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抚顺市大法弟子1999年720护法记实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每当想起三年前的这一幕,我都非常想把这一切写下来,记载这段悲壮、伟大的历史……

* * * * *

1999年7月19-20日,抚顺市出动大批警察,开始非法抓捕大法辅导站站长和辅导员。他们不出示任何手续,野蛮地暴力绑架。

7月20日下午,很多学员得知站长和辅导员被抓捕,他们自发地陆续去市政府上访,和平地要求释放无辜被抓的辅导员。随着学员越来越多,他们就自觉地排列整齐,静静地站在市政府大门旁边,没有阻碍任何交通出入。市政府没人出来接待学员。很快大批警察赶来,把附近地区戒严。不久,又开来数辆军用卡车,车上满载荷枪实弹、头戴钢盔的士兵。在场学员男女老幼都有,没有任何过激行为,而且手无寸铁。面对这些和平的大法学员,市政府竟然动用武装部队,多么凶狠和可笑!其后,又有几辆大公交车开来。这时已是傍晚。过了一会,警察开始行动,首先把学员包围,命令学员解散,否则要强行拖上车。学员觉得当天解决不了问题,多数就解散走了。有些坚持不走的学员被拖上车,送到派出所登记后放回。

7月21日上午,学员们再次来到市政府,依然和平理性地要求释放被抓的辅导员。更多的学员得到消息赶来,这一天人数更多。市政府拒不接待学员,又故伎重演,调来大批警察和武装士兵、武警,威胁学员解散,否则就武力带走。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学员们坚决不走。政府命令武警强行抓人。很多学员被暴力抓起来,关进车里。押送学员的车要开走时,一个学员勇敢地冲到马路中央,迎面拦住押送学员的车,大喊:不许走!不准抓人!紧接着,又有一些学员奔过来,拦住押送学员的车。

短暂的僵持后,大批武警开始疯狂施暴:他们野蛮地把坐在路中间的学员揪起来,摔出去,有的被摔在地上,有的被摔在人群中,有的被摔砸在后面学员身上,一时间人压人,人砸人,场面非常混乱。在武警的暴力开路下,押送学员的车缓缓往外开……学员们被摔出去后,又返回来拦车,他们不允许无辜的大法学员被抓。

7月21日下午开始,大批学员开始自发、陆续地去省政府、省委、首都北京的国家信访局和平上访;

7月21日晚上,抚顺市出动大批警察,几乎封锁了出城的所有交通工具,特别是去省城沈阳的客车和去北京的列车;同时在各个车站、路口拦截、绑架大法学员;当晚,各个街道、派出所几乎都关满被劫持的大法学员,有的学校也被用于关押学员;

7月21日深夜,许多学员突破警察的重重封锁,义无反顾地踏上上访护法之路,有的不顾泥水,摸黑步行40多公里,穿越庄稼地、水稻田、河沟,到沈阳上访或转乘进北京的火车。

7月22日,抚顺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武占瑞,因坚决不配合邪恶,被警察残酷迫害致死;

7月22日开始,一批又一批去省委和北京上访的学员被警察抓捕,送回抚顺关押。有的是半路被拦截下来的,有的是在沈阳、北京信访地被捕,遣送回来的。在沈阳的辽宁省省委,邪恶的警察大打出手,当时许多学员被打伤、衣服撕裂……在北京,由于上访学员太多,北京竟然开出专用列车,由警察押送,往各地遣送学员。

7月22日-23日,辅导站站长武占瑞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坚强不屈和巨大付出震慑了邪恶,警察随即释放了大批学员,包括7月20日被非法抓捕的辅导站负责人、辅导员。……

这就是邪恶迫害开始后,抚顺大法弟子舍身护法的一幕。

大法弟子舍生忘死的付出,为的是维护大法,为的是挽救世人,没有为私的任何目的,三年的正法历史见证了这一切,不久的将来世人会明白这一切!

* * * * *

【后记】三年以来,抚顺地区被迫害致死的学员,明慧网报导的有:武占瑞、钟云秀、唐铁荣、梁淑云、邹桂荣……

被迫害致残、重伤、精神失常的有袁鹏、姚颂东、黄克(钟云秀的丈夫)……。

而事实上,抚顺地区绝大部份弟子都被非法关押、拘留过,很多人被长期非法拘留、殴打、折磨,以至劳动教养、判刑,听说有的弟子被非法判10年以上的重刑,迫害程度非常严重。目前还有许多迫害真相迫切地需要揭露。

(1)建议抚顺大法弟子集中整理一下被非法判刑、教养的弟子名单,包括他们的姓名、年龄、被非法判刑时间、判多少年、哪个机构判的、他们曾遭受哪些迫害、参与迫害的人员姓名、电话、家庭住址等详细资料,这样人们会了解事实,国际组织便于调查、也有利于海外弟子向有关人员讲清真相,甚至从法律上提出诉讼。

大家看到明慧网上经常报导其他省份、地区被迫害、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以及施暴机构、人员名单,抚顺弟子应该借鉴一下。

(2)尽量具体地记录恶警或施暴人员的具体行为,施暴人员的特征、身份资料。

建议抚顺大法弟子给予充份重视,在搜集、整理和撰写迫害材料时,注意以上方面,深入地揭露邪恶的迫害真相,让世人了解事实,也便于国际组织和海外弟子给予援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4/回顾-抚顺市大法弟子1999年720护法记实-33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