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敬养老人二、三事

给单位领导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2年7月16日】

X书记,你好。

几个月前,你与另外几人到我家要绑架我,由于我当时坚决予以抵制,你们未能得逞。在你准备与他人一起离开我家时,我请你留下先别走,因为我感到你是我所在单位的领导,我有必要让你说清楚绑架我的原因。我在谈了自己对大法的认识后,就你绑架我的事向你问了几个“为什么”。

不知是因为理亏心虚,还是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反正你当时的表情尴尬至极,那沙发就象针毯似的,“扎”得你几次坐下站起,站起又坐下。你自始至终基本上只重复着一句话:“这是上面安排的”。我以前曾多次向你讲过法轮功的真相。
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巨大,我在单位、社会及家庭中都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即使我进京上访请愿也是合理合法的,这些情况你对我比较了解,也可能是尚存的良知善念使你实在说不出要绑架我的理由,就只好尴尬地敷衍了。

我善心地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做助纣为虐的恶事了。在你要离开我家时,不知是因为你看到了我那受到恐吓而垂泪哀叹的老岳母,还是想起了那些诬陷大法弟子“不管家人”、“不养父母”的欺世谎言,你在走到门口时突然回过头来冲我说了句:“我只向你提出一句忠告,你要敬养老人。”还不等我说什么,你就急匆匆的奔下了楼。

X书记,可能是我调到单位的时间太短了(我因坚修大法,副县级降为副科级,调离党政机关到此事业单位上班仅半年时间),你对我的情况特别是家庭方面的情况还不太了解。如果我确实不敬养老人,那对于你这样的忠告,我不仅接受,而且还要感谢你。然而,真实情况并非像你想象的那样。在当前特殊的情况下,尤其是针对造谣媒体诬陷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谎言宣传,我觉得很必要让你了解一下有关事实的真相,以清除谎言对你的毒害。基于这种考虑,目前尚在流离失所的我给你写此信。可能你工作也挺忙,不想多谈,只实事求是地跟你说两件事。

一件是发生在我与我岳父之间的事。2000年9月,我70多岁的岳父被确诊为肝癌晚期住进了医院,需家人陪床照顾。当时可以陪床的家人有10个左右,仅女婿就有4人。夜里陪床比较辛苦,当其他3位女婿提出要陪夜床时,都被老岳父拒绝了。老人唯独提出希望我能多陪陪他,我爽快地答应了。就这样,我一人顶替几个人的班陪床,每隔一夜我就到医院侍候老人一宿,白天我照常上班,工作一天也没耽误。前前后后陪了将近一个月(直到老人去世),我一点也没感到累。有几个亲人和我说:“老头还真就是乐意你来陪他。每次听到你进来时的开门声,他板着的脸就有了笑模样。”

在一般人的眼里,肝病是较严重的传染病,而对晚期肝癌的恐惧那就不用说了,唯恐躲避不及。而作为大法弟子的我,没有别人那种怕被病菌传染的概念,在侍候老岳父的过程中,一点也不去躲闪回避。在老人去世前的半月左右,我给老人洗了一次澡。我一边说着让老人开心的话,一边用双手耐心地给他浑身上下仔细地搓洗着……。当洗完澡我将老人架扶出来时,等候在外面的家人有的竟被感动得掉了泪,有的对我说:“都说一个女婿顶半个儿,你这个女婿能顶两个儿”。我妻子的姐姐对我妻子说:“XX(指我)对咱爸爸这么好,你可千万要对人家的父母好啊”。

我岳父去世的前一夜正好是我陪床。十几天没有大便的他,在下半夜躺在床上大便了两次,并且便的很多。我尽量不去惊动在附近休息的其他亲人(他们白天陪床都很疲劳),我没嫌脏,也没嫌臭,独自为老人擦换着。当我在处理他第二次便解时,我岳母听到了响声,过来与我一起给老人擦洗……。第二天,也就是我岳父去世的那天,我外出办事时,已处于半昏迷状态的老人,断断续续地嘱托床前的家人说:“XX(指我)爱喝绿茶,你们给他泡杯绿茶,等他回来喝……。”

