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国代表团讲清真相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2年7月30日】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向中国代表团讲清真相的一些认识、体会和经历。其实我自己在这方面并没有做得很好,但觉得这是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难度较大的,谈出来也许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大家共同切磋,互相启发,共同提高,有效的把握这正法救度世人的好时机。

国内代表团的成员大多数是当干部、领导的,在常人中有一定的影响力。我自己认为或许他们对应的会是比较高层次的生命,或比较众多的生命群体。尤其在中国这个信息流通被严重封锁控制的情况下,他们能有机会走出国门,这是一个多么可贵的机会呀。而且他们其中就可能有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如果他们来美国一次,竟没能有机会了解大法真相的话,对于他们永远的生命将是怎样的遗憾,而作为正法弟子的我们又将是怎样的后悔呢?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真的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上来得法的,大家想想,他们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一个如来佛就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生命群。何止是如来呢,来到人世间的都很有本事啊,有许多天体的王、主都来了,他们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可是进入常人社会中他们都迷在这里,甚至于在这场迫害当中也参与了对大法的迫害。那么这样的人如果被销毁了,大家想想,那就不只是他自己被销毁了,销毁的就将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师父又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尽管很长时间我不清楚到底如何有效的向代表团讲清真相,但一想到这有可能是这些生命等待千万年的唯一机会,而我们在海外的弟子有着独特的机会接触到他们的时候,我就感到了一种义不容辞地责任,所以只要我知道有代表团来湾区,我几乎都会去,讲清真相。每一次的经历都是不同的,每一次都能或多或少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有一次我一个人去一个大陆代表团的招商会。因为是在周末,去的人不多,很快的我就和一个处长聊了起来。我先自我介绍学历等,我觉得这不是去显示自己,而是为证实大法作的铺垫,因为国内人受宣传的蒙蔽,认为炼法轮功的都是没文化的。询问了一些国内情况和他来美国的感受后,我便从自己在美国的经历谈起,自然的谈到了修炼大法给自己带来的受益,进而向他讲清真相。一切进行得很顺利,这时一位女士坐到我旁边,她开始表示很反感,但逐渐的态度有所改变。不一会一个大个子中年人也来了,看来是女士的上司,而且是专门在公司“做法轮功学员思想工作的总经理”。我一听,心里说,太好了,正好跟你讲一讲。谁知他摆出国内洗脑班的架势,滔滔不绝地说开了,而且不让我说话。我开始心态还能稳住,但后来想也不能这么听他的歪理听下去,心里有些着急,但我一想讲话,他就说我修的不好,不能忍。最后我说是不是能听听我讲,他就索性要离开,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眼看着人被邪恶操纵着。我更能体会到国内弟子的环境的严酷。

交谈中我得知代表团在周末要去旧金山参观,而市政府是必经之地,就与其他几个学员一早来到市政府前,摆上展板,放上电视。果然他们出现了,好几个人认出我来,那位处长更是主动微笑着向我打招呼。我告诉他们中午我们都有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虽然大多数人不敢接资料,但却悄悄地瞥眼看展板,那个总经理也在,我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一看我,一付气得不行的样子,但我仍然微笑着与他挥别。我想即使我还没能够有更智慧的方法让他们了解真相,但能够在他们心里留下一个法轮功在海外的印象也是好的。而对于那些直接参与迫害的人,也是对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的一种抑制与清除。

每次去之前,都有各种各样的障碍,但只要去,每一次都能碰到有缘的人。有的代表团成员了解一些真相后,虽然不方便公开表态,就说:“你相信我的判断能力。”还有的当得知我们好几个同修是特意来向他们讲法轮功真相的时候,非常感动。还有善心的美国人帮助我们给代表团递资料,在正法中为他们的未来得法奠定美好的基础。而我自己每一次都能看到自己该提高的地方,越来越体悟到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师父赋予我们正法弟子的神圣而伟大的使命,体现了师父普度众生的慈悲。

在与代表团接触中,同修的互相配合,成为一个整体,能够对讲清真相起到很好的作用。有一次,我与一位同修邀请代表团中的一个副处长个别交谈。我们从了解中国情况开始,谈到国内国外的区别,然后引到国内对网路的控制给归国学子生活带来的不便,后来又有一位同修加入,直接而又自然的把话题转到法轮功。因为这时我们已经能象朋友一样交谈,他也没有什么抵触。我们三个人以不同的角色,从不同角度直接间接地向他讲真相。当我们一讲到“自焚”真相时,他显得很震惊,但过后又找借口说真相到底怎样,历史会判决。但如果有学术权威来验证法轮功真的对健康有益,他才相信。同修马上就给他举封莉莉教授做的实验例证。我们就针对大陆人常有的观念,如是否搞政治的话题等帮助他突破,启发他的善念。后来他说:“要是你们回国在家练好了,假如我现在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炼,总可以吧。”显然他对于国内残酷迫害的事实一无所知。我们就跟他解释了江氏集团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采取连坐制惩罚亲属、单位,杀害无辜的真相。他沉默了,可以看出他内心的震动。最后我们与他像朋友一样告别。在这次讲真相中,我们三个人互相配合,互相补充,互相之间不抢话头,别的同修讲话时我就发正念,充分体现了正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的力量。

