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神秘发光体掠过神州各地 大半个中国都看到UFO

【明慧网2002年7月8日】(2002年7月7日08:20  华商报)

7月1日,本报刊登了“不明飞行物经过陕西”的新闻,而当天全国各地许多媒体都不约而同地报道了类似的消息:6月30日晚10点半左右,一个神秘的发光体变幻着各种姿态掠过江苏、河南、陕西、四川等地的天空。

《天府早报》的报道中说,“一些读者打进电话称天空中出现一发光物体,光芒呈白间橙色,从东向西缓缓飞行,持续了约3分钟。发光物体大小如一张办公桌,并且在飞行过程中,物体不断地变着形状,由月牙形变成扇形。”

河南《城市早报》报道了当地目击者的描述:“10时30分,夜空中北斗七星勺把处突然出现一火箭状不明飞行物,接着“火箭”后面的尾巴呈扇状打开,发着亮光,再往后发亮处弯成月牙状,且弯月上面有一颗明亮的圆球,发出耀眼的光芒,5分钟后,不明飞行物消失在夜空中。”

《兰州晨报》报道说,临洮一位叫陈世文的摄影师当天晚上正在给人家拍摄葬礼,突然人们指着天空惊呼:“飞碟”,陈急忙将镜头对准天空,“只见夜空中从正东方平行向西缓缓飞来一亮物,身后拖着一条明亮的尾巴,大约2分钟后飞行物停在空中,亮尾先消失,随后飞行物也变暗、消失。又过了大约一分钟,不明飞行物再次闪亮,亮度更强,并朝偏东南方向螺旋式上升,旋转约十几秒后飞行物呈现为一元宝状,后渐渐消失在夜空中。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5分钟。”由于丧主家人笃信佛教,有人认为佛光呈现,也有人说是飞碟。

《扬子晚报》还发表了一张此物的照片,据当地读者反映,西北天空有一状如初升太阳的物体,像射灯一样发出扇形光亮,光线如波浪一样涌动。十多分钟后,光亮逐渐消失,空中只剩一团云雾。

四川一媒体报道驻地空军训练时与之同飞,竟以为是敌机!亲眼目击此“发光物”的重庆市天文台台长助理田香远指出了它的准确位置:大熊星座与小熊星座之间。

同时,湖北荆州、内蒙古包头以及黑龙江大庆等地的网友也在网上表示,他们也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从各地媒体的报道可以看出,目击者所描述的发光体外形、大小、持续时间、飞行方式非常相似:它很高,比一般的飞机飞得高得多;它很大,“有三个满月那么大”(一网友描述);它很亮,颜色从橙色转成白色;它出现在西北方向,从东向西移动,速度并不快;它呈扇形,光波向外波动;它持续的时间从两三分钟到十几分钟。由此可以推定,6月30日晚10点半左右,一个“不明飞行物”光临了从东到西的大半个中国,人们所看到的是同一个“不明飞行物”。

不明飞行物现身陕西

就在甘肃、四川、重庆、河南、江苏等地出现了这一奇异现象的同时,我省许多地方也有目击者声称看到了不明飞行物。

6月30日晚上,眉县第一水泥厂的职工陈根喜正和6位同事在矿山上工作,当时天气晴朗,深蓝色的天幕上繁星闪烁。突然有人喊:“快看!快看———那是啥东西?”陈根喜抬头一看,只见西北方向的高空中有一团耀眼的亮光。一个圆球形和半圆形的物体结合在一起,圆球发出红光,几秒钟后变成耀眼的白色光团,然后中间的亮点逐渐消失,整个东西的外形像个“元宝”,似云似雾,但并未被风吹散,始终保持原状,一两分钟后,光线逐渐变淡,并快速直线上升,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陈根喜记下了它出现时的时间:晚上10点29分。并画下了自己所见到的东西的外形。

与此同时,合阳县文化馆的史耀增也看到了不明飞行物。当时他正在院子里和几位朋友闲聊,突然大家发现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他在给报社的信中这样形容这个东西:“虽然没有月亮亮,但比其它的星星要亮得多。更为稀罕的是,这颗星像喷气式飞机喷尾气一样,身后开成一个扇面状的光晕,而且是一波一波的,非常好看……慢慢地这个发光体被自身发出的雾状物遮盖,而且不断扩大,形成一个‘白太阳’,而身后的扇面则变成了一个和发光体颜色一样的硕大的白月牙,月牙抱着太阳,日月同辉……”史耀增当时叫妻子进屋看时间,是晚上10点35分。史耀增也画下了自己所见到的东西的外形,与陈根喜所画的图几乎完全一样。

虢镇的王小兵先生非常详细地记录下了这一过程:晚10:18,该发光体出现一条较亮的梯形尾巴;10:21,发光体的尾巴消失;10:23,该发光体出现3道不等宽的弧形发光带,位置是其北侧,弧度大约为160度;10:25,光带亮度达到极盛,随后逐渐变暗;10:31彻底消失。王小兵给报社发来的电子邮件中还附有自己画的示意图。

