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8月1日】我的姐姐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九八年十一月偶然的机会使我姐姐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看过几遍以后,她被李老师讲的法理深深折服,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从此她修心向善,家人更和睦了,邻里间更能融洽相处了。但好景不长,权势在手的江罗集团,黑白不明,正邪不分,看到全国上下有亿万人学法轮功,心眼小得不行,妒嫉心大的不行。开始了对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进行了疯狂镇压和迫害,打、抓、关、抄家、罚款、下岗等。

99年姐姐在向地方各级政府反映意见无效的情况下,进京上访。只见信访办的牌子偷偷地被人拿掉了,有理无处讲只好去了天安门广场,向世人喊出了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谁知公民的合法权利被剥夺了,她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教养2年。

在劳教期间,姐姐一直不放弃“真善忍”,被先后辗转送到六家教养院,看到了那里的恶人把修炼人迫害得惨不忍睹。邪恶之徒在魔窟中,流氓、无赖的嘴脸暴露无遗。姐姐受尽了酷刑折磨,被逼男女混住、扒光衣服毒打,让她说假话逼其放弃信仰。当姐姐抗议说他们这是违法行为,执法犯法时,结果被超期关押半年之多。在沈新教养院期间恶警郭勇把大法弟子往死里打,姐姐的腰部被打伤,大小便不能自理,然后将姐姐送往辽宁省监管医院(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再度摧残。2年半期间家人只见了三次面。父亲于2001年4月遭车祸,当时生命垂危,劳教所管教借机大做文章逼姐姐放弃修炼,她拒绝了它们的无理要求。

当姐姐要把法轮功学员被残害的真相带出去告知天下人时。有一位好心的警察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好人,你们到哪都不会受理,江XX下了密令,对法轮功人员打死算自杀,现在的中国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连法院、律师都被告之不能受理任何与法轮功相关的案件,它们没有文字依据,只有口头传达。”我和妈妈将姐姐的事实情况向有关政府反映,至今没有人答复。曾经体重150斤的姐姐被迫害得不足100斤,而且生命垂危,才得以保外就医,他们半夜十一点多钟将姐姐抬回家中,当时姐姐脸色苍白有气无力,满身伤痕,他们自知理亏,怕众乡亲们看见,才在黑天送回,并骗妈妈在纸单上签个字欠2000元医药费。当我妈妈质问他们“我姑娘是什么病”时,他们无一人说真话是打的。妈妈气愤地说:“看国家电视演的人民警察对法轮功人员无微不至的关怀,象亲人对待他们从不打骂并抱头痛哭,警察那么好,好的都不愿回家了。原来你们是一半人一半鬼,你们也太能白话(编假话)了,你们几个人还在这装什么呀,真是太没有人味了,和强盗有什么区别。我奉劝你们别再为江泽民卖命了,真相大白时你们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谁做了缺德的事都得去偿还,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恶人遭报。”老妈妈说个没完,他们灰溜溜地走了。

姐姐在家期间多次遭到迫害和骚扰,就在2002年7月19日晚九点多钟,当地派出所指导员粟XX和公安局保安大队长张福才,带着七八个人闯入姐姐家中,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如:搜查证,出示公安证件)的情况下,抢夺家中的私有物品遭姐姐拒绝后,大打出手将姐姐打倒在地。又将我妈妈下巴打脱臼,并将来我家的亲属打伤;又殴打邻居的几个人。当邻居站出来质问他们:你们还叫警察吗?真正违法犯罪的是你们。他们不敢说话,却强行将姐姐的办公桌撬坏,拿走了小电视和VCD、录放机等物品;又无理地将我家一亲属带走,至今生死不明,还在被迫害中。

就在第二天我到当地派出所,质问他们这一违法犯罪行为时,他们又说是上边传达的命令,没办法只能配合。我给保安大队长打电话,要求释放无辜被抓的亲属并偿还被抢走的物品时,他说不管,你爱找哪去就找哪去。

警察的这些行为和流氓有何区别哪?代表的不是邪恶吗?江泽民自己那么邪恶肮脏,怎么能代表这个那个的?警察虽然是被动的,但要分清好坏,你们收的法轮功资料,你们不是也在看吗?真要跟江XX绑在一起下地狱吗?如果你们真的再不回头,你们看一看听一听,老百姓背后在说你们什么。给自己的将来留点儿机会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1/25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