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幢幢的网吧大火(之三)


【明慧网2002年7月9日】

(五)新华社记者雨夜凌晨潜伏现场?

让我们放个慢镜头,看看那天凌晨发生的事情。(小石头:捎带说一句,纵火犯、杀人犯最怕慢镜头──2001年除夕天安门广场上那场焚人、杀人惨剧的纵火杀人犯们,现在想起被人用慢镜头揭了老底,夜里还恨恨的啃指甲呢。)

根据新华社的报导,6月16日凌晨2点43分,公安消防“119”火警台凌晨接到报警,随后9部消防车“及时”赶到火灾现场。几乎是与119接到火警同时,凌晨2点44分,正在京昌高速路辅路上巡逻的海淀分局巡察支队801、802车组接到分局指挥中心布警,2点48分,即4分钟之后,两车组到达3公里外的现场。

而新华社提供的最早拍摄的火灾现场照片,是凌晨2点56分拍摄的。我想大家都会关心,在2点43分119台接到报警,到2点56分记者按下快门这13分钟的时间里,新华社记者是什么时间得到消息,什么时间冲出大门,什么时间坐上车,什么时间到达现场,什么时间找到合适位置拍下火灾全景的?

很显然,119台接到报警后,首先通知的肯定是消防队(由上文可知,巡警已经先到了,就无需通知110了),至于我们119的同志为何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通知我们新华社的身手矫健的同志们的,那就非我小石头等凡夫俗子所能揣摩了。

而消防车是什么时间到的?由上文分析可知,是在约凌晨3点(很大可能是在3点之后)。这就是说,我们新华社记者跑得比消防车还快?看来我们新华社的大记者真是搞错了行当。这样好的身手,应当到F1方程式赛场上和舒马赫一较高低才是。

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新华社记者接到通知,一定比巡警晚,因为从上文分析,现场调查可知,巡警是先于火灾报警电话打通之前,到达现场的。也就是在2点44分之后。我们假定是2点45分新华社记者得到通知吧。那么就意味着,11分钟之后,新华社记者就到了现场、选择了拍摄角度、按下了快门。

那么我们大家都想知道,2点45分的时候,新华社记者在哪儿?

一个可能是,在新华社办公室值班。

新华社位于城南宣武区长椿街,火灾现场在北四环路以北。从宣武区长椿街到火灾现场,先得向西上宣武门西大街,接着一直向北上复兴门南大街,过复兴门立交桥,阜成门立交桥,西直门立交桥──这时就开始离开立交桥,会遇上一个又一个红绿灯了,当然咱们新华社记者有急事儿而且平常闯红灯闯习惯了,没关系──上西土城路,横过北三环西路,过学知口,穿过北四环西路──快到了,但是还没完全到──经过北京科技大学西门,经过五道口路口向东,到石油大院,还得进大门,然后向北,找到那个什么“石油大院28楼西侧”。

这样算起来,11分钟可是太不够了。而且我还没算上抄起照相机、录音机、笔记本、记者证的时间、下楼时间、出大门时间、到了现场下车时间,找合适拍摄位置的时间。

不够,11分钟肯定不够。那么,──

第二个可能是,在家里床上黑甜的梦乡之中。别人我不知道,反正凌晨3点左右,那是我睡得最香的时候。穿上蔽体的衣服,找到记者证、照相机等家什,冲到楼门外,也肯定会超过11分钟。也不可能。那么,──

第三个可能是,在凌晨2点56分前后,新华社记者就在火灾现场附近。可这就奇怪了,三更半夜的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堂堂国家通讯社的大记者,在石油大院里头猫着什么呀?(也许是躲在暗影里?)是在等什么人?还是在等待什么事情的发生?抑或二者兼有?

可也真巧,真叫我们新华社的大记者等到了这起“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市伤亡最多的群死群伤”案件。(小石头:引号中是北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刘德说的话,他好像忘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在天安门广场、长安街上的“群死群伤”。)

虽然很辛苦,但毕竟等到了,算是没有白等。我们善于体恤下情的贾庆林书记要是遇到这帮记者,一定会微笑着问候:“同志们烤黑了!”──而同志们多半会齐声高呼:“领导更黑!”

(六)特殊的火灾,特殊的“关怀”,特殊的封锁──小小火灾现场的“指挥者”都是大人物

一个小小的网吧着了火,猜猜谁赶到现场“指挥”?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
──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市长:刘淇;
──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
──前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前北京市政法委书记、北京市委副书记:强卫;
──北京市委副书记:杜德印(专门负责网络信息安全的,今年5月22日刚刚升任北京市委副书记);
──北京市公安、医疗、海淀区负责人等等,等等。

一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一个中共中央委员,一个公安部副部长……,这么多头面人物送葬,死者真是备极哀荣啊!死者如果在天有灵,一定要仔细盯准这些人的面孔,活着的时候没机会见,死了有他们来送葬,一定要牢牢记住他们的长相。为什么?阎王爷那里三曹对案的时候,好跟阎王爷说说谁在火灾现场。阎王爷他老人家可是神目如电,自会报应真凶。

有人说了,你这样讲话就不对了,人家那么大的共产党干部,关心关心咱老百姓,你该感激涕零才是啊!

“涕零”不“涕零”先放到一边,他们是到那里干什么去了,统览一下北京的火灾全貌,就一目了然。

从2002年6月14日17:00至6月16日17:00两天内,全市共接火灾报警40起。其中仅煤气罐站类火灾就有2起。这煤气罐、煤气站烧起来可不比那“1.8升汽油”来得弱。可没见哪个中央政治局委员“指挥”小头目们往煤气罐上泼水呀?

也就是说,14日到16日两天内,平均每天接到火灾报警20起──怎么偏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委员、公安部副部长如此垂青这次网吧火灾呢!

进入6月以来,从5月31日17:00到6月16日17:00,北京市共发生334起火警;其中“重要火情”包括:6月5日中央军委通信站北侧的北京巴士公司双层车分公司第三车队发生火灾。3个消防中队、12部消防车到场扑救,消防局指挥车同时出现场进行指挥。这么一把大火,中央军委通讯站这么重要的位置,也没见贾庆林、刘淇露个脸──怎么偏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委员、公安部副部长如此垂青这次网吧火灾呢!

有人说,这次火灾死的人最多呀!

那么这就怪了:这么一大群领导,在现场指挥的时候,“20余具装在白色塑料袋里的尸体”还没有“一溜排开”,他们怎么就如同鬣狗嗅到味道一样,早早地在下雨的凌晨麇集到火灾现场?

除非,他们事先知道这次纵火,并且知道这次纵火的死亡规模。

区区一个火灾,赶到现场的九辆救火车足以应付了,这么多头面人物到现场来干什么?要说指挥“救火”,一个小小的消防中队队长足矣;但如果是指挥一次嫁祸于人的放火,还真得这些经验丰富的中央领导们来不可。

(七)极其严密的封锁

在这些“党中央领导”们的“指挥”下,救火告一段落后,从2002年6月16日9点40分记者到达现场时,直到2002年7月4日,网吧楼上楼下,包括楼下商店都被封了。大家可以看到照片上有一家“禾谷园”的招牌,统统一封了事,附近有一些保安在巡逻,不许人进入。整个现场一直被警察封锁至今。已经封锁20天了。不知要封锁到什么时候?是否要象赖昌星的“红楼”,封锁之后鼓捣半天搞出个什么“反腐倡廉教育中心”那样,也搞出一个“网吧罪恶教育中心”?或者,再在里面搞出什么更有利于隐藏真凶的物证出来?

(全文结束/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