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料:辩方律师夏博义结案陈词:起诉是完全错误的

附香港政治起诉案日程备忘录

【明慧网2002年8月13日】辩护律师夏博义(Paul Harris)在8月8日的结案陈词中指出,十六位被控阻街的法轮功学员必须被无罪释放,否则香港对言论和集会自由的保证将是一纸空文。他指出:“这宗起诉是完全错误的。”

法轮功学员请愿被控阻街案是香港第一宗直接关系到《基本法》第27条所保障的请愿自由的案件。在聆讯的最后一天早上,夏博义作出结案陈词,从香港法律的角度去质疑香港特区政府在3月14日向在中联办前门请愿的十六名法轮功学员采取拘捕行动的合法性。夏博义说,如果这次请愿行动是非法的话,香港再也很难找到任何请愿是合法的。

夏博义在陈词开始时,就主控官引用遗弃在路上货柜所引起的阻塞来比喻请愿人士在公众地方请愿时所引起的阻碍作出反驳,他形容这是“根本两码子事”。他指出:请愿自由是香港社会价值的反映,不能够和遗弃物件的行为相提并论,因此处理请愿事宜是不应该与处理小贩等同,而是应该根据《香港人权法案》来处理的。

夏博义指出,言论、集会及请愿自由是受到《基本法》保障;言论及集会自由是得到《基本法》和《香港人权法案》的保证,而请愿自由则是第一次被例入《基本法》内,而且香港是属于明确地在宪法上包括请愿自由的少数司法权力之一。

他在陈词中列举了适用于本案的有关法律:

《基本法》的第三章,包括了第24条到第42条,题为《居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而《基本法》第39条包含了应用于《香港人权法案》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香港人权法案》第16及17条保障了香港市民的言论和表达的自由,以及和平集会的权利。

《基本法》第41条保证在香港的非居留人士拥有跟香港市民同等的权利。

《基本法》第4条说明香港特别行政区会保护香港市民及在香港境内其他人士的权利和自由。

夏博义表示,任何请愿行动,都会有构成阻街的潜在可能性。他举例说,即使是一个人在一条冷清的行人道上请愿,也可能对当时路过的一位行人造成阻碍,所以阻碍是不可以成为决定请愿行动合法性的基础,否则,请愿自由就会停止存在。

他又说,请愿是在公报上被视为正常采用行人道的行为,但并不是完全不受制约,例如《公安条例》245章中就包括有关集会方面的一些限制条文,不过,他说对于这些限制条文,在释法上必须和《基本法》第27、39及42条一致。

他引用了一些先前案例,说明香港特区法庭对于《基本法》第三章在释法上需要宽松对待,因为此章涉及到香港市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保障,而任何限制以上权利的有关条例则需要从严释法。

夏博义又指出,法轮功学员在涉案当天是进行了一次集会,以表达一个意见,而这个意见清楚地通过他们的横幅表达出来:“江泽民 停止杀戮”,因此有关发表意见自由的原则亦适用于本案。

因此,他认为对被告们提出起诉所引用的《简易程序治罪条例》228章4(28)条,及4(A)条,在释法上必须和《基本法》第27、39及42条一致,也就是说被告们的集会和表达意见的权利只能在必要的情况下受到制约,而且这种制约是恰当的。

夏博义指出,检控当局未能提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这次以《简易程序治罪条例》来干预被告们的言论及集会自由是合法合理的制约。

他指出西区警署警官赵启丁在他的证供里提及拘捕被告们的三个理由是不能成立的。首先赵启丁认为请愿可能会引起其他人士的敌意。但夏博义以先前案例指出,“可能引起其他人士的敌意”并不是一个有效的理由来拘捕一次合法集会中的集会成员。他反问说,在这种情况下,警方是否应该保护请愿者,免受其他怀有敌意的人士的干扰?

