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山县公安局和盘锦教养院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6月6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群众已三年了,当权者采用极其残忍流氓的手段,制造了无数惨不忍睹的血案,罄竹难书,受迫害者千千万万。有的被判刑、劳教,有的被拘留,有的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生活窘迫……我也是被迫害者之一,现将我被迫害的经历陈述如下,希望联合国人权组织及全世界支持正义的政府能给予中国的法轮功群众紧急援助。

1999年11月25日,我在单位上班,派出所来人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结果他们要带我走。单位领导及同事找来了我的父母等家人劝我,派出所警察曹志友说给一宿的时间,由于我坚持不放弃我的信仰,第二天警察把我送进拘留所。那时我的女儿刚出生19天。送我的警察有曹志友、王耀辉、代文(现已下岗)。

12月14日,石山派出所强迫我家交两千元人民币作为保证金,才将我放出。保证金的收据还在我家里。而警察却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里,有一天我炼功被所长李洪满看见,阻止我炼,我没听从。他把张希明(副所长)喊来,把我拉进没人的号里,一人给我一顿耳光。

2000年7月31日上午11时,派出所的民警杨中山来单位找我,说盘山县政法委书记刘成元找我谈话。刘成元问我法轮功是不是X教,我回答说不是,而且还讲了我炼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刘成元没吱声,派出所所长赵宏伟说我执迷不悟。之后,他们去了招待所吃饭,把我扣押在派出所,让代文看着我。下午4点多钟,把我们非法送入拘留所(另两名女功友是从自家的西瓜地里被抓走的),这次送我们的警察是李贵新、王耀辉、代文。拘留我们42天,我曾绝食抗议3天,遭到李洪满的打骂。

2000年12月31日,我向行里辞职,行长刘怀群暗地里向盘山县公安局及石山派出所打电话,怕我进北京上访。我在回家的途中,于盘山县东郭镇被派出所曹志友强行截住,又一次将我送入拘留所。此时拘留所已有20多位功友,大法教我们做好人,好人被拘,这是违背天理的,为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我绝食8天。拘留所的临时工张宇把我们学的大法书抢走,为要回书我们绝食6天,之后刘成元,县公安局的晏局长与拘留所商议把我们3人(另两位是王健全,张玉权)送入盘山县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在7号监室。在看守所李副所长(50岁左右)授意下,几个刑事犯人曾打我两次,管教看见不管。打我的犯人有王俊安、范柳等。看守所的管教马尤尤(高中同学)与我谈话时,王指导员(50岁左右)抽了我5棒(给犯人开棒用的塑料管)。

我在看守所呆了整整2个月。2001年4月16日,盘山县公安局法制科的王德金跟我本人什么也不说的情况下,把我送上去盘锦教养院的汽车。

教养院更邪恶,侵犯人权,四防员(劳教人员)对我们轻则骂,重则打,天天坐板,不许说话。副院长张守江多处寻找所谓的“转化方案”,特别是到沈阳、抚顺等地学习犯罪经验回来后,对我们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野蛮的强制性洗脑。

2001年5月23日,他们把叶喜明找去,不一会儿听到叶的惨叫声,另两个屋的功友跑出来,我与功友随即也跑出来喊着打人啦!不要打人!管教王雪光把我们推进屋,这时陈长利(管教,28岁左右)跑过来,问是谁先跑出去的,我站起来,他不由分说一顿劈头盖脸把我踹在床边,之后拿来了胶皮棒,刘大汉(管教)提着电棍,还有马刚(劳教人员)他们三人对我开打,打倒了又拽起来,我的脸被打肿了,牙松动了,鼻梁骨歪了,嘴里打豁了,鲜血直流,他们才住手。临走刘大汉骂着又电了我两下,我脸上的青色很长时间才下去。之后两天马刚又打我两次。5月24日,陈长利在我被迫“蹶着”时用胶皮棒打屁股三下,后背打了四、五棒,之后刘大汉让我趴在地上打屁股打了近十棒,屁股变成黑紫色,而且变硬,坐凳子上疼。而且顿顿只给发糕吃,且只有两片。

6月14日、17日晚,一大队刘明华副大队长两次共计打我8棒。

6月下旬,护管大队正副大队长唐小彪,顾振和带领管教们对我们轮番体罚,让我们蹲着、蹶着、走鸭步、让四防员骑着我们走,唐小彪打我屁股十余下,陈长利打了我八、九棒,而且光屁股打的。栾勇(普教)骑着我,顾振和打后背、大腿十余下。

8月份一天,唐小彪问我和胡永宽近视眼是不是病,我两个都说不是。他说你们说是病就不打,不然一人五棒,我们坚持说不是,结果打我十棒。四防员栾勇叫我将风吹掉的画报(诬蔑法轮功的)粘上。我没干,他发火打了我耳光,用脚踹我。又一次,坐在我前面的桌子上,用一米长、一寸宽的木条打我的胳膊,肉打成红紫色。7月份开始,我的身上开始起疥,顾振和打我的胳膊一棒,后腰一棒,陈长利打我脖子一棒。

7、8月份,张守江强迫我们听他讲“课”(洗脑),记“笔记”,写“课后感”,妄图用此法对我们洗脑,但奇怪的是,一到他讲“课”时,我就打瞌睡,听不进什么。

9月19日,教养院又延长坐板时间,从早晨4时到晚上10时,除去上厕所,洗餐具时间都坐着。上午,下午各一次厕所。喝水少,造成大便干燥,肛门出血;坐得时间长了,小便失禁,便尿断断续续,而且浑身上下起的不好的东西(疥疮)在折磨着我……

以上是我能记得起来的,不少事都记不清了。想想功友们在遭受迫害,我的眼睛止不住流泪。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牵动亿万人的心。然而我们大法弟子在这次浩劫中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心,不忘恩师的教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大法弟子身如磐石志愈坚。乌云遮不住太阳,真理的光芒一定会普照大地,世界需要真诚、善良与和平,人类需要“真、善、忍”。愿正义之声能唤醒世人的良知,也真诚的希望联合国人权组织实地调查,揭露和制止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在中国的犯罪,让邪恶在中国消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