一同“揭批”了呢?

三年多来,法轮功学员凭着对宇宙真理坚定的正念,坚强的意志,在巨大压力面前,坚定的走了过来。对于压不倒的法轮功学员,江泽民集团极端恐惧。于是,这些道德低下、被利用的“吹鼓手”和“政治棍棒”们再次涌到前台,粉墨登场。何祚庥于是摆出文革中“造反有理”的无赖相、到处诽谤和重伤法轮大法和修炼群众。这些靠造谣、打击别人往上爬的无耻小人的言论,就像工业、化学废物产生的结构稳定的污染物一样,流到哪里,就害人到哪里。因为“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

作恶者最终必将受到惩罚。但是,为了正本清源,我们也必须披露何祚庥的宣传的欺骗性,以免其继续欺骗和毒害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