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霍比预言与法轮大法的关系的进一步认识(译文)


【明慧网2002年6月9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半了,我是直接因为霍比预言的启示而走入大法的。

我的生活很简单,自己种地,也不用电器;我的工作是在一所不大的学校中教授园艺。得法前,我一直遵循北美印第安长者,特别是霍比族的教诲,过着简朴的生活,清心寡欲,尽量不给别人制造任何不便。我最初接触霍比预言是在1996年,当时我住在佐治亚州一个名叫的Athens的小城。从那时起我一直对霍比预言感兴趣,因为它对目前世界上发生的事有那么深刻的启示。在过着简朴生活的同时,我关注着霍比预言中所讲的将如何实现。有一天,我在图书馆里查看有关霍比的内容时,发现了这样一条消息:“霍比预言预示了法轮功精神运动的来临及其符号。”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兴趣。我立即在网上查找并找到了法轮大法的网站。经过一番研究,并参加了几个功法介绍班,我渐渐认识到法轮大法和李老师的教导恰恰是我上下求索想要得到的。如今快要两年了,我已逐渐将佛法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在精进中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修炼者。下面就让我来介绍一下我对霍比预言的一些认识,及其与我们今天修炼的关系。

如果学员们能够看到明慧网上登出的文章“霍比预言(1)”“霍比预言(2)”中的“霍比部落预言石的复制图形”,就会注意到在玉米和小人之前的底线上有三个圆圈。

明慧网上的文章“霍比预言(2)”解释了这三个圆圈所代表的意思:“下面横线上的两个圆圈象征两次世界大战,随后的小圆圈即是‘生命大淘汰更新期(Great Purification)’,再之后谷物将繁荣生长,伟大的神灵重回地球,生命之路永恒不灭”。根据丹.科冲瓦(Dan Katchongva,霍比族的一位首领)的解释,代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一个圆圈涉及到纳粹主义的兴起:“使麦华(Meha)图形运动起来以致于某些人会为将要使世界卷入战争的四大自然力量效力。这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希特勒和纳粹党对原始的卍字符的曲解。”在《转法轮》中师父谈到了希特勒对卍字符的盗用:“他是盗用了这个东西。但它的颜色和我们不一样,它是黑的,而且它是尖朝上,立起来了,立着用的。”我认为在这里我真正想提出的一点是,我们的法轮可能和第三个符号--更新期的符号有关系,师父也多次谈到过新时期。师父在《在北美首届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就像你们修炼一样,随着给你们演化身体的同时,也在制造着新的地球。”“这层表面空间的物质能够给好人留下来进入新地球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有那么一天突然间感觉到世界变了,或者一天早晨起来发现世界一切都变成新的了”。

师父的这段话看起来和丹.科冲瓦(Dan Katchongva)叙述的上万年前的霍比预言有关:霍比预言中说,“对所有正直的人,地球以及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来说,那将是一个更新。地球的疾病会被治愈。地球母亲会再次繁荣,所有人都会走入姗姗来迟的和睦而融洽的生活中。”

师父在同一次讲法中的早些时候还说:“所以,人类会出现大面积的淘汰,这是肯定的。那不好的当然就要淘汰。就像人身体它要新陈代谢的,不好的它就会被淘汰掉。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在这里,我想澄清一下,我并不是要把师父的话断章取义。师父在同一次讲法中讲,“我讲的目的是告诉大家,一个是所谓的那种劫难是不存在的;一个是不做好人的人是危险的。”如果有人看了这篇文章,对此处需要进一步解释的,最好去看一下李洪志老师的《在北美首届法会上的讲法》原文。在此我引用这段话是因为我想把它和丹.科冲瓦(Dan Katchongva)的阐述对比一下,“在太阳和麦华(Meha)的帮助下,红色符号指挥的更新期将会铲除那些已经扰乱了霍比人生活道路的邪恶。霍比预言的另一个解释说邪恶会被斩首。

我的主要观点是,我认为几万年前的人可能已经用了一种古老的方式预言了法轮大法在北美的洪传。“更新期”或者是“麦华(Meha)符号可能指的是师父和法轮大法。对于这一点,我不确定。但是师父似乎确实做着许多霍比预言所说的“更新期”的事情,而且我们的法轮图形与明慧网的文章“霍比预言(I)和(II)”里描绘的预言石上的麦华(Meha)符号很相似。另外有趣的是,麦华(Meha)实际上是一种长有长长的茎的植物,有奶白色的树液,花形很像卍字符。

还有一个关联是:在《转法轮》中师父讲:“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通过丹.艾唯(Dan Evehema,霍比族的一位智者)的话,我们可以再一次看到法轮大法和霍比预言的联系。丹.艾唯(Dan Evehema)说:“我们知道,当我们真正的白色兄弟来的时候,他会具有很大的神通,而且戴着红色的帽子或红色的斗篷。在人数上,他是巨大的,不属于任何宗教,只是属于他自己。”霍比预言还讲过,当他们的白人兄弟回来的时候,头发是黑色,并不是现在的白人。

我写这篇文章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想要在北美向我们自己和全世界进一步讲清法轮大法的真相。另一个原因是,我希望能够在明年夏季七月底左右,组织一组学员去亚利桑那州东北部的霍比保留地向霍比印地安老人们洪法。我知道这是在正法进程中我自己的修炼道路和大法工作的一部分。这可能是他们已经等待了千万年的东西。

(“正见网”英文原文: http://pureinsight.org/sci/sci/eng/newscontent.asp?ID=1484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