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方得玄中妙

记修炼法轮大法的一点经历供善良人士参考


【明慧网2002年7月31日】1994年11月,我为一位朋友帮忙筹划一次活动。工作之余闲聊中,谈到了特异功能,当时大家争论得很激烈。一位40多岁有点成就的商人,曾经学炼过一个多月法轮功,后来放弃修炼了,并说他是无神论者,不相信有特异功能。他简单讲述了他那一个月的亲身经历。

据他本人讲,最初是一天早晨在江边散步时,看到炼法轮功的人最多,所以决定参与一下,健健身。但是在他学动作的同时,教他动作的学员反复多次提醒他,首先要重心性修炼和学法,并给他一本《法轮功(修订本)》。他感到有点压力。读了书之后,他觉得有些内容一时接受不了,便在每次晨炼之后同老学员“辩论”(他本人所讲,自己很倔强),在坚持了一个多月后他决定放弃了。

听完之后,我感觉这根本也算不上什么特异功能不存在的论据。就问他法轮功的内容,他想了一下说:“记不清了。做好人,反正不能抽烟喝酒。”我进一步问他放弃的原因时,他有点尴尬地笑了,承认般地说:他虽然不信,但这法轮功真有点神了,书上讲不能抽烟喝酒,还真就不能。自从参加晨炼之后,只要他请客吃席喝酒,肚子马上就痛得不行,每次如此,而吃别的就没事。他还有点惋惜地坦言:他搞各种公关,两三天就得请人吃饭,这些他割舍不下,所以只好放弃学习法轮功。我说:“你这不正是证明了特异功能吗?”他笑了,一脸的困惑:“是,这些东西还真说不清楚。哎?!你好象对这些挺有兴趣,我那本《法轮功(修订本)》就送给你吧。”

──后来回想这段经历,还是为这位商人感到惋惜。谈到修炼,有的人常讲:我看到就信。其实问题远不是那么简单。李洪志师父在《为何不得见》中讲到“见可信,不见即不信,此乃下士之见。……悟在先见在后,修心去业,本性一出方可见也。”从这位商人这件事不难看出,悟是多么重要,如果悟不上去,即使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是可能错过。

这本书表面看起来实在很普通,纸张、印刷、装订没有奇异之处,但是书中的内容深深吸引了我,“真、善、忍”使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我暗下决心:今生一定要修炼正法!但当时有个私心,想再找找有没有更好的法门,如果没有再回来修炼法轮功。就象上天听到我的想法一样,不到一个月,我这个从来没有这方面机缘和条件的人,“突然”有了“大考察”的机会。(当时根本没悟到这是对我的考验)我几乎用半年多的时间,沉浸往来在气功门派、功法、寺庙、佛典和道藏之中,虽然亲身经历了许多以前一直向往和猜测的神奇,但最后我还是渐感失望,觉得那些不是根本,就不再热心于到处去找去看。就在这时,得到了大法书籍《转法轮》,一读之下非常兴奋,于是开始抱着想好好研究一下这“难得的好法门”的想法一遍遍读起来。

随着自己不断读《转法轮》,我渐渐感到自身发生着许多变化:对待工作非常实干、不讲假话、宽容、忍耐、能为别人着想,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时,也渐渐能够坦然对待了。尤其是我大学毕业工作后,曾经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最后大吵一架之后,我离开了父母,当时真是铁了心不想回头了。但是随着读这本书,我非常清楚地认识到,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那样做,从此我对父母的想法完全改变了,而且是从根源上改变了。我从很小很小就产生的、一直积累到离家那刻的对父母的看法,全部烟消云散。后来回家时,我这个曾经固执而心重的人,对一切曾经的不快连一点点心理阴影都没有了。其实不止这些,我对所有的人和事的看法也在同步变化之中,当我明确意识到这种巨大的变化的时候,内心深处再次受到极大震动,我好象才明白“正法”两个字的意思,就如同早晨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从尘封许久的窗户扑面而入。

1996年,大概是在11月,我决定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按着《法轮功(修订本)》上的图解模仿着做,很快能基本上顺下来了,就打算完整地炼一遍动功。炼完第一套《佛展千手法》时,浑身很热能量很强,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做“头前抱轮”时刚将双手端平,突然一巨大的能量团从正前方急速汇聚到我的小腹内,如圆形热盘甚至有点发烫,并马上开始旋转,同时热力向周身辐射。正当我惊喜未定之际,更在突然间全身沸腾如炒蹦豆,尤其是双肩、背和上臂尤为密集剧烈,身上棉布衬衣颠跳起得有一寸高。因为此前已经读过很多遍已经出版的大法书籍,所以很清楚是师父下了法轮,并用法轮为我调整身体,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强烈(身体没有感觉也是正常的,因为个人情况可能不同),那一刻我真的是在无比感激中惊呆了。下在小腹部位的法轮,发热的感觉不间断地持续了一个星期。当时的天气已经很冷了,不时有寒风掠过脸颊和双手,但我的腹部一直是热烘烘的,仿佛挂着个小铜炉。我的心里也荡漾着阵阵暖流:师父认下我这个弟子了!

