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林澄涛在一起工作的日子

【明慧网2002年6月5日】惊闻林澄涛被绑架至北京团河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致精神失常,失去正常生活能力,心中非常悲痛。在这里我想谈谈林澄涛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件事。

1.初见林澄涛

我和林澄涛是同事。我是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认识他的。我的另一位同事(也是大法弟子)介绍我认识他时,此时林澄涛已经修炼3年多了。初见林澄涛,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给我一种非常正派、温和的感觉。我们熟悉他的人都喜欢叫他林涛,就连他的同事也这么叫他,大家感到很亲切。林涛为人很好、处处都为别人着想,工作中,谁有了什么难处,都愿意找他帮忙,他的导师把工作交给他后几乎就很少过问,相信他能做好。他所在的科室是国家重点实验室,他所承担或参与的课题是国家重点基金项目的课题,经常需要汇报实验的进展情况,所以他的工作就特别的忙,经常一做实验就是通宵达旦。除此之外,因为林涛是大法老弟子,对法理解比较深,所以新学员喜欢和他交流。对于大法中的事情,林涛从不推脱,尽量挤出时间参加,经常我和他是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吃完饭他又去做实验了。就这样,大法的工作他也做了,常人的工作他也做得很好,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导师会给他打出120分的原因吧。

2.林澄涛与《北京市法轮大法祛病健身调查报告》

98年夏秋之季,国家发出了一个通知,要进行气功管理,各气功组织重新登记、申报,报纸上也登载了这条消息。于是有学员提出来法轮功也去申报一下,在常人中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炼功环境。我和林涛及另一位学员去了先农坛的国家体委,询问如何登记申报。接待者告诉我们,申报材料中需要有一份功法的祛病健身调查报告,有效人数不少于30人,于是我们决定做一次法轮大法修炼祛病健身效果的调查。

当时在协和医院做博士研究的李福军(河南医科大学副教授)设计了调查报告的表格,当时林涛考虑的是调查的对象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人群中有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所以表格项目不宜太复杂,尽量做到简单,清晰,一目了然,易于填写,而且还须符合医学统计的规格,几易其稿,终于把表格做好了。

医学统计调查有它的要求,其中之一的是随机性,在调查中不能以主观意向选择对象,且数量越大随机性越高。所以我们决定调查的人数不少于1000人,表格分发给我们所能接触的炼功点,炼功点的辅导员把表格复印后分发给了学员。没想到第三天表格就陆续回来了,1000多份。

大法在中国洪传有一大特点,修炼的人多,炼功点也多,因为大法修炼者都是人中的一员,早起去炼功点炼完功了就去上班或回家干活,有家住东城炼完功到西城上班的,也有家住东城到西城炼功点炼完功了直接上班的,就这样这张表格不胫而走,很多人都知道了,许多炼功点的辅导员提出了意见,说为什么不发给他们表格。于是有学员提出增加调查的人数,把表格广泛的发给学员。从医学角度来看,历来的上千人的大型的医学调查至少都得几个月的时间,要在短时间内做这么一场调查几乎是不可能的。林涛认为,大法是超常的,我们一定能克服困难完成这次调查的。他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鼓舞着大家。他对我们说,大法中没有负责人,但这件事情要做好,就需要有人把关、协调,他自愿担负起这一责任,希望大家配合,共同做好这件事。我看到林涛完全放下了自己,把大法摆在了第一位,这是这项调查能顺利进行的一个原因。

大家分头努力,许多大法弟子尽最大可能给予帮助。有学员在电脑机房工作的,借来了机房;数据处理时来了许多电脑打字高手把数据输入计算机内;有辅导员一天跑好几趟找填表人修改表格中的错误,等等,在这过程中,陆陆续续回来了15,000多张表格。填表中我们发现一种现象,有相当多的学员在填炼功前后身体情况时填到炼功前有若干种病,炼功后无病。有的甚至刚炼了几天,就感到自己一身轻。有一位70多岁的高级知识分子心脏严重衰竭,每年的公费医疗是几万至十几万元人民币,后来她的心脏到了需要换瓣膜才能维持生命,仅手术一项就需要20多万元,还不能保证能否成功,最后她自己都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坚决不同意做手术,只想着等死算了。这时有人给她送来了一本《转法轮》,她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中她的心衰症状减轻了,她的呼吸平稳了,她能下床走动了,最后她要求出院了,从此后她成了一个正常人。医生说这的确是个奇迹。林涛和我都见过这位学员,精力充沛,说话声音响亮,根本不象一个70多岁的老人,更不象是一个有过严重心脏病的病人。还有的学员在表格的背面写道:我修炼法轮大法前是一个病人、废人,活着是家人的累赘,现在我的病全好了,而且成了家里屋外干活的主力,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没有机会表达我的心情,只好借这张表格的背面写出我的心声。……类似这种情况很多,我在这里也无法一一列举。这些表格都是学员的心血啊,所有做这件事的学员都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些表格的处理。我们白天上班,晚上干活,那几天大家几乎很少睡觉,林涛更是几夜没合眼。

表格处理完了,就是统计处理了。15,000多张表格中有一些有漏项、错项的,经过辅导员的努力也无法补齐的就只好放弃了,最后得到12,731份表格。林涛请来了清华紫光公司的电脑工程师赵明来做统计分析。赵明从晚上7点左右干到凌晨4点,两次计算结果相同,他认为可以了,林涛问他能不能用别的方法再做一遍,赵明似乎有些担心时间不够,但林涛坚持着,赵明于是用别的方法又做了一遍,结果完全相同。清晨7点,我们完成了所有的统计数据的工作。

