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容子在中国惨遭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2002年7月21日】日本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罗容)2002年5月24日因发放真相资料被北京海淀分局非法扣留,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不屈服于恶警的打骂威胁,坚持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拒绝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和命令。一天在被押着上厕所时,她将头撞向了暖气片上的一个铁尖上,头被撞破了一个深深的大口子,血流如注,而后她头上缠着绷带被送进了北京市公安医院。在公安医院这个人间地狱中,她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非人迫害

公安医院阴森的地下室是关押犯人的病区,现在却秘密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深深的地下室阴暗潮湿,见不到一丝阳光,鼓风机嗡嗡地响着发出非常大的噪音。公安医院的恶警非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没有一点人性。

罗容一直坚持绝食绝水,血压高达220,头上又是伤口,但恶警们拒不放人,还将她双手双脚用手铐、脚镣紧紧铐在床上,双手一上一下紧紧地铐着,手被铐出深深的沟痕,双脚被分开紧紧铐在床两边,脚也被铁链磨破了皮。由于被铐得太紧,她一点也动弹不得,身体象被撕裂开一样痛苦难忍,她经常疼得昏睡过去。由于身体被手铐脚镣撕扯得太厉害,使她的身下无法塞进便盆,被褥上又是尿,又是血(例假血和扎针流出的血),还有灌食流出的玉米面粥,她衣服上也是,浑身粘乎乎,湿漉漉的。她经常是全身汗水湿透,头发也粘在脸上,身上散发出难闻的味道。她要求恶警松一松手铐脚镣以放进便盆,被恶警拒绝,却被凶恶的医生护士插上了尿管,使她小腹疼痛难忍。尽管罗容大声抗议,恶徒们也没有停止它们的害人行径。她被插着鼻管强行灌食,还忍受着尿管的痛苦,手、手臂和脚也被针扎肿了。凶残的女护士还用手掐她的肚子和大腿。一个恶毒的医生用手使劲扯动本已铐得非常紧的脚镣,疼得罗容大叫。

她一到公安医院就不屈服于恶警的迫害,不让带手铐脚镣,每次都努力拔掉针头和鼻管,每次都被恶警和医生喝骂,有时打一次点滴要被扎上好几针,几个护士和医生使劲地按着她,面对恶徒们的残酷迫害,她仍然慈悲地正告掐她的护士说:“如果你觉得掐我能使你心里好受你可以掐,但我要告诉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罗容用铐着的手十分吃力地扯开输液管(有时用脚),经常是几瓶液体都流淌在地上,尽管护士们发现后又叫又骂又打,她都没有退缩,她说“每拔一次针头和鼻管都是对旧势力安排的一次否定,是对邪恶旧势力的一次打击。”有一次罗容拔掉针头,所有输的液体都流到了地上,她觉得头晕得厉害,脸也烧得通红,她痛苦得讲不出话来。过了半天她突然悟到了,这是旧势力强加给她的,想让她接受不输液她就会难受的观念。她头脑一下就清亮了,不再难受了。她就这样在这人间地狱中坚持着正信、正念,破除着旧势力的安排。她梦到了自己光着脚在雨中走,她悟出,这是师父点化她,她脱了“邪”。

后来,海淀分局的恶警到公安医院欺骗罗容,说要遣送她回日本,并说要从哈尔滨出境,让她配合说出来在中国的情况,罗容就说了来京的前后过程,恶警给她做了笔录,结果上当,被非法判劳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