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的体悟与实践

【明慧网2002年8月14日】2001年8月底,我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并在那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单位挺好,可从上班的第二天,同办公室的小女孩Y就同我过不去,处处欺负我,我将自己作为一个炼功人,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不管她如何对我,我都是以礼相待,决不和她计较。我想我的善心会感化她的。结果事与愿违,她不仅没有任何愧疚,反而变本加厉。半个月后,她甚至跑到H经理处告我的状,并在老板面前诋毁我,说我没有经验,总犯错误,要求公司开除我。这导致我多次被H经理在公开场合指责,甚至辱骂,老板也批评了我。同时,我的工作量不停的增加,甚至经常连午饭都顾不上了。而为了能将工作做好,我每晚学习,有一段时间甚至顾不上学法炼功了。后来,情况越来越恶化,我开始怕去上班,怕见到他们,并且开始担心自己被公司辞掉,如果这样我将无法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那段时间,我不停地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可就是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我很希望能有功友与我交流,可当时唯一熟悉的几位同修也在千里之外;明慧网上的资料我更无缘见到,对整体大法的进程毫不了解。当时我将这一切都当成是个人修炼中遇到的苦难。

后来当我又一次在单位蒙受痛苦时,晚上我看着桌子上师父的法像,流泪求师父指点。然后我开始看师父经文(虽然我认识的同修少,但大法资料却很全),当我看到“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与过去的个人修炼是不同的。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在面对对大法的迫害、在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象以往个人修炼那样对待、一概地接受,因为大法弟子目前处在正法时期。如果不是我们个人的执著与错误而出现的问题,那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在干坏事。”“但是,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的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 《正法与修炼》这篇经文时,我开始重新看待这一切魔难:我是在工作中有过一些过失,但这主要是因为我没有经验(没经验这一点在进公司之前我已很明确告诉过他们),而且从进公司以来,我没有受过任何相关培训,如果在一开始公司能给我一些必要的培训,这些错误是完全可以杜绝的。重要的是,我的工作态度是全公司上下公认的,不管他们让我干什么、工作量有多大,我从没有抱怨过,而且我从内心希望自己能够将工作做好。退一步说,即使我有问题,应该受到批评,但也决不应该受到这么大的魔难。

于是我开始在每晚发正念,但开始还有所顾虑,不知道针对这件事情发正念合不合适。

在发正念的第二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很脏乱的地方,周围有许多大蟒,其中最大的象一列火车一样庞大,趴在铁轨上,其余的也相当粗。我有点怕,赶紧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刚念三遍,它们就消失了。随后出来一条手腕粗的红色小蟒,气势汹汹向我冲过来,我心里一下紧张起来,怕心更重了,念正法口诀也无济于事,它一下咬了我的右手。我从睡梦中醒过来,当时是夜里两点多钟。我意识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目前所遭受的痛苦决不是人给我造成的,而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利用我的执著在迫害我。我翻身爬起,坐在床上发正念,因为我知道梦中消失的大蟒并没有死,它们只是逃掉了,还有那条咬我的蟒,我应该销毁它们。开始觉得周围环境很差,但随着我发正念,我渐渐感觉到环境在变化,半个小时后,我感到周围空间恢复了平静。

从那一天起,我开始每天发正念,而且在看到迫害我的人时,我经常在心里默念正法口诀,铲除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邪恶因素。虽然当时我还不能完全静下来,但周围的环境在迅速变化着,我明显感到压力没那么大了,他们对我也不那么恶了,更重要的是我又有时间学法了。几天后,公司忽然通知我去N市参加培训。在那里,公司竟为我在一家相当不错的宾馆里订了一个单间。在培训的20多天里,我白天工作,早晚学法炼功和发正念。等我返回公司之后,我发现一切都有了一个全新的变化:小Y在别人面前夸奖我:“人蛮好的。”并在老板再次向她询问我的情况时,说:“她做的挺好的。”而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侮辱我的H经理也委婉地向我道歉,并执意请我去她家吃饭。我的工作也忽然少了许多,我也不需要为了工作而被迫在晚上看书,以至影响学法了。

不久,我接到了远方功友寄来的师父新经文《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当我看到:“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我一下明白了:我之所以会受到这样大的魔难,归根到底是我不重视发正念。从7月底开始,我不停的出差,后来搬家,找工作,接着又遇到这些魔难,我中间已经有至少三个月没有和全球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了。

今年4月份,在一次部门全体员工会餐时,忽然有一位外地来的同事很不敬地说起了大法。在我讲话之前,我听到坐在她旁边的小Y接口道:“不过,我听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警察那么快就拿到了灭火器……,在天安门广场根本就没有灭火器的……”。我一下怔住了。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同事小L对我说:“不是你告诉我的吗?”我恍然大悟:不久前闲聊时,我向小L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后来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L告诉了Y(可能还有其他人),而Y呢,今天又在餐桌上将真相讲给了所有人。在这之前,我相信常人会讲“大法好”,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一个曾经偏执地迫害过大法弟子的人会在公众面前讲大法真相(虽然由于各种原因,我从未告诉过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我想起师尊在《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的话:“是因为过去的邪恶抑制了人,这个邪恶清除掉之后,人们都清醒了,在重新审定这一切,看待这一切。”

谨将这段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够对同修有所借鉴。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4/2569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