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真善忍的光芒照亮每一个人的心──大法弟子给公司领导的信 【明慧网】

愿真善忍的光芒照亮每一个人的心──大法弟子给公司领导的信

【明慧网2002年7月23日】

尊敬的××,您好:

我是×××,曾在您的公司里工作过,不知您可否记得。时常回想起在××工作的那段时光,朝气蓬勃的同事们,令人赏心悦目的产品,充实、忙碌的工作,宁静、整洁的海边城市……一切都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就如同我记忆中曾经滑过的一个美丽的音符。佛家是讲缘份的,我想我能在××工作,也是缘分,因着这缘分,所以今天冒昧地提起笔想跟您说一说我离开公司后历经波折的经历,以及我对人生的一些感悟。谢谢您能在百忙之中耐心地看完此信,相信定会有所收获。

时光真是转瞬即逝,蓦然回首,三年已过,竟恍如一瞬间。99年10月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年底离开公司后,一直在家,因当时一下子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舆论揭批和各方面的压力,一时间真的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我起初感到疑惑,难道真的象媒介上宣传的这样吗?我觉得不是,但是各方面向我施加的巨大压力,亲人的、朋友的、家庭的、社会的,使我很痛苦,我觉得我需要好好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来选择我的路,所以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一方面准备考试,一方面开始用我本性的一面理智的思考,我觉得我的生命在如此的大是大非面前需要好好的判断和有所选择,到底什么才是我所应该追寻的。

我在想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从小我就在思考着人生的意义,人为什么会来在世上?难道就是这样拼命的读书,然后争取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再然后百年入土后便化作尘埃吗?生命的意义难道就是这样的狭隘和短暂吗?我迷惑和彷徨,然而却得不到解答,于是我最后自己得出结论:人活着就要出人头地!于是我拼命地读书,拼命地去“锻炼”自己,我成为老师和家长眼中“上进”的学生和小孩,然而我却发现我活得越来越痛苦,越来越迷惘,越来越患得患失,我变得越来越不安、紧张和焦虑,我的心变得越来越狭小和自私,我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人也越来越容易感冒和发烧,在这个紧张、快速和充满物欲的社会里我感觉我好像越来越迷失了我自己……难道我错了吗?我开始翻阅古今中外的哲学书,和佛道的经典,然而面对着浩瀚如海的书籍,我却仍然找不到答案。就在这时,我看到了《转法轮》,我豁然间就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明白了以前困扰我的种种问题,正如李老师在书中写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这个人一想要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

我自修炼以后,以往的那种焦虑和紧张全没有了,心胸越来越开阔,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书越读越轻松,感冒和发烧也没有了,和周围的同事、朋友相处的也越来越融洽,切切实实地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真正地做到了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更重要的是我真正明了了生命的意义,人到底是为什么活着!我感到我的生命从未象我修炼后变得那样的踏实,心中充满了宁静的喜悦。修炼,这真是让一个生命欢呼雀跃的美好的事!

至此,我心已明了、坚定,修炼返本归真,这才是生命最终的意义啊!我觉得任何外在的压力都改变不了我的心,我修炼法轮功后的亲身经历和体悟,就是对那些污蔑宣传的最好的驳斥!

“其实经过了各种各样政治运动的人们会有很强的分析能力,过去他们有过信仰,有过失落,有过盲目崇拜,也有过经验教训,特别是在文革中受到过难忘的心灵触及,这样的人们叫其随便就相信什么这可能吗?是真理还是搞政治的人所炒熟的所谓迷信,今天的人们是最能明辨清楚的。”(《再论迷信》)

