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6月6日)

【明慧网2002年6月7日】
  • 要点文章

  • 大陆综合

  • 海外综合

  • 弟子切磋

  • 资料汇编

  • 录音录像

  • 要点文章

    师父新经文:神路难(2002年5月30日)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

    师父新经文:正念正行(2002年5月29日)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大陆综合

    一位潍坊农妇和丈夫多次进京正法,被抓、被毒打、被勒索得倾家荡产,丈夫因为不配合邪恶,被迫害致死。至今她还在流离失所中,尽力地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情。

    2002年6月6日大陆综合消息:

    ◇北方某县的一个村庄,村里70%的村民都修大法,弟子晚上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白天村支部把标语撕掉,第二天弟子又贴上了。

    ◇六一儿童节,河北某地公园游园的孩子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红包。里面是大法小弟子的修炼故事和大法传单。大法弟子在节日的前一天刚发完红包,天就下起了急雨,旧势力想让雨把红包淋坏,大家立即发正念,天即转晴了。

    ◇河北省某县某镇全体大法弟子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

    ◇5月底,河北某地大法弟子召开法会,通过交流大家加深了对发正念,学好法,讲清真相的重要意义的认识。会上大家决定6月21日夏至日为该地法轮大法日。

    ◇6月5日,邪恶之首离开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抵达俄罗斯圣彼得堡。海内外大法弟子将继续集中加强发正念,坚决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物质因素。

    ◇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对弟子韩福兰进行暴打、上绳,致使韩多天不能动,全身被打烂。弟子周艳红到期被当地接回后,就因为说一句“法轮功好”又被劳教三年。邪恶之徒以任何手段都无法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

    ◇吉林省扶余县大法弟子王同春被残酷折磨,3月20日晚被送到医院抢救,住了将近一个月医院,于4月17日又被转送到九台县饮马河劳教所,里面警察非常邪恶,经常毒打大法弟子。

    ◇在奖金驱使下,大连公安系统绑架大批大法弟子,现在已有数百名大法学员被从大连姚家看守所秘密转移到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野蛮折磨学员,有的学员被固定在铁床上有一、二个月之久,有的被电棍电,关小号,体罚,不让睡觉,然而野蛮折磨无法动摇大法弟子的坚定信仰。

    ◇长春黑嘴子劳教六大队对弟子拳打脚踢,用高压电棍电,致使龙丽云心脏病复发;有的弟子脖子被电焦;一弟子绝食抗议,被脱得一丝不挂,绑到死人床上,插导尿管,插食管;一绑在死人床上的学员被逼得精神失常。

    ◇沈阳市公安局准备从6月5、6日起进行为期半月的大搜捕行动,凡是有名字记录的都是搜捕对象,并且采用“穿串”的方式,即抓一个刑讯逼供出另一个。另,大法弟子“小付”、尹丽萍等14人在北京失踪。

    ◇5月2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立新派出所恶警绑架大法弟子郝桂荣并劫走3500元钱。

    ◇长春将于6月3日办洗脑班,提醒同修正念除恶。吉林省当局在首恶出访时办洗脑班,企图分散大家精力,希望大家增加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因素,让首恶有去无回。

    ◇伊通县有关政府部门人员电话。略。

    ◇大陆出国旅游的人很多,是国外弟子讲真相的好机会。但是大陆游客出国前很多都被威胁不许拿法轮功的传单,建议国外弟子充份利用电视(投影更好)播放真相录像片,即使大陆游客不敢接传单,也可把真相装在大脑里带回大陆。

    ◇犹大耻辱柱:郑州人民公园西门的焦凤云,石建军和其妻,管城区电校邢玉琴,沈玉,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葛玲,孙舒丽,济南市王官庄李正芳,沙丽华,王丽萍。

    ◇15、16两日,贵阳上空出现壮观的日晕景观,重庆出现了“海市蜃楼”,而昆明也出现了日晕,就像一幅美丽的古典油画。

    东北一学员的丈夫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也要炼法轮功,在睡觉时看到有个人亲自教他炼静功,还看到房子被一金光闪闪的光圈罩住,非常美妙。他丈母娘看了《转法轮》后,说她家也被一金光闪闪的光圈罩住。

    今日48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十种手段:电棍电、蹲小号、灌输邪悟、不让睡觉、挂诬蔑大法的牌子、超时劳动、超负荷超强度奴役、囚下囚。

    赡养残疾老人25年的大连大法弟子于萍珠4月25日在自家的小卖店里被大连市甘井子区机场前派出所非法抓捕并抄家。现被劫持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