另一件是发生在我与我母亲之间的事。去年深秋时节,我回了趟远在几百里地外的农村老家住了几天。当我掏出口袋里的三百元钱留给父母(都已年近70岁,无经济来源)做生活费时(没修炼前我每年最多给父母500元生活费。修炼以后,我每年至少给父母1000元),我母亲非但不留,还拿出了一个手绢系成的小包裹,打开后,我看到里面卷着多种面值的纸币。她对我说:“往年你给家里那么多钱,谁都知道你是真孝敬老的。这两年你因为炼法轮功,不说昧良心的话,又去北京喊了几次冤。它们抓你、关你、打你,不给你发工资,还罚了你不少钱,爹妈都清楚你手里没有钱(我因数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巨额罚款,单位上又扣发了我近两年的工资,对此X书记你是很清楚的。),孩子还要上学,你们三口还要过日子,我和你爹愁的都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想帮你又帮不上,怎么还能再要你的钱。今年咱家的无花果树比去年结的果还多,卖了接近600块钱。这是460块钱,你拿回去供孩子上学。”

(说到无花果树,顺便给你讲个真实的小故事:我老家有两座住宅,在无人居住的老宅院内有棵长了十几年的无花果树。此树往年结的果与别人家的树差不多,每年能卖100至200元钱。可在我遭受江邪恶“经济上截断”迫害的这两年中,这棵硕大的无花果树突然异军突起,结的果比往年多了两倍左右,连续两年都卖了500多元钱。街坊邻居称它是全村无花果树“创汇”冠军,据说周围村的无花果树也没有超过它的。它仿佛通人性,也要为大法弟子遭受这邪恶的迫害鸣不平,通过这种方式来助大法弟子一臂之力似的。)

我听着母亲的话,看着手绢里那些两元、五元、十元面值不等的纸币,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受到江罗犯罪集团邪恶迫害的何止是大法弟子,其亲人也同样在遭受着精神上与经济上的迫害啊!我告诉母亲:邪不压正,乌云遮不住太阳,恶人们蹦达不了几天,这样的困境是不会长的。但我再困难也不能要父母用于维持生活的钱。母亲说什么也不依,非要我拿着不可。我要回返的那天早晨,母亲怕我不拿她给我的钱,亲手将钱塞入我的口袋里。我在离家前,趁她不注意,将钱掏出来放在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待我回到自己家后,打了个电话给我母亲,告诉她:父母的心意我们晚辈领了,但她给的钱我不能拿,放在了XX地方让母亲去取。……

X书记,我写的这两件事,虽然只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侧面,但我想它足以说明这样一个事实: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不是变得不敬养老人了,而是做得比没修炼以前还要好。我们的师父是这样要求修炼者的:“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P205页)。只要是真修的大法弟子,就一定会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的,以慈善之心对待周围的人,对谁都好,他能对自己的老人不好吗?!他能不敬养自己的父母吗?!

诚然,在目前中国的现实中,人们确实看到许许多多大法弟子的父母经济拮据,精神痛苦,生活在晦暗的阴影里。表面上看这不幸好像是作为大法弟子的子女给老人们带来的,然而,导致他们痛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难道真是大法弟子自身做得不好、不敬养老人造成的吗?非也。就我个人而言,我作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修炼法轮大法后,兢兢业业工作,堂堂正正做人,没做任何违法违纪的事。就因为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讲假话,对江罗集团违宪迫害法轮大法的行为依法上访请愿,结果遭到非法罚款、抄家,多次被非法关押等种种迫害,直至目前还在流离失所……。虽然我敬养老人的态度依旧,然而,在此境况下,我能为他们提供生活保障吗?我能在老人跟前侍候他们吗?不仅不能,反过来他们还要为我担惊受怕、“哀叹垂泪”、“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而这一切不全都是江罗犯罪集团邪恶迫害所导致的吗?!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再把“不管家人”、“不养父母”的帽子反过来扣在受害者──大法弟子的头上,这种强盗逻辑不是荒谬绝伦、无耻透顶吗?

当然,X书记,你可能是不太了解我的实际情况,又受到了谎言的蒙骗才忠告我“要敬养老人”的。不管怎样,我希望此信能帮助你从另一角度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早日看透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尽快从谎言的蒙蔽中走出来,善待大法弟子,不再助纣为虐。如果你能站在正义的立场上,与主持正义的人们一起,为了与我一样的大法弟子及其父母家人不再遭受这无端的邪恶迫害,也为了与你一样受到谎言蒙蔽毒害的世人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共同制止江罗集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大陆大法弟子
2002年7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