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70822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在修炼中有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我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紧跟正法进程,正念清除邪恶,积极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跟师父回自己美好的家园。

刘桂花 2002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思想得到升华,对工作和他人都能以一个修炼者的心性对待,身体上的病业也消失了,深深感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是高德大法。

7.20以后,我仍修炼大法,并向很多人讲清真相,但炼功学法不如以前精进。2001被派出所恶警非法带走。市局、分局的局长分别对我审讯,后送进看守所拘留,在里面恶警用各种手段毒打大法弟子,用所谓的亲情来迷惑大法弟子。由于自己学法不好,不能站在法的角度上认清邪恶的迫害,和对亲情的执著,产生了邪悟,违心的写了“悔过书”、“保证书”。出来后,仍不能认清自己的邪悟,迷茫了很珍贵的一段时间,做了破坏大法的事。师父伟大的慈悲再一次使我走入大法修炼,通过认真学法,认识到由于自己执著心太强,让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极坏的影响,怎么对得起慈悲的师父!

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所写的“悔过书、保证书”是在被迫之下违心地写的,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助师正法,跟上正法进程,做好“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清自己修炼道路上不光彩的污点。

大法弟子:刘常胜 2002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7月份幸得大法。法轮大法不仅使我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还给予我第二次生命,并且提高了我的道德水平,净化了我的心灵。

由于自己执著心太重,学法实修不足,被魔钻了空子,一度走入了邪悟,给正法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更对不起师父的是,在“洗脑班”上,由于自己邪悟,还给别人洗脑,干下了破坏大法的魔所干的坏事,给大法带来了负面作用。放弃了修炼,走向了大法的对立面,经过一段的冷静思考,我清醒的认识到:我的邪悟,是受了欺骗和迷惑,这是自己学法不扎实的写照,但这绝对不是我本性的表现,也不是我内心情愿的。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上写的所谓“决裂书、检举书”以及无论在任何场合与对任何人所说的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邪悟的上交大法书籍的行为作废。我对不起恩师的慈悲苦度,追悔莫及。在此我向师父请罪,我决心坚修大法,以法为师,彻底否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跟上正法进程,努力弥补损失,揭露邪恶,抵制邪恶,窒息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徐桂华 2002年7月14号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又有自己的业力和执著,在魔难中正念不足,没能从法上认识法,做出一些危害法的事。99年7月23日,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三盒炼功音乐磁带,过后真悔恨自己!2001年又用人的观念执著出劳教所做自己该做的事,“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谓‘转化’谎言中,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建议》),“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大法坚不可摧》),向劳教所写了所谓的“三书”。出来后,看到师父2000年10月以后的经文,才知道自己错了,“这是对大法的侮辱”也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最大的污点,痛悔不已!为什么在瞬间就可以邪悟还不觉呢?学法不深,人的观念根深蒂固。这是沉痛的教训。

现在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做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事统统作废!并深深地忏悔。多学法,以法为师纯正自己,洗刷掉污点,让痛悔成为过去,让“正念都强大起来,”“坚修大法紧随师”向着光明的前程走稳走好每一步!

斯琴 2002年7月9日


声明

我因进京上访,于2000年6月30日被非法拘留,8月1日被教养,在不许睡觉、栽赃陷害、欺骗、高压等手段下,我被迫写了“决裂书、悔过书”等共五份,后来我已经多次口头声明我写的“材料”作废。但这些材料并没有毁掉,现特此书面声明,以上五份材料作废。后来我一直坚定修炼,本应在2001年12月29日期满释放,但教养院以“不接受洗脑”为由,延期关押,2002年5月19日才得以释放,但我并未获得人身自由,我原单位声称给我一个人办“学习班”,继续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三天后又转到另外一处所谓“法制教育学习班”,据知情人透露,再次判我教养的材料已经凑齐,正在汇报审批。在这种压力面前,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能做的事:一次是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不炼了”;另一次是给公司领导写的信中,其中有一条是“保证不与法轮功人员接触,不参与其活动”。以上都是我违心写的,全部作废。特此声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修炼。

朱云 2002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5月得法的,在我没得法之前,身体很不好,就象师尊在《转法轮》里所讲的“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经常头痛、失眠,浑身没有好的地方,走路腿痛、脚痛、肩周痛,手指都痛。在我得法后,这些毛病不知不觉不见了,身心发生了天地之变,从此我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了。

