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对众生负责


【明慧网2002年7月15日】几天前下午6点发正念,一立掌眼前出现一个画面:无际的宇宙大穹之中,密密集集遍是身着黄色袈裟、盘腿立掌发正念的众生,我突然感觉到他们就是我自身体系的众生,随即我溶进了自己的宇宙空间中。

看着他们抓紧时机端坐、肃穆、立掌除恶,我心里一阵难过,泪水不由的落了下来,是啊!这段时间状态不好,发正念时经常意念不集中,正念不强,没有质量。除了全球同步发正念时间外,其它整点很少做,即使坐下也是敷衍,神儿早跑了,拉也拉不回来。自全球大法弟子每日四发正念以来,正念除恶已成为刻不容缓的紧急责任,发正念时也总是被暂时放下的工作勾着心。虽然在法理中也明白发正念的重要性,但总不能提起精神来,也发不出强大的正念,内心很沮丧,更甚时想:能修到哪就到哪吧,众生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吧。其实这已经是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违背了久远前助师正法的誓约。当这个念头出现时也没有悟到这是宇宙偏离法的旧势力败坏的观念在往我脑子里反映,企图阻挠我正法,师父也曾多次点化,借同修的口点我,但总也点不醒我,或者说有心无力,坐在那里还是迷迷糊糊,腰酸背痛,急于结束。

此次师父又一次慈悲点化,让我看到了众生那急盼的神情,深深触动了我的心,忽然有一种感受,就象一个长期不归家的母亲,终日游山玩水,有一天回家了,儿子那种期待不宁,深怕这个不负责任的母亲再度弃他而不顾,他不敢怨母亲,只有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共同营造这个没有色彩的家。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凝视众生,深感对不起他们,由于我做的不好,使得我世界里的众生干着急而痛失许多良机。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修得不好就会淘汰很多生命,那么等你圆满的时候,等你归位的时候,你会发现当初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得多。那么在这个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体很可能就是残缺不全的,无数的众生被淘汰掉了。”

想到自己归位时,如果因为修得不好,使我的宇宙残缺不全,我的心一下痛了,他们是我的一部分哪。看到他们的殷殷切盼,一种深深的自责和愧疚盈满全身,从生命深处发出:我要救度他们,我要对众生负责,就这样,我注视着我的众生,慈悲渐渐充满全身,充溢着整个空间,泪水也在不断地流淌着。“我要对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坚决铲除一切邪恶,我的正念一定能起作用。”正念在逐渐加强,身体越坐越舒服,渐渐入静,这时掌心强大的功在涌动着,全身每个汗毛孔都发出无比巨大的功,直打向大穹纵深处。20分钟后,发出一念,坚持做到半小时,与海外大法弟子的时间接续上了。这时大穹中无数条金色的光带由两边伸展向天顶,向穹顶一样连接起来,那是大法弟子无比巨大的功,威力无比。

以后几天中我都和我的众生一起发正念,多次做到半小时,我注视着他们,流着慈悲的泪水,迫切的使命感油然而起。一次发正念时邪恶势力又在干扰:肩胛酸痛、腿疼难忍,真想蹦下来,5分钟后不想再坚持,这时眼前又浮现出众生的画面,我坚持了下来:我是他们的主体,我的退缩将使众生失去这正法除恶的机会,哪怕痛的不能入静,也要保持立掌之势,让众生完成这次使命。同时铲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正念一出,渐渐的肩、腿不那么疼了,慈悲充满着整个空间场。

又一次全天整点发正念,晚7时一闭眼一片湛蓝的天空,白絮一样的云,感觉那么清亮,纯净,清爽,那样的美好,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对我的鼓励,我不能再象过去那样,只忙于大法工作,而疏于学法炼功,不应该有常人做大法工作的那种状态,工作再忙每天也要抽出一定的时间学法炼功,坚持发正念,不能让邪恶钻我们的思想漏洞,至此一改往日那种迷钝状态,意识非常清晰,发正念时真感觉那是一场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身临其境一般那种神圣、威严、无以言表。

个人体悟,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0/2430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