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70082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2001年6月,由于我没学好法,在邪恶的迫害中处于消极躲藏,居住在亲属家,和其他大法学员基本失去了联系,也不能安下心来学法炼功,用常人的认识衡量,认为是常人在整人,我只要不被抓走,不进洗脑班,不写“悔过书”,修炼中不留下污点就满足了。并没有意识到当时已有了图安逸和怕心,才被旧势力魔钻了空子。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

6月中旬,小区“610”邪恶头目,利用欺骗我的家人说:“只要回来接受洗脑,就给她恢复工作。”我的家人在利欲的驱使下动摇了,把我从老家强行带到洗脑班。洗脑班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旅馆内,墙面上冒出水珠,被褥都是湿的,那些陪住人员每天可以轮换着晒太阳,可大法学员上厕所都要让人看管着,完全剥夺了人身自由,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第一期洗脑班我保持正念(一期15天),心中默念老师给我们的正法口诀,不和任何人交谈,不接受它们的邪悟。

如今那些邪悟的人已经成了邪恶势力手中的工具,在这个旅馆分别办了多次所谓的洗脑班。他们把学员非法带到此地后,只要一天不接受洗脑就让十个邪悟的人围拢上来,轮番上阵,散布邪悟,进行欺骗,她们以“交流”为名不让睡觉,见空子就钻,并邪悟师父的话。在第二期班,自己没有静下心来发正念,对法产生了怀疑,邪恶针对我的执著下手,目的只有一个,让你放弃修炼,不相信师父,不相信大法,其中包括以前有些表现得不错的人,最可恶的是她们有些人一旦接受洗脑后马上反过来劝别人,自己背离大法毁灭着自己却浑然不知。

被洗脑后仍被邪恶因素控制,和“610”那些接受洗脑的邪悟者到原来的同修家去欺骗家属。过了几天我遇到一个同修,她说:“被洗脑本身就不对,更不能去找别人”,我有些困惑,就去上班,不再接触那帮人。但没能静心学法,有时混同于常人,身体也渐渐的有以前的疾病重新返回来的感觉。我还找按摩师按摩也没治好,到医院拿洗药也无济于事。这时我已意识到,你不修了,就把不好的归还给你。这种状态整整折磨了我半年多。直到2002年5月,我到大姐家,她对我说:“你可不能这样下去,这么好的功法,还是你介绍给我们的,哪能不修了?李老师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要从头来,学法炼功。”我心中有一念,如师父还要我这个弟子,就点化我。晚上休息时,一觉醒来,头脑中总有一句话,“迷途知返”我反复说了几遍,才意识到是师父点化我,我知道错了,赶快接着修。我和姐姐非常高兴,开始了真正的学法炼功,我又回到了法轮大法的行列里。身体渐渐有了好转。我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再度之恩。只有用行动严正声明我在强化洗脑班残酷的精神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紧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不好的影响,坚修大法到底!

高玉玲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正月初三得法,由于1999年11月进京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被非法劳教于佳木斯劳教所,为期两年。由于旧势力的高压迫害,在2001年8月末,身体只剩下皮包骨的情况下,经检查诊断为中性贫血、心脏病、结肠炎等,劳教所给办了保外就医,在所内3、4个犯人包夹,不准学法、炼功,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迫签了它们所写的“保证”等,被送回当地派出所又让写了什么所谓的“保证”,向邪恶妥协了,给自己助师正法史上留下了一个大污点。

特此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写的“保证”、签字全部作废。我要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按照师尊的教导:“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来加倍弥补以前以前的过错,紧随师父的正法、洪大巨变之势,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称谓,按师父说的“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去做,坚定正念,永不动摇。

大法弟子 张普贺 2002年7月3日


声明

在自己执著心的掩盖下,接受了邪悟者的邪悟,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而离开了大法;并在街道强制办洗脑班时,写了“揭批和保证”。当我离开法时,没有了心法的约束,只会随着世人随波逐流,离法越来越远。现在我认识到:我们之所以能修炼,靠的是有师在、有法在。离开师父,离开法,还靠什么修?为他人好就是让人知道大法好,这才是对一个生命真正的好!现在我声明:所写的“揭批和保证”及有违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宋庆慧 2002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大陆中个别邪恶之徒操纵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的高压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违心地写了、说了的不该说的话,自己很内疚,愧对于伟大的师尊和大法。

为此,我严正声明:在中国大陆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的高压迫害下,我所做的有损于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法轮大法是救度宇宙一切众生的宇宙大法。从今以后,要坚定、坚信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加倍弥补。学好法、讲清真相,同时按时发正念,直至邪恶彻底清除,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

王贵廷 2002年6月15日


声明

2002年5月被非法拘留,在怕心和亲情的带动下,正念无存,怕进监狱。因而装病并说了妥协的话。配合了邪恶打针治疗,办了假诊断书。为了保外就医回家后在家人的“看护”下与外界断绝往来,逐渐身心疲惫,以致无法学法炼功。