我另外一个体会是自己的心态和保持正念是极其重要的。师父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向代表团讲真相中,也会遇到各种干扰。比如说,去招商团的人特别多,增加了我们接触到代表团成员的机会的难度。有一次,我等了很久也没能和代表团成员说上话,来询问的人如走马灯一般的不停,我就发正念,结果我排队的这一桌就越来越少人光顾,而其它桌仍有很多人。后来,连墙上介绍这个公司的广告画也莫名其妙掉下来,别人就以为这个桌收摊了,最后只剩下我和另一个女孩了。但她很能讲话,一直在想办法要那个公司经理给她工作。我继续发正念让她走,这样我可以向这个经理讲真相不受干扰,她几次几乎要走,但又留下了。我心里不耐烦了,正念不强了,觉得没办法。只好加入他们的聊天,就没有直接讲法轮功。那个经理对我的印象挺好,原先已经没有名片了,临走时,主动搜出最后一张名片给了我。我想这也打下了以后用电脑或电子邮件向他讲清正相的基础吧。事后我想自己还是有顾虑心的,应该堂堂正正摆正心态,或许那个女孩也是有缘人呢。

还有一次听说国内的一个著名大学校长来湾区,我想一定要去,然后就想用什么方式跟他讲真相呢?结果越想越难,又想多叫一些学员一起去,但也没有什么回应。我正执著得难受的时候,先生说,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就是讲真相,一句话点醒了,我意识到自己有求了。翻开师父经文“理性”一文跃入眼中“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对呀,我去讲真相,完全是出于对他们的慈悲心,还顾虑什么自己做得怎样好呢。师父不是说了吗“如果你是真心为别人好,说出的话会让人落泪的。”想到这里我心里的重负卸了下来,先生也答应了与我一同去。见到校长及随行的教授,我们介绍了自己,在言行中表现出大法弟子的善良、真诚。但人数多,每次与他们交谈总是有人排队等着。“怎么办”?“只有发正念”。眼看着机会要结束,还是没有机会。最后校长与大家握手道别,刚想讲,陪同校长的当地华人就催促大家一起走。我们一边跟着离开,一边继续发正念。我想师父慈悲,一定有机会的,先生就想“普天下的神来帮助我们,一起做这最好的事情。”突然陪同的华人决定自己去取车,让校长和教授们留在原地等候,最后只剩下他们几个国内来的在一起。我与先生果断地走上前去,我诚恳地说:“校长,有一件事情,我们非常关心,想跟您谈几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中充满了真诚和慈悲,别的什么念头都没有。校长非常亲切而关注地向我靠近,教授们也好奇地走过来,于是我们告诉他们关于法轮功的事情:“我们修炼好多年了,听说国内的迫害很严重。”校长饶有兴趣的又走近一步问道:“练了真的对身体好么?”,“可不要搞政治呀”。从他的眼中和话语中,我看到了生命对大法的渴望。“其实人都在等着法”。我也看到了生命被邪恶蒙蔽之后的迷惑。我们向他描述了自己亲身受益与体会,解释自焚真相和修炼法轮功不参与政治的原则。我对他说:“我们真心希望您能善待学校里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有个正确的态度。”他郑重的点头说:“好,我晓得了。”又主动问我们有没有他的名片。最后拍拍先生的肩膀说:“你们保重,什么时候回国到我们学校来。”另外的教授也微笑着与我们握手道别。

师父在《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告诉我们:“无论是在国内也好,在国外也好,表现出来的都是一样,都存在走出来、走不出来,对正法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着同样的差异,只是环境上不一样。”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能不能真正的去证实法,救度众生,体现出了我们作为正法弟子慈悲与威德。记得有一次在餐馆参加代表团的餐会,结束时在门外突然听到有个当地华人训斥在门口发资料的一位老年同修,旁边的人就围着看。同修的心性守得很好,并没有发生争执。我正好与同桌的一位代表团成员和当地华人交谈,一下子不知如何反应。因为我并没有表示自己是法轮功学员,又想进一步向他们讲真相。我还是选择了只是向这几个人表示支持法轮功的态度,并从第三者角度向代表团成员讲真相。后来我注意到许多代表团成员都站在一边看着那个人呵斥学员,事后我悟到自己在关键时刻没有考虑到大法整体,站出来证实大法,当大法的形象受到损失,心里特别难受。我进而想到,假如我们能有多几个学员在场,作为不同的身份──有善心正义感的华人和修炼法轮功的,甚至于有西方学员在老年同修旁边讲真相──那会是一个对代表团怎样震撼的场面。就像明慧编辑部文章所写:“在伟大庄严的正法进程中,海内外各族裔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在正法大举中各自起着必不可少的作用。当前我们要更加充份地利用各自自身和外在条件的优势,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各种方法,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理智智慧地把真相带给尽可能多的人,帮助人们认清真相,识破谎言,摆脱邪恶的影响与控制,并从内心深处升起对大法的敬意和对真善忍的高尚境界的向往。”

在向代表团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充分体会到了,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三件事情的紧密联系,以及持有纯净的慈悲善念的重要性。最后让我以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在关键时刻才能真正地去证实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

(2002年法轮大法旧金山湾区心得交流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0/2498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