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沧州市盐山县国安大队酷刑逼供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7月9日】我于6月14日在孟村被非法抓捕,当晚被恶警带回盐山县公安局。沧州市国安大队贾支队长、刘支队长、王某等5名凶犯负责刑讯逼供。这些曾亲手迫害程儒林、杨全利、郭汉坡等大法弟子的恶警,把毒手又伸向孟村、黄骅、盐山等地搜捕当地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它们为了从我口里得到资料来源和同修的下落,围着我大打出手,拿胶皮棍不停地抽打胳膊、肩头、臀部、大小腿。参与迫害的盐山恶警王文平抓住我的头发抡起来往地上摔、撞沙发、撞地板、上下蹲,头发一捋捋往下掉。我当时被折磨虚脱得没有一点力气,不知不觉小便失禁三次。从这夜开始,它们轮番上阵,昼夜不让我睡觉。它们给我带背铐;用电棍电;用牙签钉手指尖;用钢笔剔肋骨;用烟卷头烫手腕、烫脚趾头(脚趾头烫起泡,手腕烫伤多达24处);倒拿螺丝刀敲打脸两侧的颧骨,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一恶警拿着李老师的照片劈头盖脸地打我。这些恶警一边打一边骂着极其下流的脏话,叫嚣着不老实交待就扒光衣服扔到男号去,等等……。我问它们:“你们家里没有姐妹吗?你们对她们也这样说话吗?”面对这些邪恶,我就想:人怎么变得这么坏了?这是警察吗?这还叫人吗?真象师父讲的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啊!

它们变着法折磨我,一次它们用白铁皮桶扣在我头上,用毛巾被把桶口堵严,用棍子敲打桶底,我的头在里面呼吸困难震耳欲聋,折磨我20多分钟,事前它们向我卖弄说,用这种刑罚治人承受不了几分钟。一次它们觉得拿竹签钉手指尖不解气,打发一干警找盒图钉往我脸上钉,这位干警转了一圈说没找到。事后他告诉我不是没找到,他也不忍心看它们折磨我了。就这样它们不让我睡觉持续折磨我长达6天6宿。我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绝食绝水不配合邪恶。

这期间,盐山县公安局又非法抓捕了一个姓李的女同修,关在离我较近的办公室里,王文平等负责审理。不堪入耳的打骂声不时传过来。这几天,盐山公安局办公楼阴森恐怖,成了摧残大法弟子的酷刑室。

我被送进盐山看守所时已经被折磨得面目皆非,浑身是伤,手、脚、胳膊、肩膀、臀部、双腿都肿起来,脸变了形,不能走路,大小便都得让别人架着。囚室的女犯们看我这个样子都哭了,问我犯了什么罪,警察为什么这么狠毒?我告诉她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没犯罪。世人都知道,我们学员都在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罪!在遭到造谣陷害无端打压时,学员自发地站出来讲真相、维护真理、呼唤正义更没有罪!一个政府为什么怕人民讲真话呢?全国有多少学员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被迫害致死?谁是谁非,谁善谁恶,明眼人一看便知。

我在看守所期间,继续绝食绝水,抗议恶警对我的迫害。盐山公安局不但不惩罚打人凶手,却上下封锁消息,强行给我灌食,不让我与家人见面。有善念的狱警和囚犯都暗地里骂迫害我的恶警;一女犯向我表示出去后一定学法轮功;一男犯写一纸条传给我,写着“我永远记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我真是感动。干警也多次向市局打电话反映我伤势严重身体极度虚弱,并告知盐山县检察院。检察院派人检查我伤势,一一记录,很是气愤。世人这一切正的表现有力地回击了邪恶。6月28日夜,我突发不适,生命垂危,被送到寿甫医院抢救,后警察为推卸责任通知我的家人接回。恶警威胁说以后要随传随到,不能跑,跑到哪儿也能抓回来。

正告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邪恶能逞凶一时,绝不能逞凶一世。当法正人间时,你们能有路可逃吗?善恶到头终有报,大法弟子们在这样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还在慈悲地启迪人的善念,作恶者地狱里都放不下啊。

据悉,姓李的同修仍被劫持,望看到的同修齐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盐山县恶警电话:杨建忠(局长,犯罪头目) 6225106(办公室)
公安局办公室 6221026
王文平(国安大队恶警) 0317-6222721(宅电)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0/24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