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内戏外

【明慧网2002年7月21日】前天打坐时忽然隐约有唱戏的感觉,一台戏,这么摆下来,象人写书一样,什么时候这个主角要走什么路,什么时候会有病业,什么时候会为什么事焦虑,什么时候这个事情做不成,什么时候会做成,什么时候会得到了结。主角就是自己,自己看着自己入戏,喜怒哀乐不由己。

法在面前摆开了,跟我说,醒来,戏唱完了。总还是半梦半醒的。

昨天摆弄一个要打印的贺卡,大家要用来插在花篮里送人的,却怎么也摆弄不好,总是打不到设计所要的位置上。赶着要用,那怎么办呢?可是奇怪并不着急,好象是因为前一天打坐时感到是演戏,那不过是戏,有什么好急的,法在我心里,定定的,肯定会有一个结果的。

接下来正点发正念,脑子一空下来,就形成了一个想法,发完正念挺高兴,心想果然有结果了,马上去试。但试来试去打印机却不好好工作,总也打不出来,摆弄来摆弄去,真的有点急了。刚一急,就想起来,怎么又在唱戏了?这喜怒哀乐真是不由我呀。然后心就定下来了,看着打印机,想,不应该呀,我在戏外,我从法中而生,没有生命能安排我的命运。我要直接把这个贺卡打出来,为什么不能做到?

边想边按下打印机的关机键,想重新开关一下看能不能排除故障。奇怪的是这个打印机不关,显示小窗口上却显示出等待打印的正常状态了。我心里感觉到什么,马上放纸,打印,哈哈,工作了,一切正常。之后免不了好奇心,有意把这台打印机开开关关几次,每次按关机键它就真的关了,再没有刚才的情况出现。

到这时,前一天的“悟“才算真正成形了。一个完整的过程,又冲破一道关。

我从法中而生,除了师父,没有生命能安排我的生命过程。旧势力为了执著于它们想通过正法为自己“挣得”的一切,安排了这么多的生命来唱戏,包括我。一步步这么下来,全是戏中的安排。现在我应该彻底否定它,可是因为入戏太深,以至常常走了人的思维,醒不过来。当我在戏外看生命,戏外看自己,戏外看正法中发生的事,我坐在戏外发正念,我才感到正念穿越所有安排,所有过程,直接无阻碍地打击到邪恶,没有这个事那个事的表象,就是一个念头,我在法上,我要发正念,不允许迫害法的邪恶肆虐。虽然有时脑子不太空,但却感到了同化了法的那一面那么宁定的力量,感到修好的那一面的纯净,完全符合法的纯净,就象我经常背《道法》的经文时问自己“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现在真的感到了本性的一面正法的力量,真的不允许任何邪恶旧势力用任何借口利用人皮迫害我们。

可是,要保持清醒地在戏外,于我还是一个没有完成的过程,但这一个“悟”就象一扇门,打开了,前面就有新的路了。

这两天的感觉非常轻松,好象脱了戏的束缚的轻松,好象站在高处看戏的轻松。现在每当焦虑时、激动时、着急时、动心时,我就问自己:“怎么又入戏而忘本了?”

通过这次也悟到,聪明才智与人的能力相连,也不过是戏文的安排罢了,真正的才智,虽然只是人这一层这点微不足道的“才智”,也是从法而生,来自于法的。由此感觉到自己以前一些自高自傲的念头,原来并没有消掉,只是强压下去了,现在希望我能够逐步地消去它们了,想来消去后那种生命的自在与平和,还不是我现在驳杂不纯的思想能够想象的。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