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讲清真相的一点反思

【明慧网2002年7月7日】快三年了,有一个让我们当地媒体小组一直觉得很困惑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法轮功正面的报道很难见诸于当地一家全国性大报,与他们的记者、编辑也很难打上个人的交道;而地区性的报纸就相对容易得多,建立长期的个人关系也显得容易的多。难道这仅仅是因为大报记者“悟性差”,“难度化”或者是旧势力的阻挡吗?

其实修炼中讲一个“向内找”,还有就是“凡事要先考虑别人”,常人中也讲一个“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或许是因为我们讲的真相不到位,不是那家大报所希望登载的?我们仔细的读一读这两份报纸,比较之下过去讲真相的单一和片面就一目了然了。

做为全国性,乃至全球性大报而言,它的定位和着眼点应该是强调一个全球性战略,全球性政治、经济格局的制衡。从主编、责任编辑到记者,从上到下都是在尽量体现这一定位。一位记者也曾经坦言,“人权迫害每天都发生,世界各地都有,为什么法轮功就那么特殊,我们非要报不可呢?这件事到底对世界整个的格局意味着什么?如果单单是迫害的新闻,对不起,我不能报,因为新闻每天铺天盖地,如果发掘不出背后的更深层的意义──行话叫新闻眼,我要报就得被编辑认为不合格了。”我知道这一思想在海外很有代表性。

可见我们没有讲清这方面的真相。

其实法中都有。

镇压刚开始时,师父在“我的一点感想”中就已经提到了一点:“说心里话,‘法轮功’的学员,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还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不知他们还会忍多长时间。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如果我们都动了真念,说不再发自内心地想继续救度众生,这些能量都收回来的话,从常人角度讲,如果真的象某些常人建议的那样,我们不再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的原则(当然这不可能),把他们都放弃了的话,那么,人类社会将会怎样呢?从在中国目前经济空壳、政治僵化、文化沙漠、生态崩溃的情况下,法轮功的真善忍的信仰真真正正是这个社会能够赖以维系的唯一支柱。

这些的的确确是我们应该讲清的真相。那么我们怎样能用常人能理解的方式讲清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人却为了私欲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最后的希望”,它对中国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对世界的格局意味着什么,这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能讲清这点的话,我想就不是记者们报不报导我们的问题了,因为这些真知灼见是非常切合他们的办报宗旨的,也真的是困扰常人社会的症结。

还有一点有关系的而且应该引起我们反思的现象在于,除了迫害真相在人类社会的表现必须讲清、我们也一直比较重视去讲之外,近三年来,发生在中国的镇压到底和世界上每个人有什么关系,我们没有讲清这方面的真相,使得很多海外的媒体、政府和公众很难看到千里以外发生的镇压与他们有什么实质的关系。出于迎合读者的考虑,他们就会善意地建议我们要“当地化”、“国内化”,比如侧重于讲在海外发生的迫害和骚扰。从法上讲,我个人理解这恰恰是我们没能从常人角度讲出、全面讲清真相的结果:为什么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对全世界都是至关重要的。

由于停留和自我限定在同一层次真相中(人权迫害),我们只能从数量和(这个空间的)区域范围上拉近这一迫害与人的距离,而不是从深层次上、从人的内心开启人的觉悟。这就有点象“向外找”, 而不是“向内修”了。是否存在由于这一认识上的不足,导致了邪恶钻空子的可能?“你不是要‘当地化’,‘国内化’吗,好,那就在海外也来个迫害。”以至于这种情况越演越烈,从日常化的骚扰,到首恶流窜德国,到东欧,到冰岛,到香港,甚至还胆敢来美国了。走到哪,把灾祸带到哪。

我们如何真正尽快全面地、过细过密地讲清真相,直接关系到作为大法弟子整体能够彻底否定邪恶的安排,迫在眉睫。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0/2430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