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世末政异象多:水族泛滥 眼花缭乱


【明慧网2002年7月3日】民间早有传说,说江泽民是江泽之民,他当政,难免水灾、水族狂滥。从目前来看,这类说法似有一定根据,至少,江泽民对水族的迷信与心理依赖是太明显不过了。

香港邮政署在主权移交庆祝日的当日(7月1日)发行一套纪念邮票,纪念主权移交五周年。按理说,这次发行的纪念邮票一定要切合主题,结果居然出的是与回归无甚相关的水中之物——海豚及珊瑚。

无独有偶。江泽民今年五月初出访欧亚非五国,在到达德国的前两天,德国的各个火车站几乎是刹那间出现了大蛤蟆广告画。上标题为“往上瞧”,画面中两个蛤蟆一边站一个,侧过头向上看,一个白肚大蛤蟆头戴皇冠出来了,下标题为“大的出来了”。此画的主题和时机实在是太意味深长了。

江氏此行期间在伊朗出现严重“健康问题”。于是人们发现,一打开人民网,几秒钟之后就跳出一只小蛤蟆,读者想看也得看,不想看也得看,除非关掉人民网窗口。原来那是「长城电脑」的广告。人民网是官办的,并不靠登广告发工资啊!这个“巧合”让人想起中国老百姓说的——「缺什么补什么」,电脑合成的小蛤蟆在人民网上跳来跳去“散热”,莫非在给当时气若游丝的蟾王打气充电?

数月来,江泽民的活动似与世间的水族异象形成了越来越多的偶合。

江泽民赴香港出席回归五周年典礼期间。- 7月1日上午10点左右,渝中区金沙洲餐厅对面马路上,突现“虾子螃蟹大游行”奇观,过往路人纷纷称奇。

据重庆晨报7月2日报道,目击者严先生称,昨日上午10时他刚好路过金沙洲附近,当时马路上到处都是车。突然听见有人惊呼:“天哪,好多虾子螃蟹过街哟!”严先生定睛一看,只见密密麻麻的虾子螃蟹正旁若无人地横行着爬向对面马路。整支队伍足足蔓延了一公里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奇特景观吓住的过往司机们刹不住车,直接从这些“天外来客”身上碾了过去,车轮下不时发出阵阵“嚓嚓”声,令人心悸。马路两旁的行人纷纷跑来观看,议论纷纭,猜测这些“横行霸道”者的来历。

江泽民出访德国期间。- 5月12日上午,安徽天长市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数万只小癞蛤蟆突然聚集在该市市区大桥新村一居民家的房前屋后。这些小癞蛤蟆皮肤都十分粗糙,并呈暗褐色,个头都如西服大纽扣般大小,它们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顺着阴暗潮湿的墙角或阴沟慢慢爬行,其情景与人们常见的“蚂蚁搬家”十分相似。

据最早发现这一现象的贾姓居民介绍,当天早上,他起床打开房门时,发现许多癞蛤蟆出现在自家的院子里,当时他并未在意,可推开院门,他惊呆了:门口的周围全是这样的小癞蛤蟆,粗略一估,数量不下5万只!对出现如此之多的小癞蛤蟆,许多生活在大桥新村的老人们都说,我们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以上仅是几个被大陆媒体及时泄露出来的“国家秘密”。除水族外,其它骇人异象也纷纷接踵而至。

今年4月10日,广西西林县马蚌乡三脚坡村村级公路一段,长约20米的路面上聚集了数万条蚯蚓,当地农民和过往车辆均不敢过往。据目击者赵启合说,当时这些黑压压的蚯蚓一直聚集在公路上,直到太阳把这些蚯蚓晒干。而近日,齐齐哈尔也出现前所未有的怪事:因天幕毛虫太多遮蔽路轨,最厚处达1.1米,齐齐哈尔铁路分局管内列车被迫停驶。

中国老百姓知道,近两年来,中国大陆发生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事情,恐怕数都数不清。可这一个又一个的异象,到底是在向人们预示着什么?又有多少人能够从这些异象中领悟到天象真机呢?



--相关资料--
漫天蝗虫,铺天盖地

2001年蝗灾肆虐,山东、河北、河南、海南、新疆、西藏、内蒙古、辽宁、广东等15个省770多万公顷地区受害。古人云,“蝗者,在上贪苛所致也”。意思是,蝗灾的出现,是当权者昏庸无道所致。蝗祸在中国的历朝历代,都被认为是因为皇帝与官员们贪婪、残暴所致。

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2001年5月30日,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陡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漫天飘雪。随后,石家庄市流行“鼠疫”。大家可能都听说过窦娥冤的故事,一女子含冤致死,天公为之不平,六月飞雪。据报导,石家庄市的法轮功学员左志刚就是在2001年5月30日被石家庄公安局、“610”小组迫害致死。

百年大旱,天之示警

据中国官方报导显示,哈尔滨去年5月出现39度的高温,东三省变成火炉,高温干旱持续严重;黑龙江省松花江濒临枯竭。辽宁省沈阳市更遭遇有记录以来百年不遇的旱灾。

沙尘暴,苍天示警

人们不会忘记,中国大陆两次沙暴异常多的两个年代,沙尘暴,苍天示警。一次是始于1965年“文化大革命”的60年代,另一次是始于1999年7月,延续至今。一提到灭绝人性的迫害,许多人可能马上会联想到“文化大革命”。那是疯狂的年代,人性被极大的扭曲摧残,人的善心几经扫荡。对神佛的信仰被疯狂迫害,大量寺庙被砸。而那时也正是沙暴肆虐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