    我被屡次非法拘留,后被送到盘锦教养院,教养院对学员轻则骂,重则打,天天坐板,不许说话,进行野蛮的强制性洗脑。

    辽宁省盘锦市大法弟子刘洋被非法拘留4次之后,于2000年8月30日被非法教养一年半,被迫劳动,并遭体罚,曾被迫每天坐板18个小时,屁股都坐烂了,身上都起了疥疮。

    我第四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请愿被绑架,劫持到盘锦劳动教养院劳教两年。恶警将我关在笼子里吊上,打开窗户冻我,用铁锹打我,用开飞机,蹲马步,不让睡觉(3天3夜)等手段折磨我,并扣押了我2500元钱。

    大陆各地迫害大法者纷纷遭报:

    ◇成都420厂吴传芝、袁永其因迫害该厂学员死亡,420厂9栋、75栋两名栋长也因迫害大法相继死亡。接任75 栋栋长的赵桂芝因监视弟子,向街道办事处频繁打小报告,不久老伴死了,自己重病在家。

    ◇河北宣化县崞村镇派出所原赵姓教导员迫害法轮功,最近在车祸中身亡。崞村镇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摔断了腿。一村民将“大法简介”蛮横地撕碎了,结果该人及女儿和女婿开车时发生意外,每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恶警贾美丽作恶殃及亲人,其妹双腿差点瘫痪,其子险些失明,其本人也在大法弟子面前摔跤丢丑。

    图片报道:大陆北方大地上的大法标语


    海外综合

    澳洲墨尔本大法弟子从6月5日起连续61小时中领馆前发正念,彻底铲除人间首恶和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维护大法,救度众生。

    诗歌“于阿拉木图发正念除首恶有感”:碧天丽日恶浪滚,癞蛙哀鸣众魔附;大法弟子正念起,大穹正神来相助;灰飞烟灭恰此时,再造天地大法徒。

    加拿大联合党领袖5月17日给一位法轮功学员的电子邮件回复:我对这些学员的遭遇甚感不安,真心希望能有一个和平的解决方法,使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得到尊重。

    美联社6月4日报导,30位身着黄色背心的韩国法轮功学员向前来观看首次在世界杯亮相的中国队与哥斯达黎加队比赛的足球观众发放纸扇和纸帽。韩国法轮功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在这儿是欢迎中国队和为他们加油,也想让中国人民知道,在韩国可以自由地修炼法轮功。”

    华盛顿DC明慧学校在华人社区讲清真相和洪扬大法工作中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当初侨社不愿正面接触法轮功,变通接纳明慧学校参加他们的活动;2001年7月媒体两次专门报导明慧学校,之后不断有人打电话索取资料;今年二月各侨社参加了明慧的周年校庆,侨社现在全面信任和欢迎我们加入他们的活动。

    5月18日至20日德国法轮功学员在巴登-巴登市的“彩虹精神”博览会上洪法,放映录像片“返本归真之路”,感兴趣的参观者或驻足观看,或被邀请一起炼功;人们纷纷了解法轮大法和打听师父的书《转法轮》。


    弟子切磋

    形成整体,万众一心,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因素。看了6月4日明慧内容,我们意识到一个重大关键时刻来了,清除邪恶因素绝不仅仅只是海外弟子的任务,面对这次正邪大战关键时刻,全世界大法弟子应迅速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我们针对大陆的情况,吸取以前的教训和不足,通知到所有能通知的学员,参与这次正邪大战的关键时刻。

    顺应天象整体到位。此次的欧洲之行就是在大的宇宙天象下,在三界内布一个清除邪恶的场。每一个能去欧洲的弟子要在那个场中占一个位置,不能前去的弟子在那个场中也占一个位置。当整体弟子到位之时,就是邪恶下无生之门之刻。

    对发正念的一点体悟。今天下午快6点时,我没放下手中的大法工作,边做事边发正念,结果电脑播放器突然不动了。我意识到正被同修们正念铲除、无处可逃的一些邪恶都跑到我这来了。我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情,打坐立掌发正念。过后电脑又正常了。 我悟到,应该正确认识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发自内心地去做好,才是我们圆融地做好一切大法工作的根本基础。


    资料汇编

    组图:大洋网06月06日消息,美国航天航空局所属哈勃太空望远镜“发现”巨型空间体系──一团密集的星尘,被称为星云锥。该星云锥位于大约2500光年外的麒麟座,正处于风云激荡的形成期。

    对于植物经络系统的研究。现在科学发现植物也存在着与人体和动物极其类似的经络系统。科学上已经发现植物能感知,能记忆,能思考,有类似动物的神经反应。现在又发现植物可能也有经络,人们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对生命的理解了。

    谈中医与西医的不同之处。中医治病不破坏人体的固有功能,中药到现在已有五千年的临床验证历史,这是西药永远都无法做到的。目前,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开始崇尚自然疗法、自然康复,要找中医、气功武术等方法来治病、强身。

    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6月5日)


    录音录像

    录像片:放光明一周新闻综述(2002年5月27日)
    录像片:放光明每日新闻联播(2002年5月5、24日)
    法轮功时间:就深圳女报造谣文章访问知情学员;皇后区法轮功成员起诉两家中文报纸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9/22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