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2年7月25日】尽管知道坚持修炼法轮功并出来讲清真相意味着有可能被打被抓被关甚至被迫害致死,但我没有因担心个人安危而退缩。今年4月底我在传播大法真相时被抓。当时我心里只有一念:坚决抵制邪恶,全盘否定它们的安排。面对警察的任何拷问,尽管他们对我又打又骂,但始终没能从我口中得到一个字。它们还用“法轮功”要讲真话来激将。可我悟到:邪恶是不配知道我们大法弟子如何助师正法的。

恶警们折磨我几个小时后把我关进了看守所,值班的警察见我拒不回答任何问题,便威胁我说要把我关进吸毒犯人中。我没答理他。随来的一恶警告诉他:“她什么都不会说的。”我被关在一般犯人牢中,以绝食绝水抵制迫害,以正念清除邪恶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迫害。

第二天警察要我照相,我拒绝:“我是好人,不照犯人相”。他们讲:“照相是规矩,到这里来都要照,不管好人还是坏人。”我回答:“那是你们的事,我是不应该被关的,我不照。”看我态度坚决,其中有一个讲她不照就算了。另一个负责的发话:“不照就铐脚铐。”我的心丝毫不动。他们拿来一副铁铐给我戴上。尽管铐上脚铐也不妨碍我打坐、发正念。我坚持每天一遍动功、早晚打坐。邪恶们看我炼功很恼怒,看我根本不理,他们干脆不管了。绝食到第8天,我停止了动功,坚持早晚打坐,发正念。他们见我表面体力减弱,警察们每天问我:“今天炼功没有。”听说炼了,他们才放心了。12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我曾去北京证实大法,散发真相资料,被抓这是第三次。警察原来准备将我劳教,家里人因此很担心。其实大法弟子的修炼之路常人是难以理解的。当我被关进看守所那一刻,我的一念就是十几天必须放我出去。对牢房的犯人讲,我在这不久就可以回家的,告诉她们“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切记:“法轮大法好。”她们都很认真地听我讲。她们还说:“其实我们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吸毒的都不愿打法轮功的。”我问为什么,她们讲:“你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欺负如此善良的好人,算什么东西,真没劲。”是啊,师尊在《精进要旨》(浅说善)中讲过:“如果一个民族是真正善良的,业力一定会小,也决不会有战争的出现。因为大法的原则不允许,宇宙的特性在制约一切,人也用不着担心善良的民族会被侵略,宇宙的特性——大法是遍布整个天体从宏观至微观无处不在的。”大法弟子的善念所到之处生命都为之感动、善化。
记得绝食后的第9天上午,警察的上司巡查到看守所,知道我的情况后,气急败坏地说不吃饭就“灌”,不行了就送劳教。我从被关就没有被“灌”的念头。我回答他:“不能灌!谁强行灌我谁有罪,谁偿还!”

“听说你们抓一个法轮功学员500元,你们不就是想钱吗?”接着我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其中包括你们,绝不是为了我自己。”在场的四个警察都为之感动。当时,我的泪水也快流出来了。在我的善念之场作用下,那个上司也变得很和气地说:“我怕你身体不行,支撑不住。”

在这艰苦的环境里,我也找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舍掉了许多人的欲望和执著。记得刚绝食的几天后,食欲上来了,想喝水,想吃西瓜。我马上想起师父的话:“修心断欲去执著”并反复默念,随即想吃的念头也就没有了。最后几天,当稍有点口渴时,嘴里就溢出一股甘甜的津液,用语言难以表达。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慈悲。佛法在不同层次的真实展现。

个人浅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