后来我于2000年夏天接到了海外一所大学经济学院的入学通知书,并取得了全院最高的奖学金,攻读经济管理硕士。那是一个美丽、整洁、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国家,人民安居乐业,虽然学业非常繁重,但是在那里的生活很开心,因为我又可以在蓝蓝的天空和绿绿的草坪上和功友们一起自由的炼功了,再也不用担心会因此而被遭拘捕了。海外的生活更是让我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盛况,这一祥和的功法在海外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迅速洪传,这恐怕也是迫害者始料不及的吧。虽然人们一开始听到的都是从中国官方报导转载过来的对法轮功的污蔑之词,但是当人们亲眼目睹了法轮功的祥和及法轮大法修炼者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善良、慈悲、理智和大忍,无数善良的人们被深深地打动和吸引,谎言不攻自破!其实早在师父92年刚刚开始出来传法的时候,就说过:将来世界上会有很多人来学这个法,世界上人人都会知道法轮功。其实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特别是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在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一些先知者,预言家都有所预言。想想,在短短十年时间内,法轮功迅速传遍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取得众多褒奖,超越一切种族、肤色、年龄、文化、国家的界限,所到之处如一股清流,净化人的心灵,提升人的道德,这决非人力所能为!然而在海外,每每看到从大陆出去的民众,向他们提及法轮功时的神态,心里便不觉感到心疼,那是在从世界其他任何地区来的人们脸上都找不到的表情:害怕、冷漠和麻木。我感到深深的悲哀!我在想中国人民啊,确实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挫折,经历了太多的运动和斗争,面对再一次的全民洗脑和残酷镇压,人们真的麻木了,但是,诚如孔夫子曾说过的:“人之初,性本善”,当我一遍又一遍地友好耐心地告诉从国内那样一个封闭的环境中来的人们,在那表面虚假的“繁华”和平静之下掩盖着怎样的浩劫和悲哀,人们整天听到、看到的都是怎样赤裸而又肤浅的谎言,镇压者怎样的残暴和修炼者在如此不公对待下所展现出来的怎样的善良和大忍,我真的从人们眼中读到了越来越多的真诚和理解,从那麻木表情的背后看到了越来越多那曾渐渐逝去的善良。是啊,真善忍,这是生命赖以生存的根本啊!谁能离开他呢?如果一个生命连真善忍都要背离,都要打压,都要反对,那不等于是鱼儿要离开水,人要离开空气一样吗?其实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以我作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请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生命会因为这一念而拥有美好的未来,真的。”

但不管怎样,我都很留恋国内,虽然我当时在海外,可我觉得我的心好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国内一样,后来我于2000年底放寒假期间,回到了国内,想把真相和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盛况告诉更多的中国人,然而我却没有料想到的是,我竟会从此一去不复返。在××地,因为我们告诉当地人们有关法轮功的事情,而再次被非法抓捕。当我质问提审我的公安,我到底为什么被抓捕,他们说我扰乱了社会治安,可是这种说法实在是非常可笑、愚蠢和站不住脚的,什么行为才能被称为扰乱社会治安呢?我想只有当一个人的行为对公众构成了危害才能被称得上这项罪名,而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告诉人们要做一个好人,那这能算得上是扰乱社会治安吗?相反,当我炼法轮功的亲戚半夜两点钟,被土匪般的警察从被窝里非法抓进劳教所,从此受尽折磨,却不能被告知任何理由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当我那些正是风华正茂、年轻有为、本可以为国家贡献一己之材的好友,他们有的是博士生,有的是研究生,有的还是在校的学生,有的有着很好的工作和薪水,然而却一个个都因坚持他们的信仰,坚持讲真话,或被劳教、或被判刑、或被迫流离失所、或遭受种种折磨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当我的父母因为我这个他们唯一疼爱的女儿要坚持修炼而随时会面临牢狱之灾、前途尽失的结果,他们便每日以泪洗面、寝食不安、饱受家破人亡的煎熬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当成千上亿的修炼者因为坚持信仰而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或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甚至被残酷折磨致残致死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而当这成万上亿的修炼者的家属,亲朋好友,单位,社区,当地政府,都要受到株连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由此,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中国没有法律,而所谓的法律只是当权者手中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每次他们非法提审我时,我都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我没有罪,我活得光明磊落,我所做的一切行为都是对国家负责的,对人民负责的,他们无话可说;他们威胁我说要判我五年、七年,让我为自己的前途、亲人想一想,我只是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他们沉默;当他们让我好好学习一下马克思共产主义哲学时,我告诉他们我大学时马克思哲学考第一,他们哑口无言……渐渐地,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同情、敬佩和无奈,其实我后来听我的家人告诉我,当时公安里面的一把手曾对我的家人说:“我们实在不忍判这个孩子啊,我这一笔下去就等于毁了这个孩子的前程啊!” 其实人都有善良的本性,在是非、善恶面前,人都会有所判断,有所思考,有所选择,更何况这是万古都没有过的高德大法啊,否则,怎么会在近三年如此残酷的镇压和谎言面前,还有那么多的人要坚持他呢?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要来修炼他、支持他呢?