──当时我没有师父的经文,所以后来才读到《拜师》一文:“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然而自学者多存拜师之念,有不见师面难得真传之忧,实乃学法不深之故。我弘传即是普度,学者即为我弟子,不套旧礼规,弃其表面只见人心,如不实修拜师何用乎?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结合本人的“自学”经历,不免感慨万分。

开始修炼后,马上就开始了过关。大概是上述“大考察”的缘故,当时几乎每天晚上做的梦都是打听并寻找师父讲法的学习班。有的在路上就发现是假的,有的是在听讲中发觉是假的,后来只要发现是假的我就追那个“魔”,终于有一次我追上并一把抓住了那个“魔”,它顿时一软,倒在地上变成了纸板剪影。最后一次在这个问题上过关的梦,我一直难以忘怀。当时我正同友人交谈,突然给我送来一份邮件,打开一看是一本厚达半尺的极为精美的书。打开书一时没看懂内容,这时面前出现一个大屏幕和许多键(很象游戏机),我就按着书上的说明进行操作。屏幕上出现图案,是一名宇航员坐在宇宙飞船中的图解,随着我的操作,飞船和宇航员的姿态相应发生一些变化。我才明白这是模拟飞船操作的教材,就接着按书上的说明操作,这时我注意到我在操作中两臂的动作,心里一惊,这实在太象是在做某种功法的动作了。我忽然明白是屏幕上的那个“宇航员”在用这个办法操纵我演练它的东西,我马上起身将书摔在地上。此后这方面的梦就没有了,能通过这个“单科考试”我当时还是很高兴。直到后来师父讲到科学和外星人时,我才明白大法内涵的深厚是难以想象的,每次过关的“题目”都蕴涵层层的“悟”,当时自己只是答对了最浅的那个选择就沾沾自喜起来,其实是有自以为是的心,轻视了法。此后,碰到自己和同修过重复的关或表面看起来很简单的关时,我基本能够很自然地不再想当然了。

1997年初,去一位朋友家,没想到她母亲也在修炼法轮大法。听她讲到很多学员在炼功点一起炼功的情况,我就跟她说:我是照图解学的动作,而且开始还闹了个大笑话,当时没有理解好“缓慢圆”,所以我做“贯通两极法”和“法轮周天法”都非常之慢,一遍就用近20分钟,3遍基本上就得一个小时,当时觉得时间不够,就去问了一位大法学员。他看到我做这两套功法近乎静止的姿态时,禁不住哈哈大笑……。她听后马上讲,辅导员(就是弘法教功的联系人)家很近,她动作做得很好。我们一会儿就到了辅导员家,寒暄之后她很热心地帮我纠正了动作,然后提议我们一块儿听炼功录音带做一遍动作。当炼到“法轮周天法”时,我一下进入自动炼功状态。身体表面被细腻而极密的能量严严实实地均匀裹住,厚约半掌,整个能量都在缓缓沿身体表面流动,双手刚好“浸”在其中,跟着“漂”……。后来该辅导员得知我还缺一些资料,便找出一套(有几样都是剩下的最后一份),其中《转法轮》是她担心我购买的是盗版有错字专门送给我的。付钱时,我觉得有点太少,就核对了每本资料的价格,发现有几个资料的价格比标价低许多,我当时坚持按标价付款。辅导员解释那些资料是批量购买所以便宜,作为大法弟子只会按实际进价转让,决不可能从中谋利。当时记得我还跟她讲,应该把路费运费等摊进去等。她笑着说,其实这些材料也不是她去采购的,是另外一名学员,是学员不图名利的自愿付出,放在她那儿只不过是她这儿来的人多,方便新学员而已。

1998年夏末的一个晚上,我在室内读《转法轮》。忽然,书上许多字都变成一模一样的法轮。那个美妙的景象如轻风吹过水面的粼粼波光,又象不断层叠绽放的烟花,只是所有的光点都换成了小法轮,整个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此后,这种情景重复出现过多次。

李洪志师父在经文《博大》中写到:“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过去也不允许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会从古到今的学术及伦理。过去宗教中所传的和人们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现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每个修炼中的大法弟子在不同阶段和层次中,都会有许许多多对法理的证悟,而本人在此录写的不过是个人在修炼初期的一点粗浅体会,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指正。在此,衷心希望能够对尚未接触和深入了解大法的善良人士有所助益。

善良的人们,让我们一同来把握住这伟大的历史机缘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1/2511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