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海外弟子海关受挫一事的思考


【明慧网2002年7月24日】从德国开始,旧势力安排了邪恶之首短期内的频繁出访,我们利用这些机会高密度的发正念,清除从另外空间支撑邪恶之首的低灵生命,海外弟子更是积极地争取近距离发正念。但是邪恶的旧势力在此过程中给我们制造了许多障碍,千方百计阻挠破坏以达到对我们的所谓考验,于是出现了这些国家的警察甚至政府部门顺从邪恶迫害我们弟子的情况。每个国家都有,轻重不一。最严重的是在冰岛和香港,冰岛海关阻止我们法轮功学员入境并短期关押已入境的学员,甚至在香港出现公然违背国际准则,众目睽睽之下对我们大法弟子关押、搜身、审问、暴力遣返的丑行。

事情发生后很多弟子进行了反思,我和身边的中国国内弟子也多次讨论。现在我谈谈自己的一点粗浅认识以供大家从法理上探讨时参考。

当我看到咱们弟子们在香港的遭遇时,让我想起当时7.20在北京的情景。

99年7.20,我和炼功点的几个同修立刻到了北京,开始我们以为还可以象4.25那样大家集体上访,然后通过对话解决问题。所以到了北京后就在天安门等着人多一起做,可是当时已经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这种从众的常人观念成为一种阻碍,没有那种即使我一个人也要严格做到的勇气,所以错失很多机会。当时我们能看出来广场上有很多同修,但因为大家都在等,所以一直都没动。后来听说很多学员在西四,我们就赶过去和大家站在一起,就像4.25那样,北京学员主动维持秩序。后来就来了一车车的武警,然后就开来很多大客车。当警察动手时,有的学员坚决不上车就被拖上去了,但当时大多数学员是自己主动上的车,警察一说就上去了,我们这一车也是这样。我们那时还不明白不配合邪恶的法理,对于什么是真正的慈悲理解不够,所以就觉得好像应该配合一下,不然万一冲突起来不就破坏法了吗。其实就是对法的理解不深,纵容了邪恶。再一个就是看到大家都上了,也就跟着上了。

等我们上了车,大家在车上背法、交流,有学员提出来我们不该这么主动上车,我们几个也觉得是这样。结果在把我们往体育场送的路上车抛锚了,天很热,大家要求看我们的武警让我们下车吹吹风,武警就同意了。一下车,有的学员马上就回头往来路走了,有的学员就认为这样做好像是对不起武警一样,觉得走的同修不对。我们几个开始也是下车等着,当看到有同修走了,一下被提醒了。当时悟到,这是因为我们后悔自己主动上车,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一次机会,于是我们也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回到天安门已是傍晚了,我们就想在广场上睡一晚,一个学员看到不远处有认识的同修,就跑过去,结果发现他们已经被特务扣住了,一起被抓走了。后来广场晚上清场,我们就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们回到广场时,又见到了昨晚被抓的几个同修。原来他们在派出所里悟到自己不该在这种地方呆,不能顺从,就从警察眼皮底下走出来了。我们简短的交流一下,大家达成共识,每天广场上都有很多学员,但很多都在等,结果咱们学员被三三两两的抓,而这时其他学员不能马上站出来,结果被各个击破,所以我们不能再等了,没有人站出来,那我们就先站出来。而且我们决不主动上车,被警察拖上去是另一回事,那不是我们自己要上去的。

然后我们7、8个人就在广场中心坐成一圈开始背《论语》。便衣早就注意我们了,这时就围上来几个,说:“大法弟子们,跟我走吧”。他还以为能象先前那样我们乖乖听话呢。我们没人理他,他自讨了个没趣,气焰一下就矮下去了。就试探性的来往起拽我,因为当时只有我一个男的。他把我拽起来,其他几个女学员就对我说:“坐下,别理他。”我甩开便衣的手坐下。这几个便衣一看今天碰到硬的了,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用步话机招呼同伙。这时我们周围已经围上来一圈人,有游客也有咱们学员,不断有学员走过来坐下一起背,学员越来越多,围观的也越来越多。便衣张着嗓子对那些围观的人嚷,轰他们走,但他自己心里的慌张太明显,所以那些人也不怕,也不听。很快广场上咱们的学员都聚过来,广场上的警察也都聚过来。这时我们坐着显得不是很整齐,一个女学员就喊“大家站起来背”,我们就都站起来站成一排排整齐的队伍,面向天安门城楼大声的一遍遍背。我在第一排看不到身后有多少人,但明显的感到大家整体的声音越来越壮大。事后据审我的警察讲当时一下子就聚了二、三百人。警察把游客赶出广场,武警把整个广场戒严了,把游客都挡在外面,但还是有咱们的学员冲进封锁线跑过来。