另一个让赵启丁对被告们采取拘捕行动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请愿者有可能进入中联办大楼。但夏博义指出,请愿者在当天无意进入大楼,而且大楼是公众可进入的地方,即使有人真的进入了大楼,亦不是非法行为,只能在闯入大楼人士被要求离去而又拒绝离开时,才能构成拘捕的理由。

夏博义指出,警方认为有可能阻碍公众地方,也不是一个足够的理由去禁止一次集会或请愿,必须要证明所造成的阻碍,构成了去限制这一次集会或请愿的必要性,而检控官在本案中,未有尝试去证明这次行动的必要性。

他指出,被告们对警方在公众集会中进行维持秩序的职责并无异议,但这些职责必须有法律依据,而非赋予警察无限权力随意地禁止集会。

夏博义表示,涉及本案的请愿是绝对的和平,所以警方这次对请愿人士的处理是不合逻辑及不公平的。

夏博义指出,第三至七条控罪(有关阻差办公及袭警)能否成立,要视乎警方的拘捕是否合法,亦即是取决于第一及二条控罪能否成立。

裁判官黄汝荣将于8月15日就本案宣判,不过他准许其中一名从瑞士来的法轮功女学员Simone Claudia 无需在宣判当天出席,好让她能及早回到瑞士处理家务。



附录:香港政治起诉案日程备忘录

(各种迹象显示江泽民一伙在此一系列事件背后施加压力)

2002年3月5日·法轮功学员揭露长春市公安局春节前发出命令:“发现法轮功贴标语可以开枪打死”
·长春地区有线电视插播了法轮功洪传世界和在中国遭迫害的节目。
·江泽民发布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秘令。
·4名瑞士法轮功学员计划为此去中国进行紧急呼吁,但他们的中国签证被取消。于是他们决定改去香港请愿。
3月10日·4名瑞士学员抵达香港。
3月14日·上午8:50,4名瑞士法轮功学员打着:“制止江泽民屠杀令 紧急救援法轮功学员”的横幅在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前面开始绝食静坐。稍后,12名香港学员自发地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香港法律允许规模可达30人的聚会,无需申请许可证。
·上午9点到10点间,中联办给警方打了5个电话(根据法庭证词)。
·上午10点,几个警察赶到并要求学员移到附近一个临街空地更窄的建筑物(干诺道西162号)前。学员们拒绝了。
·中联办前的人行道大约9.2米(约30英尺)宽。而学员们只占了几英尺,剩下至少25英尺供行人走路。当时人行道上行人很少。
·上午10点左右,警察设置了路障,封闭了整个人行道,迫使人们到大街上走。
·上午11点左右,50-60名警察赶到。
·中午12:30,警察在路障外开新闻发布会。
·下午1:10,警察开始抓人,强扭学员手臂,并掐学员的穴位;他们把16名学员送上等候的警车,并带到警察局。
·9名学员由于警察掐穴位而受伤;他们有淤伤,头疼,恶心和普遍的身体虚弱。
3月14日至18日·警察设的路障留在中联办前数天,封闭了大半人行道。
3月15日·警方将学员送上法庭(西区裁判法院),学员们被指控”造成阻碍”(阻街),4名瑞士学员并被命令在香港停留一周,等待再次提堂。
3月22日·16名学员再次提堂,总共4人被加控罪名,其中3人被加控“阻碍警察执行公务”(阻差办公),3人被加控“袭击警察”。
6月17日-8月5日·开庭审判
·在与辩护律师商谈后,法官(裁判官)宣布审判预定在7月3日结束,为期11天。(其后审判一再延长,在8月8日完成聆讯时,已进行了26天)
·审判过程中控方传唤的证人不是警察就是中联办的保安。
·没有声称“受阻”的证人被传唤过。
·审判过程中法官多次作出有利控方的裁定。甚至在法庭上向辩护律师吼道:“像男人一样打仗(fight like a man)”…多次支持控方的异议并允许无关联的询问,而驳回了很多辩方的异议,他还支持控方禁止学员宣读关于他们在中联办前绝食请愿的声明的要求,理由是他们旨在宣读“政治”声明,尽管学员的声明早已作为证据上交法庭。
7月17日·辩护律师请求法官辞退。法官拒绝,控诉人替法官辩解。
8月5日·作证结束。
8月6至8日·控方和辩方提交结案陈词,原本双方各一日,结果辩方两名律师之一的精辟陈词用了一个工作日,另一名律师被允许第二天发言,因而辩方的陈词实际用了两个工作日。
8月15日·法官8月8日宣布的判决日期。

2002年8月12日更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