当天晚上,上百个兴奋的电话打进本报热线,向本报提供“发现不明飞行物(UFO)”的新闻线索,这些电话分别来自宝鸡、眉县、泾阳、咸阳、西安、长安县、铜川、渭南、澄城、合阳、汉中等地,几乎全省都能看到。而读者对看到的东西大都描述为“扇形”、“行走的星星”、“月牙”、“船形”、“光柱”、“光波像波浪似的一波一波向外涌动”等。由于当晚天气晴好,许多人在户外乘凉,因此看到这一天空奇景的人非常多。

这是近年来中国范围最大的和记录最完全的一次“不明飞行物”目击。它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专家:可能是“空间飞行器”

对于6月30日晚出现在天空的神秘物,各种猜测随之而至。

一位汉中的朋友说,他认为这可能是“超新星”爆炸,也可能是一次高空爆炸。内蒙包头一天文爱好者在网上发表文章认为,可能是一次超新星爆发———年老的恒星爆炸,“这颗恒星一开始由暗到亮并且放出巨大的喷射状的环状气体云,最后慢慢消失在一团烟雾后,仿佛一盏天灯,这种天象极为罕见,千年才得一遇。”

对于“超新星”说,记者在国家天文台没有得到确认,一位女同志告诉记者,超新星爆发是天文界的大事,可据他们掌握的消息,并没有一家国内外天文台观测到有超新星爆发。陕西省天文台观测站站长张勇告诉记者,他们十几年前也是在这个季节观测到类似的天象,并详细记录了有关情况和数据,当时大家觉得可能是一种气象现象,或者与大气的折射有关。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的解释到目前为止也许是最令人信服的。王思潮是我国著名的天文学家,小行星专家,也是热心研究不明飞行物的专家以及天文科普作者。《扬子晚报》7月1日发表的消息中就采访了王思潮,王思潮认为,它可能是一个“空间飞行器”。可是仅有简单的一两句话,并没有明确的解释,为什么是呢?昨天记者打通了王思潮先生的电话。王思潮自己并没有亲眼看到这一现象,他的分析来自于目击者的描述。

记者:它为什么不是大气现象?

王思潮:从目击的范围来看,整个中国中北部都能看到,而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可见这个东西的位置相当高,应该在500公里以外。而大气现象的高度不可能超过只有十几公里的大气层。

记者:可能是飞机吗?

王思潮:从它的高度来看,远比飞机的高度高,而且以飞机的飞行速度而言,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让这么大范围的人看到是不可能的。

记者:有可能是彗星或是流星吗?

王思潮:有人说可能是陨石被地球磁力线俘获,旋转发光,但地球磁力线是南北向的,这个东西的运动却是东西向的,所以不可能。对于彗星来说,显得离地球的距离不对,而且亮度也没有那么高。

记者:“空间飞行器”说怎么解释呢?

王思潮:从它的外形看,很像一只向外喷射物质的空间飞行器,中间的亮点就是喷口,外面的扇形是喷出的物质。它就好像一只人造卫星上为了调整姿态向外喷气。虽然地球上这一地区处于黑夜,但在外太空太阳光仍能照到这个物体上,所以它的颜色呈现出阳光的颜色(和月亮被太阳照亮的原理完全一样)。

记者:它是地球同步卫星吗?

王思潮:地球同步卫星的高度在36000公里以上,显然比这个东西高得多。

记者:空间飞行器喷出的物质怎么能在这么远的地面都能看到呢?

王思潮:在外太空由于没有空气阻力,其喷出物质距离可达几十公里,地面应该能看得到。

类似现象已出现多次

王思潮先生说,这种类似的现象已不是第一次出现,他和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几位同事从1971年它第一次出现起就一直在观察记录,搜集资料,一共出现十几次,几乎可以断定是同类的东西,也曾经和航天部门联系过,虽然现在仍没有确认它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轮廊却是越来越清晰了。

王思潮还希望全国的读者能提供自己的目击报告,也可以用画画描下该物体的形状,还应该记录下观测的仰角,以利于对飞行物的定位。有条件的用照相机照下来最好———当然,傻瓜机不行,因为夜空光线太暗,根本无法曝光,应该用相机上的“B门”连续曝光。

在结束电话采访的最后,记者问王思潮先生,这次不明飞行物可能是“外星人”吗?得到的回答是“无法断定”。王思潮认为它是一个空间飞行器,就否定了自然天象的说法,从而肯定是智慧生命的行为。那么在它里面或者在遥远的地方控制着它的究竟是人类还是别的什么生命?目前仍然是一个谜,也许这个谜要过很多年才能揭开,寻找外星智慧生命也和探索人类自身奥秘一样令人神往,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探索自然和自身的手段越来越有力,然而人类的好奇心却永远不会让自己探索的脚步停止。

1%的UFO现象无法解释

据有关资料表明,每年全世界有数万件UFO(不明飞行物)的报告。经过专家的分析和检查,其中有99%得到合理的解释,这些合理的解释包括:高空飞机及其尾气、高空气球、坠落的火箭和人造卫星的残片、流星、高空鸟群甚至——成团的飞虫。但是,仍有1%的UFO现象无法解释,按目击者提供的资料,这些UFO主要的表现是,时快时慢、飘忽不定、形状多变、颜色多样等等。以地球人对物体运动的经验,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形如鬼魅的运动是如何产生的,困扰人们的是:它的动力在哪和它如何摆脱惯性的束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18/24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