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辽宁铁法市公安局和铁岭教养院对我和丈夫的野蛮摧残

【明慧网2002年8月10日】在派出所,我丈夫右侧肋骨被恶警打折两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在看守所,最后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上医院检查发现肠子粘连,高血压,心电图异常……

我叫高淑云。2002年2月8日,铁法市大明镇公安局派出所半夜12点上我家敲门,从一楼敲到五楼,搅得四邻不安。我们夫妇俩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没给恶警开门,它们就走了。第二天,我和丈夫庄海森被迫离家出走。春节前回家收拾东西时,公安局、派出所的人来到我家,他们把我丈夫骗到派出所说是了解情况。到派出所后,所长刘X、教导员王X和恶警张老铁问我丈夫去哪了?我丈夫没有回答。他们几人就开始对我丈夫拳打脚踢。我丈夫右侧肋骨被打折两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后来我丈夫因坚持说“炼”,而被无故判劳动教养三年,关押在铁岭教养院一大队。在那儿,恶警用电棍电他,用狼牙棒打他胸部、后背,强制他参加重体力劳动。恶警折磨他、逼迫他写“保证”。因他坚持信仰真、善、忍,至今仍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我丈夫被带走后,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又把我非法拘留并抄家。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后,所长刘X说:“炼就给你找个吃饭的地方(暗指拘留所、劳教所)。”我问他们:“串门也违法吗?哪条法律规定的?” 他说:“跟你们讲什么法律?” 他们于是想把我也非法判教养三年,但是我拒绝签字。

在看守所我抵制邪恶迫害,不穿号服,断断续续绝食绝水抗议长达41天。我绝食抗议的第六天,狱医用针扎我的两个脚心,管教田X还有几个犯人一起给我灌糖水。有的坐在我身上,有的撬牙,先用牙刷撬,后来用钢勺撬,我四个门牙都要被他们弄掉了也没灌进去。我正告他们:“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我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负责!”最后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上医院检查发现肠子粘连,高血压,心电图异常。他们怕我死在看守所,就给我家亲戚打电话让他们接我。犯人把我背到门口,亲人们见到我的样子时都哭了。我出来后,公安局恶警王彪硬逼着我家亲属交了1000元,没开发票。

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您的援助之手,共同结束这场迫害。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9/25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