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轮功学员亲手交给德国总统的信(译文) 【明慧网】

一位法轮功学员亲手交给德国总统的信(译文)

【明慧网2002年7月17日】尊敬的联邦总统先生:

我很高兴您能来为大学的校庆作演讲。如能允许我以本校的学生和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向您叙述我的一些经历和想法,我将感到非常荣幸。

您一定已经听说过法轮功了。我来自中国,两年前到蒂宾根大学学习国民经济。我在中国学过日耳曼文学,曾经在一所外国语学院当过助教。在那儿我们有一个自愿组建的法轮功炼功点,和其它高校一样,是由学生和工作人员组成。我们早上工作前在校园里炼功,并在日常生活中以“真、善、忍”来指导我们的生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毫无理由的镇压下,我们失去了这个自由。有好几个星期,我都被迫住在系党支部书记的办公室里。书记还让我阅读报纸上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写悔过书和上交法轮功的书籍。

二零零零年,自从我来德国读书后,才重新找到了安宁。后来我听说我的一位副教授同事因修炼法轮功被送进了劳教所。紧接着传来另一位教员在校园里被绑架的消息,那之后我就再也没得到他的消息。学校里修炼法轮功的学生也没被放过:一个女生三次被拘捕;一个男生因去北京上访而没有得到毕业证;另一个女学生因为将于次日被送往那个把十八位女大法弟子脱光衣服后扔进男牢房的马三家劳教所而从三楼牢房的窗外跳下逃走,结果严重摔伤……

比起在中国的同修,在民主的德国生活的我幸运多了。我可以在家里或是在公园炼功,而不会有什么危险。在大学的体育系,我们有公开的法轮功教功班。我们可以在德国或者其它西方国家召开记者招待会、举办信息日、烛光守夜,或为了中国大法弟子的人权举行其它的活动。在一次征集签名的活动中,在我所问的人当中,有大约百分之九十的人为反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签名。令我感动的是,许多人不仅表达了他们的同情心和正义感,还给予我衷心的鼓励和祝福。

不过遗憾的是,这一好印象在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德国期间被蒙上了阴影。一天晚上,当我与两个炼功的朋友在街边等待时,一辆汽车突然驶到人行道上,停在我们的前面。两个秘密警察以一种非常粗暴的方式拿走了我们的背包进行搜查……

也许如您所知,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例如不希望公民在街上穿黄色的衣服,亚洲面孔的人被禁止住在江泽民先生下榻的阿德龙旅馆。在戈斯拉,一位二十四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因为佩带一枚法轮功徽章而被关在地下又小又阴森的牢房里十小时。直到江泽民离开,她才被释放。当她被关在地下室时,不禁回想起在北京的类似经历(因为上访,她被两次拘捕),当时她迷茫了,不知自己是在德国还是在中国。

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一切竟然这样发生了。当我把柏林发生的事告诉蒂宾根的一个朋友时,他说:“作为一个德国公民,我感到羞愧。在希特勒曾虐杀了几百万人的国家,现在却把一个迫害上亿和平民众的中国人当作贵宾来接待,把他从受害人的抗议面前保护起来。”

您也许看过《辛德勒的名单》这部影片吧,就是那部让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眼泪的电影。我相信,那些表现自己的善心和正义感,救人于危难之中的人,将得到他人的感激与认可。

所以我希望您作为“有德之国”的国家代表 ─ 这是中文“德国”一词的涵义 ─ 支持真善忍的理念。这将会给您、德国和德国人民带来和平与幸福的未来!

致以崇高的敬意

一名德国法轮功学员(姓名略)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日



附:我向德国总统递交信函的经历


中间:德国总统;右边:蒂宾根大学校长;左边:蒂宾根市市长

2002年7月7日,德国总统应邀来我校为校庆525周年和巴登符腾堡州建州50周年作庆祝演讲。在此之前,我给他写了一封信,叙述了我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在中国和德国的一些经历和想法。并附上了大法音乐和真相光碟等洪法资料。以上的照片就是在演讲前,我在演讲厅外向总统递信的情形。当时我什么也没想,就直接走上前去说:“总统先生,请允许我向您递交我的信。”他接过信,连说了几声 “谢谢”。

许多重要人物都出席了这次活动,包括陪同总统先生的几位部长,一些城市的市长,还有一些大学的校长和教授等。演讲结束后,我和另一位中国同修一起给了他们很多真相报纸、光碟和录像带。绝大多数人都很乐意接受。有的人还停下来与我们交谈,有的人问他们怎样才能帮助我们。看到这么多平时很难见到的人能得到大法真相资料,我们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其实,我感觉这次机会是久远年代以前就安排好了的,就是应该这样的。我们只不过是在人这儿动一动而已。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写的:“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