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讲真相 进出马三家


【明慧网2002年7月8日】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以前不太精进。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总是管着我,使我又回到了正法进程中。

今天我又照常出车,中午12点,停于县城中心的金三角等人,正好遇上一个功友,我就和她谈起来,正说着,一辆警车停在了我车的前面,下来的人说“就是这台车。”他们冲我过来,我一看是政保大队的,他们说:“问个事儿,马上就回来。”我不去,他们从车上把我抬下车,抬到他们车里。让我说某月某日坐车人的名字,我说不知道,他们说人家都把你供出来了,要不,我们怎么能抓你,说了就放你回家,不说就送你看守所。就这样把我拉进了看守所,经过五个小时的审问,什么也没得到的恶警把我关到了刑拘,还说:“什么也不说,就把你送马三家。”然后把我送进了11号房,屋里有五名功友,三名常人,她们对我都很好。

我不配合邪恶,绝食。三天后,由于人心返出来了,也跟着吃饭了。紧接着,又来了一名50多岁的功友,被抬进来。她进来就绝食,她的法背的很多,讲的都在法上,这时我才想到我一定把握好这次机会,所以我再一次决定绝食,不能让邪恶高兴。就这样,我们两个屋共八人都陆续开始绝食,大家互相鼓励,背法、发正念。绝食到第九天,警察开始强行打针,大家都不配合。那位老功友被五个警察强行打针,他们骑在老功友身上,打她嘴巴,有按腿的,有按手的,五个大警察欺负一个老太太。老太太说,我的儿子都像你们这样大了,你们这样对大法弟子是会遭报的,有罪。恶警五个人骑身上,老太太一点儿也没怕,就这样,恶警也没按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也没打成。看到他们可耻的面容真象小丑一样。

第二天一大早警察来了不少,让我们穿衣服回家,我当时就知道是送马三家,所以我没有动,别人也没动,后来,她们都被叫起来了,我当时想: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不起来,警察气得直跳脚,后来叫旁边的常人给我穿衣服,我想:穿上我也不走。因为来是被人给我抬来的,也得给我抬出去,就这样,他们真的把我抬上了车,当时我就想:怎么拉去怎么拉回来,一定要堂堂正正二次冲出马三家。车上连我在内共六名功友,她们家人都来看她们。就这样在哭喊声中,顶着细雨缓缓离开了家乡。政保科队长叫我起来,我说:“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我已经九天没吃没喝,起不来。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向他讲真相,他说:“你再说我叫警察!”

他真用手机把另一个车上的警察叫来了,来了,我还是讲大法好、讲真相,他们就让给我打针,让我睡到马三家,两个警察上来抓住我的手腕,让护士给我打针,我不让她们打,命令他们放开我,告诉他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报的,这也是在摆放你的位置。这时脑子里想:请师父加持,天龙八部护法,让他们放开我。大队长一看打不了针,说:“不给她打了,让她说去吧,她都这样,说不多远了。”

于是,我又开始说,讲真相,让我给他们背《洪吟》,我就背,他们一看没完了,又换个样说:求求你别背了。我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学着说:法轮大法好。接着说了三、四遍。旁边的小护士也跟着说:法轮大法好。这时真的体会到法的威力──庄严、神圣,有无穷的力量支持着我。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背《论语》、《真修》,当背到《真修》中“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时,我再也背不下去了,眼泪在脸上流了下来,在场的同修们都哭了。这时,大队长上前看我说:怎么动情了。我说:这不是情,是慈悲的眼泪,外边有多少人们被电视谎言欺骗,他们不明真相,我们不能不救度他们,是我们没做好,被你们带来了。大队长求我别说了,回家把车还给你。我也不听,继续说,功友拿来矿泉水给我喝,后来开车的放音乐,我请师父加持,超过音乐,我就背经文:《大法好》。果然,超过了音乐声,队长求我别说,我还是照常说。后来,我说大法好,他也跟着我说。我说还我师父清白,他也说还你师父清白。我说还大法清白,他也说还你大法清白。

就这样一直说到马三家,下车体检,自己走进去,回来上车等着结果,一会儿,点名,五名功友都下车了,就没有我的名字,这时,大队长上车,开车的司机问他“闹的最厉害的怎么给她拉回来了?”大队长气冲冲地说:‘你,你,你一路把我气死了。我把你崩了。”我当时一笑:“为大法而死,死也值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他们哑口无言,到一个饭店停下来,另一车上有三名功友。这时我想到佛法的庄严神圣,师父的慈悲,眼泪流了出来,同时为留下的功友难过。警察搜取我们四人240元钱,说你们回家了,体检费得自己交。我说没钱,我和另一个功友都没钱,另两名功友把钱交上了,一路上,我们就放松了自己,不让讲真相就不讲,结果又给我们送进了看守所,让在这呆两天,等着上边批。

这时,看守所的管教问我:“你师父又给你救回来了。”另一个说:“马三家不要,我们也不要。”我说:“那我走了。”他答:“走吧!那我叫车去。”这时我看别的功友没动,我就想:我若走了,叫人叫回来多没面子。也就没动。一会儿,让我们进去,我也就跟进去了,到另一个门,大管教叫我们出去,说“谁让你来的,出去!”我们又被拦住了,一个功友说:法治科科长让来的。那个管教说:“不行,你等一会儿。”过一会才让我们进去。大所长来让我们吃饭,说过两天就放我们。就这样,五天过去了。

我说:不对吧!这不是消极承受吗?我们共同在法上提高,认识到我们没做好,不应该进来。师父说:“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排除干扰》)认识到了,一定做到。我们四人又开始绝食,互相支持、鼓励,一定好好做,交一份合格的答卷,决不配合邪恶。过几天,邪恶害怕了,赶紧叫法治科放人。第二天十点钟,有两名功友就回去了,我一打听,说她们家有交2000元的,有交4000元的,我当时就想交钱是向邪恶妥协,我要叫你们无条件放人,因为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剩下我们两位心心相通,事事想到一起,想到师父讲法:“他有正念吗?他放下生死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北美巡回讲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想到这些,我俩都从内心发出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弟子,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就这样,又过两天,他们看我不行了,就让家人把我接出来了,无条件放出来了。

最后用师父的洪吟《无存》共同精进:“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合十。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3/2441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