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硕士生得法一周年感悟──献给所有的有缘人


【明慧网2002年7月13日】我是国内一所名校的硕士研究生,受了二十几年的无神论教育,曾坚信进化论、无神论是正确的。以致2000年9月底,在这种狭隘观念的带动下,痛失机缘。当时一位室友建议我看《转法轮》,我却背地里讥笑她“迷信”。

2001年4月22日,我妈妈突然去世,当时就发生了一些让人半信半疑的事,但我还是不信。6月2日的早上,我被一个很大的能量场控制,我妈妈来找我,她说了很多,但我却发不出声。6月9日的早上,我妈妈又来找我,并用双手拽我(她的手象十多岁孩子的手那么大,凉凉的),之后我竟然能和她交流。多年来形成的无神论思想框架轰然倒塌,我真真正正、清清楚楚的明白了无神论原来是谬论!

我从2001年6月中下旬开始读《转法轮》,6月30日下午4点半左右我遇到了修炼中的第一关──色关,我当时马上意识到我已开始修炼,不应动色心。就在我心念一动的时刻,感到全身一种异样的感觉象是很扎的感觉,我就看到我身上、头上发出一束束约半寸长、针那么细的金光,唰唰地射向四周,不断的闪烁,接着我就看到了大眼睛(《转法轮》49页“……我们一部份人会感觉到、看到这只眼睛。……”)并且通过这只大眼睛看到了十多幅另外空间的场景。之后不久我多年的鼻炎、咽炎不治而愈。从今年3月15日晚开始至今我时刻感受到法轮以不同的速度、不同的方位、不一定相同的遍数正转、反转着。也许你觉得难以置信,但这一切千真万确!一位大法弟子绝不会有虚言。

在洪大的法理中我也懂得了如何做一个好人,我常常提醒自己严格以真善忍律己修心摒弃后天养成的不良习惯,比如人的狡猾、自私、狭隘。学会了宽容、善良、诚实。原来我和爱人的家人关系十分紧张,我炼功之后不但开导爱人要认识到我们自己的不对,还邀请他们暑期来团聚。我真诚、善良的表现使他们不得不承认大法是好的、正的,改变了他们对大法从电视上得来的歪曲印象。

站在人的角度上来说,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这个民族就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灾难深重的政治运动,所以没有人会轻易相信什么,在面对重大选择时一定会仔细观察,进而作出分析、判断。我们能够明辨是非,我们是独立自由的生命个体,有权选择自己的信仰,每位大法弟子都在努力做一个对家庭、社会、国家有益的人,何罪之有?这是最基本的人权,21世纪信息发达的今天,独裁者还想使用暴力、造谣、封锁信息来控制人的思想,只有枉费心机,最终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判断是非的能力。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法轮功好与不好,把所有法轮功的书拿出来,让人们去判断,这是公正合法的,独裁者为什么不敢光明磊落的这样去做呢?正是因为人们能够识正邪、断是非,它们才使用愚民手段,封锁信息,利用一边倒的、为其服务的宣传工具制造谣言诽谤大法。法轮功遭受着史无前例的构陷与迫害,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抓、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杀,很多大法弟子因此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从另一个角度看,以人类的智慧对奥妙无穷、浩瀚至极的宇宙、时空的认识只能是沧海一粟。在人类的历史上,有多少伟大的科学家是宗教的信徒,比如牛顿、麦克斯韦。可是中国人,从接受教育的第一天开始,就被灌输着无神论,人们的思维模式已固化,已形成一个框架,很难从其中跳出来。所以在人们遇到一些人类无法解释的现象时,总是无根据而找理由,或以科学不发达而避之。人不相信、人看不见的可不一定不存在啊,人类的智慧太有限了,加之人的狭隘固执,很难超越已被框进的框子里。随着人类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人信神的底线很低,老人们还说:积德、损德。可现在的人还有多少人信呢?修炼前的我何尝不是这样呢?全世界五十多个国家、地区的一亿多人在炼大法,这本身已说明大法是好的、是正的,这其中有许多知识层次很高、很有社会地位的人,这些人做事决不会盲从。法轮大法确实是真的、正的、好的。请您为了您的未来,千万不要相信为江泽民服务的媒体所做的欺世谎言及其丑恶拙劣的表演。佛法是庄严伟大的,是不能被亵渎的。谤佛的罪太大了,等到报应到来时悔之晚矣。

我希望我的亲身经历有助于您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不要以为大法与您无关,大法与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有关,信不信由您,但我还是劝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为人认识不到的东西太多了,有人说:信则有,不信则无。这句话本身就有逻辑矛盾,同时也表现出人对于那些用人的知识解释不了的现象所做出的无可奈何的态度。存在与否并不由信与不信来决定,存在就是存在,如果你信就会显现给你看,越不信就越不会显现给你。这就是修炼界所说的:信在先,悟在先,见在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