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共同结束已历时三年的对真善忍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7月24日】三年前7月20日凌晨,大陆警察在独裁者江泽民的密令下绑架了法轮功在各地的义务联系人,拉开了迫害法轮功的序幕。杀气腾腾的独裁者开动了所有的专政机器和宣传机器,对付一个以真善忍为准则的和平的群体。当时很多人惊呼:文化大革命又回来了!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的国人都以为法轮功很快会销声匿迹,但三年来的一幕幕一次又一次地给我们──所有中国人和世界各国关心此事的人,带来震惊和震撼。

我们被这场迫害的残忍和野蛮所震惊。到目前为止,已经至少有438人被迫害致死,其中的很多人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忍的虐杀。因为江泽民集团严密封锁消息,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这不仅仅是一个数字,而是千百个无辜生命的活生生的悲剧。受害者中有山东招远的42岁农妇赵金华,在乡里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在田间劳作时被警察抓走,只因为她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被警察拿胶皮棒猛抽,用手摇电话机过电,她死于连续一周的酷刑折磨。受害者中有北京工商大学(原北京商学院)经济学院30岁的教师赵昕,她只是因为在公园炼功被北京海淀分局公安人员绑架并殴打成颈椎粉碎性骨折,经历了6个月的极度痛苦后逝去。除了这些被夺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有数万人被劫持在各个劳教所,遭受着纳粹集中营一样的摧残。位于辽宁省的马三家劳教所在风雪天把法轮功学员衣服解开,铐在球架上,直到把人冻昏,满脸冻出成串的大泡;在漆黑的夜晚,把法轮功学员拖到厕所连续十几天的毒打,腿上的肉凹进去近一厘米深还流着脓水;位于北京的团河劳教所将黑龙江学员鲁长军殴打致脊椎断裂而瘫痪。将爱尔兰中国留学生赵明用六根几万伏电棍电击。将协和医科大学青年研究员林澄涛和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朱志亮摧残致精神失常……要知道马三家和团河劳教所曾被江泽民集团涂脂抹粉接受海外媒体采访。这样的劳教所还如此残暴,其它的劳教所就可想而知了。

我们被迫害者的下流无耻所震惊。哈尔滨火车站在上火车的必经之路放法轮功师父的像,踩过去方可上车,否则扣下盘问。哈尔滨的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规定前来探视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在谩骂法轮功后才能接见。北京天安门的警察强迫游客骂法轮功创始人以证明自己不是法轮功学员。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在街边桥下毒打、强奸贴真相标语的女性学员。长春市公安局一处以老虎凳、夹手指、吊打、冰冻等酷刑逼迫散发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说出传单的来源,恶警还用电棍电女性学员的乳房、阴部等隐私处。法轮功学员中很多是女性,她们在遭受警察暴力的同时,还常遭到性侵犯。

我们被文革式的批斗和构陷所震惊。三年前的夏天,所有的电视、报纸都开足马力对一个教人向善的信仰毫无顾忌的谩骂、诬陷,在之后的三年里,类似的批斗不时地出现在媒体上,越来越荒唐,越来越恶毒。外交部的发言人以炭疽病毒嫁祸法轮功,之后不得不承认此事纯属子虚乌有。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把杀人的疯子装扮成法轮功学员胡言乱语,焦点访谈成了焦点谎谈。江泽民集团还炮制了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惨案,煽动仇恨。喉舌媒体把各种可笑的政治帽子扣在法轮功头上,中国仿佛又回到文革的黑暗时代。

我们被大面积的洗脑和欺骗所震惊。江泽民集团在大陆各地设立了名为610办公室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恐怖组织,该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他们的一个主要活动就是在大陆非法举办了多如牛毛的洗脑班(美其名曰“学习班”或“法制教育学校”),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剥夺他们的睡眠,强迫他们接受封闭洗脑,并以暴力威逼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揭批书”。这种洗脑无异于灵魂虐杀,比肉体虐杀还要残忍。

但是伴随着这场野蛮迫害所带来的震惊,是法轮功坚强不屈的和平抗争所带来的震撼。

我们被法轮功弟子对信仰的虔诚所震撼。因深入报导法轮功事件而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 约翰逊在其《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陈女士说,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 》一文的开头写道:“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这种坚持真理、宁死不屈的故事在过去的三年里无数次地上演,让我们一次又一次见证了精神信仰的巨大力量。

我们被法轮功在暴力之下的和平善良所震撼。三年来,法轮功学员承受了无数的酷刑折磨和野蛮殴打,可是法轮功学员在坚持自己信仰的同时,没有一起暴力还击的事件发生。中国历史上从来只有顺民和暴民,而法轮功学员却既没有在强权之下奴颜卑膝,也没有在不堪暴力时以暴制暴,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例。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和善良感动了狱中的犯人,很多人说:我出去后,也要炼法轮功。

