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信:请制止江泽民的国家恐怖主义

【明慧网2002年7月26日】

尊敬的安南先生:

您好!我是中国大陆被中国江XX政府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现在我把我的亲身经历和我家人受到迫害的真实情况告诉你,希望联合国立即行动起来,制止全世界最大的恐怖集团──江XX政治流氓集团对最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给予了我全家健康的身体和高尚的道德。法轮功救了我姐姐,从小到大,在我的记忆中,我姐姐的身体从来就没有3天好日子过,我出身在广东农村家庭,小时候因为姐姐身体弱,使我家原本就穷的家庭更加困难。1995年我把法轮功介绍给她,从此以后,她的身体逐渐的好转,从一个活不起的人逐渐成为健康的人,见到她的人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

在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违反宪法迫害法轮功之后,我们全家都受到了恐怖的迫害,我姐姐在广东某大学。1999年底公安局闯进她家,把我姐姐抓走,无理地关押了2天。从此以后,该学校的保安部三天两头不断骚扰她,还公然要挟她交出法轮大法的书籍,被她严词拒绝,我姐向他们讲清事实真相,使很多人都明白了,学校一些明白真相的领导都不再配合上级的镇压。

2001年初,江XX集团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挑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心理。公安局再一次对我姐姐的学校施加压力,我姐夫(未修炼)被开除在校职务,一家三口被迫流离失所,那时我姐有身孕在身,生活陷入困境。学校扬言,只有写所谓的“保证书”才能回去上班,但我姐姐坚决不屈服于江集团的淫威。就是这样,市公安局仍然没有停止对她的迫害,曾三次闯入家中,说要带我姐姐回去。我们全家严厉谴责它们的做法,最后它们没有得逞。由于生活的困难和奔波,在我姐姐怀孕8个月时,胎儿因营养不良流产了。

从2000年3月至2002年初这段时间,许许多多大法弟子被开除公职、开除职务,处在生活非常困难的时期,同时这一段时间也是我们全家最艰难的时期。因为那时,我和妻子都没有了工作,妹妹还在读书,我们的生活来源是几位好心的同修凑起来勉强过去的,下面向你讲一下我和妻子的情况。我们是因为共同修炼了大法后认识的,1999年7月22日后,江政府的不实宣传激起了我和妻子维护正义的决心,我们一致认为应该把我们修炼法轮功的感想告诉国家、告诉政府,我们来到北京信访办,但不凑巧,信访办放假,于是我们留下字条回家了。大约是1999年底,区公安局的人闯入我外母的家,非法搜查,将法轮大法的书籍洗劫一空,我听到情况后,到公安局要求取回大法书籍,结果被其无理扣留了半天,还录“口供”,他们妄图得到资料和书籍的来源,我没有告诉他们,它们于是存心报复,把我放回后,他们连忙写了一份污蔑我的信函给我单位的主管上级单位,我单位的总经理受到了批评,评先进时被“一票否决”。我单位的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单位总经理还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肯定了我的成绩,并且在1999年初还答应分一套房子给我。但1999年底,迫于上面的压力,单位要求我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分房,我没有答应这种无理的要求。2000年初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有同修写了一封联名信给人大,信中阐述了修炼法轮功的情况,阐明了我们的看法,我在上面签了名,结果公安局以“串联”为借口,抓了几位同修,我被关押了15天。我单位因此更加紧张,在精神上给了我很大的压力,他们扬言,如再上访就开除。2000年6月我参加了大型炼功活动被单位辞退了。

被辞退后,我和爱人决定再一次到北京上访,我们一起来到北京,只见信访办早就成了抓人的公安局了,只要上访就被抓,然后押回去。于是我们决定在天安门广场上炼功,2000年7月22日上午,我们一起走向天安门,炼功,那天我们见到了许多同修,大约有500多人,我们彼此都不认识,但我们实现了心中最想做的事。在天安门公安分局,我们一排排站在楼下,我们集体背诵师父的经文,“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 ……场面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庄严、神圣,有一个警察要给我们拍照,只见他眼睛通红,止不住的热泪使他的手颤抖。大约在11点后,我们被分送到各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察追问我从那里来的,我没有告诉他们,因为我想我们在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不是犯人,他们必须立即把我放了,可是他们没有这样做。看软的不行,他们就暴露出了他们的凶残,开始给我行刑逼供。他们找来几个大个子警察,轮流殴打我的脸、背部、手、脚。还脱掉我的上衣,站在空调下冻。就这样,一直到凌晨3点才停止。和我在一起的一位北京同修被上了夹板,腿夹伤了,走不了路。第二天,他们把我们非法送往北京郊区的某看守所,我们没有具体的姓名,有的只是编号,在这里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他们大多数都是被分开。时间最长的已超过3个月,仍在非法的关押中,这里的犯人并没有为难我,他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我向他们介绍法轮功真相,他们都纷纷表示出去后要好好做人,他们还向我要《转法轮》。在北京看守所呆了15天后,我被户口所在地的警察领回,离开了北京,回去后,他们又把我送进看守所,刑事拘留。40天后,我才回到家。几天后我妻子也回家了。

我们回家后,街道、居委、派出所没有就此停止对我们的监控。区里连续办了四次“洗脑班”,我表示不参加,他们却强行把我绑架,每一次办班十天半个月不等,使我再一次丢失了工作,我们家的生活极其困难。2001年1月份当我第二次被绑架时,我妻子再一次登上北上的列车,为法轮功讨说法。后来她被关押在市劳教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判了劳教。在劳教所她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强迫劳动,强迫走军步,强迫看听诽谤大法创始人的录音录象,还要天天写“认识”,连我们送去的食物都被警察指示分给吸毒犯,警察还指示犯人殴打她,甚至不准她睡觉,找几个犹大白天晚上轮番折磨她。但她的心坚如磐石。本来应该在2001年7月份释放她,但劳教所却迟迟不放人,原因是她坚定地修炼法轮功。后来在我们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于2001年11月底释放,但释放后并没有回到家,而是被街道、居委、派出所直接送到区洗脑班。在洗脑班上她同样的被强迫看听诽谤大法创始人的录音录像,强迫写“认识”,强迫晚上不准睡觉……,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作为家属找到了街道工作人员,严正地指出他们的行为已经违法了宪法和法律,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它们却说是执行国家政策,我们要他拿出红头文件来证实一下,它们却说没有文件,是口头通知的。现在,我的妻子已被转移到其他洗脑班,我们全家也非常担心。

安南先生,中国江XX政府还在不断地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明慧网上每天都传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们作为法轮功的一员,作为人类的一分子,有权利也有义务呼吁国际社会共同来制止这一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有义务改善它的人权状况。但是从每天传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不但没有改善他的人权状况,反而愈演愈烈,国际社会仅仅是谴责中国江XX政府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拿出切实的行动来(这决不是干涉别国内政的问题,而是维护人类最基本的权利),把此事列入联合国最重要的议程,拿出切实的行动来制止中国江政府对善良人们的迫害。

我、还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家属,愿意站出来作证,哪怕是面临最大的危险,我们也要站出来指证江XX等人的罪恶,将中国的罪恶之首绳之以法,让他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

此致

敬礼

一中国大陆法轮大法弟子
2002年7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