但是1999年7.20以后,由于自己学法不精进,在邪恶的迫害、威胁、恐吓等压力下,不明当时的真相,在它们编写好的“决裂书”上签了名;再就是2001年元月居委会叫我写 “不出去”的保证,这次我知道是不能写,但在邪恶的恐吓、诱骗下,我又一次给它们写了“我什么地方也不去”的几个字。从这以后我一直有说不出的难受,我知道是做错了,我今天严正声明签字作废!我坚修大法的心一直没有变,我要更加坚定学法、讲真相,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郭圆 2002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自7.20以后,由于我对法理不明,迫于压力,同意让我的丈夫代写“保证书”,事后非常后悔,觉得这是对大法的侮辱,这期间也曾写声明作废。但一直未发表,直至今日和一同修交流,才认识到。自感内心从来没有配合过邪恶,自己又没有写,看到别人声明,我也照抄一下,走个过程,没感到这是对大法的不严肃。

师父慈悲,给我们一次再重新做好的机会,而我却不珍惜,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无论由我家人替我写过什么东西,全部作废。决不配合邪恶的一举一念,走好师父给安排的每一步。

赵玲茹 2002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月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三盒炼功音乐磁带,当时想应付一下就完事了,过后他们常来找麻烦,通过学法,自己认识到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做了不应该做、对大法有危害的事,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很惭愧。今年6月份他们叫我写了“同意帮教”,通过学法后,自己真悔恨,这是人的观念根深蒂固,也是沉痛的教训。

我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做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事统统作废。从深处忏悔自己,以法为师,修正自己,洗刷掉污点,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走好每一步。

刘菊香 2002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由于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在邪恶强制的手段下,写了对大法影响极坏的“保证”,给派出所填写(不属实)回答,我深感愧疚。这是对大法的犯罪,是自己的耻辱。现我声明:在此期间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

我要万分珍惜师父给予弟子继续修炼、洗刷污点、挽回给大法造成损失的机会。在这极其宝贵的时间里,紧跟师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 程琴 2002年7月12日


声明

我被关在女子劳教所期间,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平时学法不够,再加上那个恶劣的环境,走向了邪悟,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现在回想起来,我很痛心,很痛恨自己。现郑重声明:在女子劳教所里所说的一切不好的话、所做的一切错事、坏事。全部作废!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一修到底不回头。

赵清华 2002年7月


严正声明

我从99年开始炼功,在7.20以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在派出所的压力下,自己由于有怕心,给他们按了手印。弟子学法不深,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的事,感到非常惭愧。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有违大法的一切作废。今后,我要在学法、正法和讲清真相中勇猛精进,做好一个大法粒子应该做的事。

刘春莲 2002年7月8日


声明

我是一个身患多种疾病、严重类风湿的人,病一发作使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有幸在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一夜之间全身的病全无。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不幸的是在政府的迫使下,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我不情愿地在“悔过书”上签了字。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声明以前所写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玲 2002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被天安门自焚假相的迷惑,没有把握好心性,在邪恶的签名运动中签了字,做了顺从邪恶的事,通过学法和交流,我认识到了这种做法给大法抹了黑,助长了邪恶,心中非常后悔,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随师父,坚定地维护大法。

刘婷 2002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2001年4月我在功友家学法时被抓,由于学法不深,有放不下的执著与怕心,在邪恶的高压下,在派出所被迫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现严正声明“保证书”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孙秀兰 2002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在修炼中有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我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切行为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正念清除邪恶,积极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跟师父回家。

任金萍 2002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几年,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我现在郑重声明,在我神智不清时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法轮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胡相慧 2002年7月22日


声明

我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做的不好,在遭受邪恶迫害,神志不清的状态下,于2001年元月在看守所写了“不炼功保证”。现在我严正声明“不炼功保证”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精进不停,一定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走到底。

王俊娥 2002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我现在郑重声明,在我神智不清时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法轮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韩淑云 2002年7月22日


声明

我向邪恶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并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声明人:张容艳 2002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洗脑班”,他们用伪善和高压迫使我写下有辱大法的各种东西,并录制了录像,现声明全部作废。我现在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救度世人的大法,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常章英 2002年6月25日


声明

自己在修炼期间所写的对大法不好的话,及“不炼功”的保证书一律作废。重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金宝 2002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中,在遭受邪恶残酷毒打折磨下,强制我抄写“三书”。回家后从法上认识到抄写“三书”是错误的,严正声明作废。坚决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甘树林 2002年、5月10日


声明

自己在拘留所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作废。重新开始修炼,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声明人:贾书秋 2002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