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法轮大法协会伯尔尼新闻发布会公告:对法轮功三年的迫害/香港诉讼案

【明慧网2002年7月26日】以下为瑞士法轮大法协会7月20日伯尔尼新闻发布会公告译文:

各位好!

今天,2002年7月20日,我们聚集在伯尔尼(Bern),因为今天是中国官方(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三周年的日子。

同时我们也向我们的瑞士政府呼吁,请他们帮助4名瑞士法轮功学员和12名香港本地学员,完全撤除对他们的诉讼,因为他们都是无辜的。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我们当然要谈到这个诉讼案;也要谈到中国(江泽民)政府扩张到欧洲以及世界范围的压力;我们还要谈到我们应共同不懈继续努力下去,直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简短概述一下现在香港诉讼事件的进展:

由于江泽民在2002年3月发布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枪杀令,在他们(四名瑞士学员)去中国的签证被拒绝后,我们的这四名学员决定飞往香港进行抗议。这个和平的抗议行动没有丝毫违背香港法律的地方,现在在香港执行的还是英国的法律制度。

2002年3月14日,他们在中联办大楼入口对面静坐,在人行道上绝食请愿,并举着一个写有“江泽民停止虐杀!”的横幅。香港警察很快进行干预,并指控16名学员妨碍交通,其中有些学员还被指控反对国家政权。他们有可能被判刑两年。

该诉讼案于6月17日开始,本来此案只应持续11天。现在,已经5个星期过去了,却一直没有结束,使我们对法官的所谓中立态度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我们瑞士法轮功学员抗议对这16名学员所提出的指控。因此,我们将游行到中国使馆前进行抗议,旨在于向中国政府转交一封信,请求并敦促中国政府尊重香港的“一国两制”政策,完全撤除对这16名学员的指控。我们也希望,我们瑞士政府能够尽快出面干预,因为,时间拖得越长,香港宪法保障的对诉讼案的公正权力就越显得渺茫。

江泽民不仅对香港施以强大的压力,而且也对欧洲和世界其它地区施以强大的压力。

现在我们谈第二个问题:

即使在瑞士我们也感觉到了这个压力,我们被秘密跟踪并被拍照。大家可能还记得在的西瑞士报"Dimanche.ch"上的一篇文章,题目是"Geneva baisse sa culotte devant la Chine",这篇文章报道了在2001年3月联合国人权会议召开期间,在日内瓦联合国广场上举行和平的群众集会和炼功请愿的批准被撤回一事。

另一例是“黑名单”的存在,一些旅行社和各机场海关都收到了这个“黑名单”,如果世界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如瑞士、德国、瑞典、英国、法国、台湾、日本、澳大利亚、加那大、美国等)要前往中国主席将要访问的国家,他们购买机票时或他们的入境签证就会被拒绝。

再例如6月初的冰岛和6月末的香港,上百名学员被拒绝入境,有些甚至受到了暴力对待,相当多数的学员遭到了虐待,并不许开口申辩。

除这个黑名单外我们还观察到,许多国家甚至已经直接受到压力,例如,通过拒发签证,不给延护照,中国使馆内的人身攻击(渥太华),把一商人从上海驱逐出去,中国(江泽民)政府对一奥地利企业进行威胁,在拉脱维亚的集会被禁止,家庭成员间的见面受到阻碍(丹麦),等等等等,太多的事例,对此我们已备有新闻卷宗。

总而言之,在过去的三年里,为了反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中国江泽民集团把它的触角扩张到了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

1999年7月至2002年7月:三年的迫害,三年的勇气,太长的三年。

下面谈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迫害?

1999年初,中国的一项官方调查表明,各行各业炼法轮功的人(军人、知识分子、科学工作者、工人、党员,等等)计有7千万人,它超过了XX党员的6千万人数。人数问题使心胸狭窄的独裁者感到害怕。江泽民随即决定“消灭法轮功”,尽管他清楚地知道法轮功的原则是真善忍。

法轮功是一种传统的中国功法,其缓慢而和谐的动作帮助人强身健体,并使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按照宇宙法理真善忍去做。通过修炼,使人逐渐地,一步一步地感受到自身以及周围环境的一种巨大的和谐。按照修炼的要求,遇事向内找,总是替别人着想,努力向善。

全世界学员的坚定和勇气表明:这场迫害终归要结束。江泽民曾宣称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了,在这三年里,江泽民不择手段地使用各种权术迫害学员和侵犯人权。

加拿大、澳大利亚、爱尔兰和其它地区的一些(被拘禁在中国的)学员的获释是在政府、联合国、国会议员、非政府组织、人权组织和其他善良正义的人们之不懈和共同的努力才得到的。当然还有各媒体对他们的获释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为他们尽量对事件作出真实的报道。

我们感谢我国的政府、我们的国会议员、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人权组织,感谢他们至今所给予我们的支持。我们仍须共同努力:“共同努力停止这场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