“为什么在中国和全世界有这么多人在学?中国一地就有将近一亿人在学,有许多人是科学家,高级知识分子,社会学家,思想学家,搞哲学研究的,甚至于高级干部;在国外,有那么多博士、硕士、研究生、教授在学,他们思想都不聪明吗?特别是在中国的那个社会,人们经历的太多了,信仰过思想,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也崇拜过,教训非常深刻了。他们什么都经历了,这样的人你让他盲目地相信一个什么东西可能吗?!那么为什么他们能够学法,他们为什么那么坚定,这本身不说明问题吗?因为我叫大家在做好人,我叫大家要做一个更好的人、超常的人、健康的人、更高尚的人,直至能够使你圆满的人。这不是我李洪志三言两语就能够使人象没理智了一样跟随我。大家都知道大法是松散管理的,你学你就学,你不学你就随便哪儿来哪儿去,我都不管,没有任何约束,没有任何组织形式,也不管你要一分钱。为什么大家都聚在这里,甚至于赶都赶不走了?他们没有思想吗?没有理智吗?那么有的人为什么不能放下心,真正地看一看这本书呢?看看李洪志在干什么?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在学这本书?看后你可能会明白我在干什么。”(1999年5月《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在近三个月的非法关押后我被转回了本地的公安,期间,我找机会跑了出来,从此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跑出来会面临着怎样的待遇:如果我继续坚持我的信仰,我就会被非法劳教或判刑,被强迫洗脑,被强迫和“国家”(我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只有广大的民众才能真正代表国家,而那几个少数掌握权力的人,它们不能代表国家,它们只会把我们这个国家推向灾难无比的深渊!)保持一致,被强迫出卖我的灵魂,并受到非人的待遇,酷刑的折磨。不要以为我是危言耸听,我们这里的功友因坚持不放弃信仰而被残害致死的就已经有五人了,这都是发生在身边的、活生生的、无法抹煞的事实!而且据海外人权机构调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详细核实的已有43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在全中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时有发生;据2001年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关押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高达1600人。另外,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在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流离失所的同时,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牵连和洗脑。我想这些数字一定会令每一个以为生活在和平与繁华中的人们感到震惊吧,然而三年了……在这看似“和平”的外表下,掩盖着多少血泪交织,死生契阔,苦难离合? 在这让人沉醉的表面的“繁华” 之中,又酝酿着多少的不为人知的悲凉?人类最基本的美德正经历空前的浩劫。或许您还是会觉得这场迫害距离您的现实生活是那样的遥远,其实不是这样的,在这场对人类美德与良知的镇压与扼杀中,每个人都要在其中有所选择,每个人都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每个人也因此而摆放着自己的位置,正如师父曾在1999年7月13日写的一篇经文《再论迷信》里说的:

“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

其实每个人都在其中啊!每个中国人,也都因这场灾难,而已经在付出代价了,不是吗?看看吧,中国近三年来,南涝北旱,六月飞雪,冰雹暴雨,蝗虫四起,沙尘袭击,各种怪异的天象频频出现,这不断的天灾人祸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另外一方面,政府巨额的财政赤字,堆积如山的银行坏帐,黑箱操作充斥的股票市场,上自总书记开始横行遍地的贪官污吏,国企改革的失败,不断爆发的大规模下岗工人抗议,……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所谓的“自然”现象吗?其实中国古代的圣者贤人都讲天人感应,天象的变化会带动人世的变更。其实这些都是上天对人的警告,不能在继续作恶了。要按照修炼人的观点来看,当一个国家或地区出现异常的天灾人祸的时候,实际上都是神对人的警告,也是给做了很多坏事的人一个还业的机会。

“告诉大家,中国大陆上所有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大法坚不可摧》)

其实这场对人类最古老、最美好的人性和真理的迫害,与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啊!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要在其中有所选择。它关系着你和我,关系着世界上每一个善良的人民。因为真善忍是一切生命赖以生存的根本啊!对他的镇压,就是妄图对每一个善良生命的摧残和毁灭,而对他的维护将会给生命带来无限美好的未来。我想这也正是为什么我给您写此信的原因。随信所附是一些真相材料和有关经济方面的参考资料,希望您能仔细阅读,愿您能分清正邪,明辨善恶,扶持正义,愿真善忍的光芒能照亮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和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愿您和您的亲人们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此致

敬礼
××× 敬上
2002年7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