警察把我们围在中间,不停的用步话机叫车,后来开来一辆小公共汽车,气的警察直骂,又叫大车。几个小头目围着我们团团转。这时那个女学员喊“大家把手拉起来”,我们一起拉起手。自始至终警察不敢正眼看我们,当我的目光盯向他们的眼睛,他们赶忙躲开。后来开来两辆加长的大客车,我们知道警察要动手了。警察往上凑,女学员又喊“大家坐下”,我们就紧紧坐在一起彼此挽起手臂。

警察跟一群疯狗一样冲上来,连踢带打,使劲往外拽,大家就是不松手,我好几次都被拽起来,后面的学员抱着我的腰又把我拉回来。恶警们累得够呛,折腾老半天也没拽出一个去。后来这群疯狗发了狠,使劲打我们,拽着女学员的头发打耳光。渐渐的我们支撑不住,我是第一个被扔上车的,后面的学员也一个个的被扔上来。我就站在窗口向底下的学员挥挥手,想不一定什么时候再见面。这时他们几个学员在下面喊我,“别在车上呆,下来。”我一下醒过神来,纵身从车窗跳出来,又跑回原来地方坐下。警察看到这些都气疯了,扑上来几个就打,都打出血来。当时虽然知道被打得很厉害,却没感觉,都是师父承受了。后来我们还是被扔上车了。

后面一部分学员后来就不再坚持,自己上了车。我后来想,大家要是坚持到最后一个人就好了。如果每一批学员都这样,从上到下的邪恶之徒都遇到强大的阻力,那么它们就不会这么猖獗。

我讲这段往事是因为看到在香港学员们遇到的问题和我们当时有些类似,想和大家交流一下:

1、我们是一个整体,当看到其他学员被迫害时,我们应当站出来形成整体的力量。不要让邪恶钻空子各个击破。我感觉在香港学员们就是被钻了这个空子,被一个个装上口袋抬上飞机。

2、对无理要求的不配合不是不善,而是慈悲。

师父早就明示给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我们很清楚的能意识到在冰岛、在香港警察当时的所作所为是被邪恶所控制在做破坏大法的事,那我们就不能象对待常人的什么事情那样对待,要清醒的认识到,对邪恶迫害的配合实际上是把这些人推向万劫不复的危险境地。可能有学员考虑到迁就一下警察可能会有个融洽的氛围,便于向这些警察讲真相,但是如果我们能再站得高一点看这个问题,可能就不是这样想了。一是这样做等于先让警察犯罪,而能否让他明白过来还是另外一个问题;二是我们让这些警察顺利执行错误指令,这个政府的错误行为得以实施,后果是严重的。因为他们的政府是民选的,代表着全国全地区的百姓,这样的对大法的犯罪实际上把一国一地区人的命运推向危险之中。所以我们的立场要坚决明确,就是一点也不能配合,不管是什么借口,什么形式。

当看到在冰岛警察要求学员签保证书,我们想邪恶也真的歹毒。它利用海外学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钻学员的空子。可能换了大陆的学员,肯定是不会签字的,因为这种事情经历的太多了,每次签保证书都是找出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我记得早期是要保证“不上访、不串连、不聚会、不宣传”什么的,后来就得寸进尺要保证不炼了。其实不管什么形式的,都是向邪恶让步,会让它更加气焰嚣张,邪恶也就有了借口捣乱。在关、难一下上来时,仓促之间想不明白就会被邪恶钻空子。所以我理解在做一件事情时,不能只把眼光盯在具体的目标上,在整个过程中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我们证实法的机会,都会有我们要过的关,所以我们要时时提醒自己用大法来对照自己的行动。

3、人的情面要放下

我不知道海外学员是否有这种心理,就是大家平时都是温文尔雅的,有地位有身份的,而且长期生活在文明社会,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警察吆三喝四拖着走,好像太不体面了;或者有的警察苦苦劝说也不动粗,老是不答应好像不好意思;或者看到警察的错误举动要严辞制止张不开口;或者看到其他游客因为我们的原因而耽误班机或被遣返觉得好像欠他们情似的。我理解这些人的情面一定要彻底斩断,否则在关键时刻就会出问题。

我们当时在镇压初期也同样遇到这些问题,比如平时很文静的小姑娘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喊“我们没有罪、不许打好人”等等,只要心在法上,正念一出,这些也就不觉得了。

当然我不是说海外学员要对那些警察大声喊叫,因为每个地区民族的情况不同,人们的行为习惯不同,对一些举动的认可理解程度不同。我的意思是,不要搀杂人的情,用正念看待问题,用智慧处理,但我们的态度是坚决的。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态度平和但义正词严,凛然不可冒犯。如果大家都这样,我们的正念之场就能抑制、清理警察背后的邪恶,他们也不敢轻易放肆。

