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黄埔区洗脑班酷刑:铁钳拔指甲、铁鞭抽打……

【明慧网2002年7月12日】这个洗脑班收罗了社会上一些无业人员充当打手,对被劫持的大法修炼者进行非人的摧残,采用的手法就是酷刑折磨。张孟业讲师于5月18日被抓入该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一位从洗脑班出来的大法学员描述了自己经历和看到的酷刑:

1、不许睡觉
晚上几乎不许睡觉,一到夜晚12点就让大法学员看当局炮制的诬陷大法的书籍、录像直至天亮,有的学员被强迫四天四夜不许合眼。

2、罚弯腰、扎马步
双手自然下垂4-6小时,扎马步则要求膝盖与大腿、大腿与腰呈直角,双手平伸向前4-6小时,期间还会有打手打人。

3、严刑拷打
用手铐铐手腕,用铁鞭抽,用扫把棍打,抓拔头发,打昏死过去后用水浇醒继续打,通宵不停,用木制烟斗狠敲头部和额头,用铁钳拔指甲。

4、浸水法
将大法学员双手反铐,然后把学员的头按入装满水的桶中,或提起双脚将头倒入桶中,被迫喝水后立即用抹布堵嘴,不让把水吐出来,没等吸两口气就又按回桶中。另一种就是将厕坑装满水,重复上述过程。

5、灌刺激性液体
用抹布塞住嘴,从鼻子灌2-3瓶酒,或灌辣椒水加酱油,对于绝食的大法学员,在灌食时先铐上手铐,然后掰开嘴,用衣架、洗厕所的刷子、扫把棍伸进口腔,跟着灌酒、辣椒水,有时还有人在一边用铁钳拔指甲。

6、洒芥辣
用芥辣洒大法学员的眼、鼻。

7、捂棉被
广州入夏以来十分闷热,报纸登最高气温达39度,洗脑班则捆住大法学员的双脚,用两床被子从颈部盖严,早上放开上厕所一次,连续数天。

有时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用刑时是在单间房内进行的,别人只能听到惨叫声和救护车声,对于在种种酷刑之下都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则送走,不知送往何处。

被抓进洗脑班的学员有的是在劳教所超期关押后送去的,有的是在家抓去的,有的是发表严正声明后被抓的。

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大城市,广州有很多了解真相的渠道,所以一开始迫害时并没有现在这么邪恶,但在邪恶之首江泽民的压力下广州也越来越变本加厉,最近被迫害致死的郝润娟同修就是证明,我们不能让身边的同修无辜被迫害致死,无辜被关押。师父在《正念的作用》中告诉我们:“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地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

《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又告诉我们:“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

请设法转告受迫害中的学员正念清除邪恶对自己和对大法的迫害。

广州的大法弟子共同做好大法弟子目前应做的三件事,帮助被劫持的同修早日冲出魔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0/2431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