现在深深痛悔当时没有正念,没能在过关中堂堂正正,屈服于恐吓与亲情。做出一个修炼人绝不能做的,违背大法的行为。现严正声明在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姜桂兰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由于在法理上认识不深,曾经于2000年春节期间,写过所谓“保证”,追悔莫及,声明作废,现已早汇入正法洪流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连秀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用大法要求自己,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很悔恨。现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紧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高昌泽 2002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学大法的,由于学法不深,对法理解的差,平时还觉得很坚定,在2000年警察到我家查收真相材料时,我的怕心出来了,说了妥协的话。我现在郑重声明:以前说的话作废,坚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金日霞 2002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利用夹控、禁闭、连续几天不让睡觉、寒冷天气不让加衣服等手段的迫害下,我承受不住,被迫违心地写下了“三书”。尽管在劳教所里我已通过我的言行彻底否定了“三书”,但是今天,作为正法时期大法的一粒子,我必须严正声明,高压下写的“三书”无效,全部作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坚定地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林麟福 2002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后,由于没能更好地把握自己,在邪恶的洗脑班高压下,写了有损于师父、有损于大法的话,现在我公开声明,所有的“保证书”一律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跟师父修到底。我一定要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更加坚定的正法,向世人讲清真相,充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昭黎 吴玉石 王慧 2002年7月7日


声明

2001年10月19日被市“610办公室”强行抓去审讯,后转看守所,于11月2号被放,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后悔莫及。在此庄严声明:“保证书”作废。我还要坚修大法心如磐石,更加努力修炼、弥补造成的损失。

赵长春 2002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对法认识不足,常人之心放不下,在承受迫害时配合了邪恶,写过“保证书”、签过字,现声明全部作废。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桂英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本人于1996年有缘得法。在修炼中不断提高自己,不但身体得到净化,而且,思想也得到升华。99年4.25以后,曾多次随大法弟子弘法,可是,由于自身的执著和学法不深的缘故,被邪恶带到了教养院。在邪恶势力的高压下,写了所谓的“三书”、“揭批”等一些大法弟子所不应该做的事。

获释后,经过学法和师父的不断点化,认识到自己在教养院里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现在,我全盘否认在教养院里的邪恶思想及所为,并且,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用理智和智慧向世人讲清真相。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朱丹 2002年7月


严正声明

在强化洗脑班上,由于高压逼迫和邪悟,说了和写了对大法不敬的话,深感后悔,现声明我在洗脑班上的一切“悔过”和对大法不敬之词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永不改变,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宋美英 2002年7月6日


声明

2001年10月19日被“610办公室”强行抓去审讯,后转看守所,违心的写了一些反对大法的话、反对老师的话声明作废。我还要坚修大法,精进不止,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树生 2002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所说的有损于大法和师父名誉的话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随师父走完最后的正法之路。

赵来兴 2002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18日我因发大法资料被抓进看守所。看守所的管教人员对大法学员太残忍了。因为在我身上搜到经文,所长给带上背铐4-5天,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解开,因炼功早晨不让吃饭在雪地里冻了我们4个多小时。2月16日把我送到劳教所,让看管人员看着我们不允许炼功,到后来他们就用电棍电这些学员,在强制下我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后来在强制下我违心地写下了“四书”,后被释放回家。当时声明“四书”作废,但没有写书面材料。现严正声明“保证书、四书”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荆月华 2002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自己不能承受高压迫害,说了不该说的话,这成为自己修炼道路上的污点。我现在声明,自己所说的违心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建 2002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叫赵文博,男,16岁,我曾一念之差,在学校横幅上签字,现在声明它作废。我要重新回到大法弟子的行列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赵文博   2002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洗脑班上被所谓洗脑。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之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何凤琴 2002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7月20日曾在公安分局写过“保证”,今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戴岚秋 2002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2月13日,公安在我家非法搜查出《转法轮》等书和经文、磁带等大法资料,从此开始对我监视居住,并以办洗脑班的形式迫使我写下“保证”的文字。事后,还一再要我写悔过和揭批。我觉得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写保证书就已经做错了,拒不再写揭批书,并口头声明保证作废。于是在2001年7月4日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同年9月28日被非法送劳教所。在劳教所里,由于自己学法不精进,被邪恶势力的歪理所蒙蔽、欺骗,从而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在9月30日写下了“保证”,继而写了认识和揭批。为此,我深感痛悔。

是师父的慈悲再一次救度了我。今天,也是我走出劳教所的一个月,我明白在劳教所的那段日子,我确实大错特错了。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写的“三书”作废,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通通作废。我要堂堂正正修炼,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法轮大法好!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黄香 2002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违心写的“保证”现声明作废。珍惜修炼机缘,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亚平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被执著心带动,在洗脑班上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非常痛悔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今后我一定要学好法,精进实修,加倍弥补,紧紧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刘秀环 2002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以后我违心地“表态”,同时将书交给邪恶之徒手中,并写了两次“保证”。我现在郑重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毕占春 2002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所有写过的“保证书”,以及认同邪恶说的那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刘玉先 2002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低,99年720后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了“保证书”。当时耍了些文字游戏,还觉得没什么,现在知道那也是配合了邪恶,没有做到抵制邪恶。现郑重宣布我所写过和他人代写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以后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谭香兰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公安局及单位于2002年1月份在没任何手续和证据下以谈话为名,采取欺骗手段把我骗到洗脑班。由于学法不深又有个人的执著,被邪悟者所蒙蔽,给自己修炼路上抹了黑,留下了污点,给大法蒙上了耻辱。想起来后悔不已。是师父洪大的慈悲苦度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以弥补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写过的揭批、保证一律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安淑阁 2002年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