我们被法轮功的坚忍不拔所震撼。今年7月6日被迫害致死的李淑媛女士是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台集屯镇大荒地村村民。她在99年10月17日因进京上访,被葫芦岛市公安局拘留一个月,全身被打成青紫色,腰不能动。之后,李淑媛又进京上访,再遭迫害。镇政府怕李淑媛进京上访,屡次上门骚扰或无理关押。2001年6月11日,李淑媛到外村发真相传单,被劫持到南票区公安局,脸被打肿变形,嘴被打破,溃烂出血,腿被踢打成青紫色,青紫部位流黄水一个多星期。2001年9月20日,黄土坎乡派出所两警察又将李骗到南票区公安局,给李淑媛一张判劳教三年的通知单,欲送马三家。第六天晚,李昏迷,被送南票区医院,后被家人接回,李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7月6日晚,李淑媛和两位同修去金砬子村发真相资料,被恶警谋杀。这样顽强坚持自己信仰、至死不渝的例子绝不是少数。在海外,我们每天都可以在中共领馆前看到前来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影。他们长年累月地利用业余时间在各种公众场合散发传单,告诉人们关于他们的信仰的真相,和被迫害的真相。国人常常被说成“只有三分钟热度”,可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我们看到中国人的坚韧。

我们被法轮功面对邪恶毫不妥协的精神所震撼。国人见识了太多的强权暴政,被灌输了太多的官方的强盗逻辑和霸权语言,常常不自觉地从残暴的当权者的角度看问题。于是,在国人心中,“公仆”们杀人放火是为了平定“反革命暴乱”,十年来的虚假繁荣说明“杀人有理”,任何向“公仆”们善意申诉的行为都成了破坏“安定团结”,任何讲清真相的行为都是“反政府、反华”。正是这种逻辑,独裁集团可以肆无忌惮地迫害无辜、巧取豪夺。法轮功学员修炼的是真善忍,当然就要真诚地实践自己的信仰,坚持说真话。当一个邪恶统治集团大兴冤狱、散布谎言时,我们除了讲真话之外,没有任何退路。任何妥协和退缩都是对做恶者的鼓励,都是更多的罪恶的起因,都是对原则和良知的背叛。我们看到法轮功学员顽强地进京上访,我们看到他们顽强地走上天安门,我们看到他们顽强地在各地挂横幅、发传单,我们看到海外法轮功学员顽强地对出访的独裁者进行抗议,我们看到他们顽强地以网站、媒体等方式向公众报导事实真相。他们不会被邪恶集团抛出的各种大帽子所吓倒,不会为了迎合顺民的心理调整“策略”,他们“虽千万人吾往矣”,三年来,在真善忍指引下对暴力和谎言进行了历史上最顽强的抵抗,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人的脊梁。

当然,法轮功学员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不是圣贤、不是完人,笔者也无意树立他们的“高大形象”。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不如您那样风度翩翩,温文尔雅。他们也有人的各种情绪,包括恐惧、疲惫和困惑。他们也有人的各种各样的弱点。但是在凡人的各种弱点、缺陷的限制下,他们在整体上能如此坚定地实践着自己的信仰,这正凸显了他们心灵的高贵的一面,他们的言行也是对他们的信仰的最好的见证。

法轮功学员没有参与所谓的“政治”,世俗的政治根本无法有如此巨大的凝聚力,恰恰是因为他们超越世俗的非政治性,使他们顽强地坚持到今天。法轮功学员也没有所谓的“反华”,其实真正反华的恰恰是贪污腐败、迫害人民的江泽民集团。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只是抗议和揭露独裁者的罪行,江泽民代表不了中国,就如同希特勒代表不了德国一样。对独裁者的抗议和揭露才是真正的爱国。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也不是什么“迷信”。法轮功学员在修炼中净化身心的实践证明佛法是更高的科学,西方医学界对轮回转世等超自然现象的研究也证实了佛法的博大精深。法轮功学员也不是什么追求“圆满”,圆满是无私、美好的境界,达到无私、高尚的境界的生命应该得到生命的升华,这是宇宙法理的公正,也是修炼者择善固执、高尚其志的精神依据。法轮功学员是在真善忍的巨大道德感召力下实践着自己的信仰,他们的行为绝非是为了追求什么私利。

法轮功学员在实践真善忍的同时,也是在维护人类的道德,维护我们全人类的福祉。在人欲横流、道德日下的今天,有这样一群不愿与时沉浮的人顽强地实践着对真善忍的信仰,历尽苦难,不改初衷,在讲清真相中把光明与希望播撒人间。他们对自己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的坚持,也是在维护所有人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他们以各种方式向公众讲清真相,也是维护所有人的知情权和不被谎言愚弄的权利。他们在遭暴政残害时坚强不屈、和平抗争,也是在维护所有的人将来不被暴政所残害。他们对真善忍的维护,就是在维护人类社会所以存在的根本价值。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我们会发现,这个时代因为他们而辉煌。当乌云散尽,真善忍的光芒普照乾坤时,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因为他们而感到庆幸。

法轮功学员已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们倾尽自己的所有在制止着邪恶势力对真善忍的迫害,在清除着邪恶势力散布的谎言。所有善心犹存的人们都应该加入到他们中间,和他们一起捍卫真善忍的根本价值,共同结束已历时三年的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