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员与澳洲学员振臂同呼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2年7月1日】6月29日下午5点半钟,我乘坐澳航Qantas 127号航班到达香港。在机场海关,我被以“安全”的理由拒绝入境。并给我一张“拒予入境通知书”让我签名,我不签,提出要见澳大利亚驻香港领事的要求。警方同意我的要求,我给领事Ms. Louise Snith打电话,但已是下班时间,无人接听。于是我又给澳洲坎培拉的澳大利亚公民海外紧急事务中心打电话,将我在香港机场海关无任何证件及手续不符,被以“安全”的理由拒绝入境之事告知该工作人员,他同意立刻给澳洲驻香港领事馆联系,让我等香港方面领事馆的电话。

在等电话的过程中,来了一帮警员,说飞机要起飞了,必须赶快离开。我坚持让对方说出什么原因拒绝我入境,他们说不出来。接着他们便强行将我送上飞机。拿来很大一块布,男、女警员10余人将我用布包裹起来,往机舱上抬。一个人拿着小型录像机一刻不停地跟着录像。我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唱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歌;我开始对所有警员、保安不停地讲清真相

我大声说:“香港人民是好的,香港警员是好的,香港警员这样做,是迫于江泽民的淫威,是受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欺骗宣传毒害所致。善恶有报是天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无论是身居高位者,还是普通市民,谁都躲不脱这一天理。对法轮大法好的一念,善待法轮功学员,会得福报;跟着江泽民的谎言跑,为江卖命者,会遭恶报。那些做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事的中国警察,出门就撞了汽车,遭车祸身亡,得绝症,遭恶报者,都是你们已经知道的不争的事实。”

我心中只想把更多真相告诉他们,一口气地说:“中国的频繁的天灾人祸已经在警示人们。今年中国的大洪水,刚一进入灾季,便有19个省市受到严重的损害,已有750人死亡,还有300人失踪,相信也已身亡。比1998年的特大洪灾,全国10个省份受损更显严重。这一切绝非偶然。我相信香港人民和警员会作出明智的选择,支持真理,明辨正邪。”

我说:“江泽民给香港人民带来的灾难,也是一言难尽。香港回归‘五十年不变’,实则才不到五年,就已全变。今天的这一幕,便是对其祝香港回归五周年,‘五十年不变’的绝妙写照和讽刺。不到五年的时间,自由、民主、繁荣的香港便已变得如此恐怖、黑暗,民主、自由早已被束之高阁;经济出现倒退,公务员全面裁员减薪,历史上几乎没有失业率的香港,现在失业率已达最高,民不聊生;这次江泽民要来香港,给香港带来的不是暴热,就是暴雨,香港人民又跟着遭殃倒楣了。谁愿意给这样祸国殃民的邪恶卖命?!”

我义正词严地说:“我相信香港人民、香港警员会作出自己的选择的。你们要好自为之,为自己的将来负责,为香港的未来负责。法轮功学员来到香港,是要把真相告诉香港人民,是要救度香港人民,是慈悲,是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香港人民。我相信,香港人民、警员都会认真思考,善待法轮功学员,抵制邪恶的江泽民。”

此时,警员们已抬不动了,个个累的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尽管这些男、女警员们不停的换人。有个男警员说:“怎么这么重?”他们不得不放下我,告诉我,只要我配合他们,他们便让我自己走上飞机,但可以看出,他们都已明显被打动了。一个女警员眼里含着泪珠,蹲在我头部一侧喘着粗气。我继续一刻不停地讲着。他们把裹着我的布拉开,让我自己走。本来两名女警员一边一人拉着我的手,是防备我的抗拒反应的,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了紧紧拽着我的手,不约而同抬起我的双臂,并尽量举得高高的,同我一起边走边高喊:“法轮大法好!”其他警员也都跟着喊起来“法轮大法好!”、“好!好!好!”整个飞机通道到处回响着,我和警员们振臂齐喊“法轮大法好!”最后,连迎接我的飞机的负责人及乘务员也都跟着喊着,笑着,点着头,拍着手。整个场如此的祥和、欢愉。这时,我看见那个象头目模样的“男警员”满脸尴尬,一幅难言的哭相。

最后,男女警员们都兴奋地和我握手告别,从那些支持的面容、理解和渴求的眼神,我仿佛听见了她们心底真正的呐喊“法轮大法,我们支持你!”、“法轮大法好,香港人福气了。”

9点45分,我搭乘Qantas 128班机,离开香港,于次晨抵返澳洲悉尼。我为那些在江泽民保安录像机镜头直视下,敢于振臂高呼、敢于放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的香港入境事务处警员们祝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