面对被邪恶操纵的人,我们既不能表现的软弱可欺,又不能表现得象拼命三郎,要把握好就要多学法,溶于法中就有正念有智慧。我们可以静下心来读一读师父评注文章《大法的威严》和师父的评语。我感觉有很多地方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说到这儿,我又联想到当时瑞士学员在香港请愿被警察暴力抓捕的事情,我个人理解,警察驱赶我们时就是不能走的,因为我们学员的做法符合香港的法律。后来出现的那些问题以致被警察诬告,除了越到最后剩下的邪恶越歇斯底里地支使这个空间的人干坏事之外,是否有这样的原因,就是在香港学员整体上对这个问题认识还没有整体达到应有的境界,所以邪恶就钻了空子。我理解,我们判断一件事的对错一定要站在正法的角度去衡量,我们的基点不是人这面的和和气气,而是维护大法。人这面的融洽氛围不是靠人的办法营造出来的,而是当我们站在法上时,真善忍的力量通过我们圆融表现出来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像冰岛事件中被扣押的弟子们最后圆融的解决了问题那样。

4、认清貌似正确实际破坏的思想干扰

记得曾经有篇另外空间的文章里提到,有些魔很狡猾,表面上伪装成帮着正法,其实是背地里干坏事。我自己体会,这是在另外空间的生命一面的表现,在我们这个人的空间表现出来就是我们自己思想中的一些貌似正确实际是破坏的念头。比如当我们面对警察的无理要求坚决不配合时,脑子中出现的“我是不是不够善啊”,“我是不是有损大法的形象啊”,“我会不会破坏法啊”等等。如果此时能用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对照,立刻就能分清。如果不能这样,可能就会被干扰而自己有些看不清楚了,就会出现对自己正念的动摇,就会被邪恶钻空子。记得一个学员在体会里提到,当时他们一直在酒店房间里发正念,警察就一直在外面不进来,而当他们停下来想“我是不是不善啊”,警察立刻冲进来,把他们拖出去,还动用了手铐。其实我们都能看到,这并不是真正的向内找,而是一种思想干扰。我理解,我们的向内找是对照师父的法来衡量自己的心,不是漫无目的和无原则的。当我们近距离面对邪恶时,我们要向内找自己的正念是否坚如磐石,是否出现对自己能力的不稳思想,是否自己做到了一点也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指使,是否自己搀杂了人的思想等等,而不是用人的理去衡量表面行为。

5、要有“无论以什么借口,都不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坚定意识

宇宙中任何一个生命都不配考验大法,都不配考验大法弟子。针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实质上是对大法的侮辱。这是我们决不能接受的。师父已经明示我们“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地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

师父安排我们的路是“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而不是进监狱、被酷刑折磨、进洗脑班以及其它形式的被迫害。从法理中我们知道,现在邪恶之所以还能得逞,是因为我们弟子还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好,邪恶还有可生存的空间。但这决不是说,邪恶的迫害就是顺理成章的,应该存在的,我们弟子有执著有漏就理所应当的该被迫害。恰恰相反是理所不应当的,是要被归正的变异。

以前当看到学员被残酷折磨没能做好时,心里就有对学员的埋怨,想“怎么搞的,没做好”,后来我发现这种想法怎么跟旧势力那么象,意识到这是旧宇宙变异的理在自己思想中的反映。我想师父是不会这么看学员的。我们应当看到的是旧势力毁灭众生的极端邪恶,坚定彻底清除它们的决心,而不是去埋怨我们学员。

我理解,我们一定要在思想中坚定这一念,“无论以什么借口,都不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师父告诉我们在很高层次上的神的意念本身就威力无比,如果我们整体上都有这种主动的强大的意念,在另外空间就会形成一个正的场,就能窒息邪恶、清除邪恶。如果我们自己有“你有执著旧势力就是要利用来迫害吗”这种消极的无可奈何的思想,其实是对它的接受,就把自己置于被动的地位,旧势力就会钻空子。

有一个学员,一次到也是大法弟子的亲属家,结果刚到就被警察堵在楼里了,可能这个学员还有放不下的亲情被钻了空子。当时没有别的出路,他马上就往楼下走,心里也是紧张,但他反复在心里想“不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在楼道里迎面碰到个便衣,那便衣没认出他还问他贵姓。他下了楼,大车小车密密麻麻几十个警察正洋洋得意呢,他就这样硬闯出来了。

其实在我们的修炼中,步步都体现出“一念之差”就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就像我们对待思想业力,只有我们一个劲的排斥,就是不要它,师父才能给我们清理掉,如果我们说那就在那儿吧、我也没能力去掉,那它就会长期存在,师父也不能给我们动。在当前阶段,我们自己认识到任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针对大法来的,是对大法的侮辱,思想中就是不接受旧势力的安排,就是不允许你迫害大法弟子,一指头也不许你碰,什么理由也不行,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主动的愿望,而且是正的,师父就会帮我们。如果我们认为“这也不是说不承认就不承认的,你有执著就是会被迫害吗”,我感觉是一种消极接受,等于你认可了迫害的发生,师父这时就很难管。

我个人理解,当前大陆有些被关押的弟子由于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对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法理认识不清,也是长期陷于魔难之中的原因之一。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认识,因为我没亲身经历海外学员当时的环境,所以很多情况不了解,只是把自己想到的一些讲出来,供大家参考吧,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