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明白了真相的人们:“我捍卫你们为争取信仰自由而说话的权利”

【明慧网2002年7月28日】“我捍卫你们为争取信仰自由而说话的权利”

不久前向一位两年未见面的同学讲真相,告诉了他三年来大法弟子所受的种种迫害,并讲了大法在国外洪传的盛况。他说:“我,包括其他同学,一直都很佩服你们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我并不知道法轮功书里讲的是什么,但我捍卫你们为争取信仰自由而说话的权利!”


“XX党的做法将我推向了它的反面”

我是一名XX党员。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民众中间传播了多年,我对他没有多少了解。然而,在我看来,我所认识的修炼法轮功的亲戚和朋友,都是很好的人。我不明白为什么XX党要害怕这些好人,而且要对他们进行全力的镇压。这些好人被肆意地殴打、逮捕、关押,被强制参加什么学习班,被洗脑,还要缴纳数千元甚至更多的罚款。我认为这太过份了。这种对人格的肆意践踏深深地刺伤了我的心。政府的这种做法令我非常反感。

“我很想看看《转法轮》”

不久前在火车上向几位大学生讲清真相,我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及大法在国外洪传的盛况,同时讲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残酷镇压。他们都非常赞同我的观点,其中一个在长春上学的大学生告诉我,“长春电视插播”事件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老师第二天一上课,就兴冲冲地告诉他们:“昨天晚上电视上播放法轮功真相了。”他还告诉我:在长春,到处挂的都是“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有时警察把横幅取下来了,但过一、二天就又挂上了。一位在北京上学的大学生告诉我:他们宿舍总会接到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电话,并说:“刚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我特别相信电视,但是后来,我越来越反感了。我看电视上播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有很高的学历,他们肯定是很有思想的。政府整天喊,为什么三年了,还镇压不下去?法轮功肯定有他的道理。说真的,我很想看看《转法轮》,就是找不到。”(后来我告诉了他从网上下载的方法)。

善良的美国老板

我的老板是个很善良的美国人。刚到这个公司不久,我告诉他想和他谈话,他答应了,但告诉我说他很忙,只能给我三分钟时间。在约定时间,我见到他,向他谈起法轮功,我告诉他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受的种种迫害:无数人因此而失去工作,许多人被关进监狱,甚至有些人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自己也是这无数人中的一员:因为炼功,被单位(某重点高校)开除公职,而且还被非法关押。我说在中国,江氏集团不允许我们有信仰自由,我们炼功,只是想做一个好人,我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但是现在却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他听后非常震惊,说: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你们只是想做一个好人。”

“……如果你有朋友因此而失去工作,告诉他们来我这儿,我会让他们在我这儿工作,我不怕。”

谈到江泽民政府的非法关押,他说:“如果他们找你的麻烦,告诉我,我会把你藏起来;如果你有法轮功的朋友遇到危险,让他们来找我,我也会把他们藏起来。我不怕江泽民,我不是中国人,他们拿我没办法!”

我请他将法轮功受到的迫害告诉他的朋友,他说:“我会的,我会将这一切告诉我所有的朋友,让他们知道这一切。”

当谈话结束时,我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注:他不懂汉语,引号中的话为我根据他讲的英文翻译而来)

江泽民“走到哪儿把灾难带到哪儿”

“郑州冰雹”后的第二天下午,我去一位朋友家,谈起这次灾难,她那正上高中的儿子忽然插话说:“这次‘冰雹’是江泽民带来的。冰雹前两天我在同学家看电视,说江泽民到了郑州,头天到,第二天回。我同学都说他走到哪儿把灾难带到哪儿。”

“谁相信中央啊?!”

小G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已有快六年没见面了,不久前去看她,向她谈起大法真相,我告诉她,千万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全是骗人。她一下笑开了:“你太单纯了!谁相信中央啊?!我从来不看新闻联播,全是假的。……我有一个朋友每天看新闻联播,但他从来不看前二十分钟的国内新闻,只看后面的国际新闻。……我周围很多人都很烦中央镇压法轮功,但是又没有办法,他们掌握着国家机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0/25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