接下来,我们便开始写调查报告。这些人中有2人是博士,协和医院的博士生李福军和博士后朴日杨,其他是硕士或大学毕业。报告主要由李福军、林涛执笔,大家修改,初稿完成,再请了外院校的医学专家大法弟子修改,最后形成了后来的《北京市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效果调查报告》(又称万例报告)。整个过程不到两周时间,就这一点,已经体现出了大法的超常了,更何况如此众多的修炼人身心巨大的变化,只有大法才能创造出来的奇迹。

99年7月以后,大法在中国遭到了迫害,一夜之间,所有原来官方及民众认为好的被说成了坏的,正的被污蔑为邪的,这份调查报告也不例外,中央电视台找了一些所谓的“专家”出来否定这份报告,同时上级机关也一再对我们单位施加压力,单位的一些领导找我和林涛谈话,当他们了解了调查报告的起因及其过程时,他们觉得我们做得挺好,符合医学科研调查的要求,反而对“上边”的要求感到奇怪。当中央电视台想找我录像否定这份报告时,领导出面回绝了这一无理要求。两年多来,这个邪恶的“中伤”电视台给法轮大法造了多少谣言,搞了什么“1400例”,找了一些精神病人、杀人犯来诽谤大法,但是这份调查报告始终没有被否定,仅就12,731这个数字,99.1%的祛病健身有效率就是那所谓的“1400例”无法诋毁的。大法永远也不会被击垮。

3.林澄涛与《从医学角度看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万例报告的结果虽然向世人展示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超常的一面,但大家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想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人的心性提高所带来的相应的身体的变化,是因为人的道德的回升才可能达到的。于是我们几个学员又开始分工合作。林涛最忙,那时他的所有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外出调查,核实情况,找文章中所涉及的主人谈,有时为了落实某项内容甚至来回好几次,每一份材料都是真实的,每一份材料都浸透了林涛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汗水。我记得当时林涛经常骑一辆破自行车外出,那自行车除了铃儿不响哪儿都响,车闸坏了还没来得及修,一个不小心差一点儿和一辆轿车相撞,幸亏师父法身保护,有惊无险,他站住了。在这过程中,由于大家对法的理解,认识不同,对问题的想法不同,还有许多个人的不好的观念夹杂在其中,所以经常有争执和讨论,林涛总是坚持我们必须走得最正,放弃个人的东西,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做好这件事。就这样写出了《从医学角度看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4.后来的事

99年7月中国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镇压开始后,10月中旬,林澄涛因请一些学员到我的办公室看他的孩子(林涛没有自己的住处,住在集体宿舍),结果被认为是聚集,被拘留了20天。我们单位的几个学员被叫去参加一个所谓的“研讨班”,其实就是洗脑班。

在洗脑班上,他们找来了我们学校的一些教授、专家和我们谈,从科学、医学、分子生物学、哲学、历史、气功等等方面,从理论上想说服我们。没曾想,无论他们从哪一个角度谈,我们都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和他们谈,他们谈什么,我们也和他们谈什么。林涛和另一位学员的知识非常渊博,思维非常敏捷,有时把那些教授问得哑口无言,但更多的时候是把严肃的气氛转变成了轻松的气氛,同时告诉他们大法中的道理。有一位教政治的教授在交谈结束时问我们,你们的知识真是渊博,你们的道理是从哪儿来的呢?我们告诉她是从大法中得到的。她说你们的老师真是了不起的人,能够使这么多的知识分子信服。我们告诉她我们老师讲的不是一般的道理,是宇宙的法理,我看到她神情中升起一种敬意。一位院校长教授和我们交谈后,认为我们思想开阔、思维敏捷,都是非常优秀的科学工作者,但他认为既然“中央”已经这样要求了,那么不管怎样都得听“中央”的,要求我们放弃修炼,否则将被剥夺授课,做科研,参加分房(林涛一直住在集体宿舍),等等的权利,其实这位教授心里也明白我们讲的道理,林涛也曾把大法介绍给他,只是就象师父所说的“那些为政治所利用的所谓科学家,其实也是政治人物。这种人不可能真正站在科学公正的立场上,作出公正科学的论断,那么从根本上讲他们不能算是科学家,充其量也只能是政治家手中的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再论迷信》)

此后,我们被剥夺了授课、科研的权利,林涛的分房资格也被取消,林涛堂堂正正地去争取他的正当权益,单位领导说如果放弃法轮功,什么都可以得到,否则不行。林涛认为这是对大法的迫害,于法于理不公,一直在据理力争,终是无济于事。此后,林涛曾又因做讲清真相之事再次被抓,绝食后送到医院抢救,后被释放。后来公安伙同单位想强行绑架林涛去洗脑班,林涛寻机走脱,带着孩子在外漂泊,直到后来被绑架至团河劳教所被迫害致伤致精神失常。一个优秀的科学工作者,只因为坚持对宇宙真理的信念,受到如此的遭遇,这实在令人痛心!江流氓集团迫害大法,毁掉了多少生命,毁掉了多少知识分子,而且还在毁灭着人类及道德。宇宙的法理岂容践踏,大法弟子不容侮辱,现在是到了彻底清除宇宙中的一切邪恶,铲除迫害大法的邪恶之首,铲除迫害大法的610邪恶之首的最后时刻了。

后记:参加万例报告的一些学员的情况:
李福军99年离开协和医院后回到河南,99年11月年因上访及参加万例报告被非法判刑两年,以后的情况无从查考。
朴日阳因不放弃修炼被协和医院将其退出博士后工作站回到原籍工作,以后失去了联系。
但凌数次被抓,最后离开单位漂泊在外没有消息。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6/2317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