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警察的信:把人的生存权利都剥夺了,还空谈什么法律?

【明慧网2002年7月3日】警察:

  你好!我想,我必须给你写这封信。今天我下班回来,儿子的爸爸说有人来要我们两人的照片,干什么也不知道。我想一定是你们因为我是大法弟子而株连九族了?

  我是一个从小就体弱多病的人,92年又雪上加霜得了妇女病、常年流血不止,虽经多方医治还是时好时坏。后来由于缺血导致脑供血不足,心脏严重老化。自理困难。就在我疾病交加、贫困潦倒、死亡在一天天的逼近时,我有幸看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象。虽然我只看了四讲,奇迹就在我身上出现了。我上楼不用人背了,两条千斤重的腿变得从来没有的轻松,我的头也可以自由活动了,就象自己从来就没得过病一样。当时只知道师父讲的真善忍、做好人。听了好几个小时就记住这六个字。修真善忍、做好人,我一定坚修到底。

  记得你说过,我没有什么文化、是个法肓。的确我的文化层次不高,也没学过什么法律。然而我知道做人的最基本的权利: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有做好人的自由和权利,有需要一个健康身体的自由和权利。而且法轮功修炼者中有很多高知识阶层的人士,难道他们也没有文化、也是法盲吗?

  你跟我说有信仰自由,现在我把我在2000年的事讲给你听。我带儿子到北京游玩,到了京城才知道什么是白色恐怖。儿子要上天安门城楼,在城楼的入口处有很多警察向游客逐个问法轮功好不好,骂法轮功就可放行。不骂就要被抓捕。这真是人间第一闹剧。诚实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现在。我从心底里高声说了一个字“好”!就这一个字“好”,警察便将我和10岁的儿子抓到公安局,收了身份证,不许我们到住处取行李、随身带的日用品。而且还叫喊炼法轮功的不能进京游玩。就这样我们被关进铁笼。我们在笼子看到有一个六个月的婴儿在放声大哭,听到的是笼子外面的声声惨叫,有人告诉我们说这是婴儿妈妈的声音。我儿子哭了说妈妈我要上访。可我们不恨任何人,因为恩师告诉我们说:“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所以我们还是要向你讲清真相
  
  我们被“接”回本地,我被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扔进了人间地狱拘留所。在那里我几乎被折磨死。你是个有学问的人、又学过法律,那么请问以上事件从哪个角度上可以谈法律?人生存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还大谈什么法律?信仰、言论自由哪?在我们这块国土里“信仰自由”在哪里?“言论自由”又在哪里?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要被抓、被打、被摧残、被虐杀,天理不容啊!
 
 电视里讲法轮功不好,不好在哪里呢?喊叫了近三年了,也没喊出来不好在哪里,只好胡编乱造来欺骗百姓。不好为什么镇压近三年了还没镇压下去?不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仍然坚定不移的修真善忍?

最后我要告诉你:
         我虽然柔弱,但我修大法的意志坚不可摧;
         我虽然身体瘦小,但我修大法堂堂正正、顶天立地;
         我用理智、智慧向世人讲清真相、光明磊落! 

  你是个有良知善念的人,所以希望你不要助纣为虐。善待每一个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