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事件:来自全世界的关注 来自冰岛人民的呼声(2)

【明慧网2002年8月15日】冰岛政府于六月中迫于江泽民的压力而拒绝法轮功学员入境一事,引起西方民主国家的强烈关注,冰岛国内的舆论则一片哗然。以下是当时就该事件来自世界范围及冰岛国内的呼声。(接前文)

第二部份:冰岛人民怎么说?

“一个没有风度的国家!”──DV报纸社论

“很可能地球上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权象在中国一样遭到如此残酷的践踏……当中国侵犯人权的罪行日益增加时,西方领导人对这些罪恶、残忍的暴行保持沉默就越来越显得荒谬。只要西方领导人和政府还在邀请他们的中国伙伴一起进餐并谈论天气和瀑布,就没有理由认为在中国的政治和信仰迫害会停止……冰岛政府在为中国主席访问作准备时犯下的非常严重的错误是我们民主历史上的一个污点,一个永远不会被忘记的行为……「六月」这个月将会被人们记住,因为这是(冰岛政府)用极度可怜又可悲的行为,去取悦这个世界上仍在掌握统治权的最卑鄙的人权侵犯者和刽子手。由于冰岛政府的疯狂举动,这些日子将会被记住,因为在这些日子里,冰岛的专制取代了冰岛的民主。”

──主编西格芒德-阿尔诺-阮纳尔森(Sigmundur Ernir Runarsson),2002年6月15日


“民主不是用来交换的商品”

“冰岛政府试图阻碍人们行使他们的权利、表达对中国状况的意见,其决定是不可思议的。在这点上,无论那些人是否是冰岛人还是外国来的访问者……但提供一个可能有着“不受欢迎”的信仰或主张的人们的“黑名单”,并剥夺那些人旅行的自由,这种做法绝不亚于前苏联共产党的做法……冰岛政府的这种行为显示出它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低劣的判断力……冰岛人民不希望我们国家被其它国家认为是一个只要当局愿意,就可使人权和信仰自由受到严重践踏的国家。民主不是用来交换的商品。”

──古得蒙德-阿尔尼-斯泰芬森(Gudmundur Arni Stefansson),国会议员,《每日晨报》(Morgunbladid),2002年6月21日


“令人吃惊的是必须要布置多少安全措施…做出关闭边境的决定是为了阻止一个群体,也就是一群法轮功学员入境… 禁止法轮功学员入境太苛刻了。”

──布洋-比扬纳森(Bjarn Bjarnasson)国会议员,前教育部长


“冰岛航空公司违反了他们的合同,‘冰岛航空公司’的营业许可应该被取消。”
──律师拉格纳-阿达尔斯坦森(Ragnar Adalsteinsson),Frettabladid报,2002年6月13日


“来自中国政府的反法轮功名单”

冰岛警方利用一份中国政府提供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阻止他们进入冰岛……冰岛是第一个禁止法轮功学员入境的西方国家。

──Frettabladid报, 2002年6月10日


“中国主席是在大屠杀后得到职位的。”
──Frettabladid报, 2002年6月12日


“有人要求我对此事发表意见:前往冰岛的民众是否有法律上的义务向警察、航空公司职员、海关官员及其他人员交待自己的宗教、观点、参加的团体及其它任何个人问题……冰岛法律和国际法都没有规定任何人有义务向任何人交代个人资料,并且拒绝回答这类问题也绝对不可导致对当事人的任何伤害。”

──拉格纳-阿达尔斯坦森,冰岛最高法院律师


“这个决定违反了冰岛宪法所依据的民主传统,并且不符合我们所签署的关于尊重人权的国际协议。冰岛是西方国家中唯一一个禁止法轮功学员入境的国家。冰岛政府似乎染上了一种习气,一旦邀请中国统治者来访就会屈从于他们的要求,我们对此表达我们的深切关注……政府的决定是不可思议的:邀请一个不尊重其国民人权的国家领导人及其荷枪实弹的保镖队来访,但却禁止那些仅仅到这儿参加和平抗议的和平的人们入境。”

──来自三个最大政党的年轻抗议者 (独立党、进步党和社会民主党),Frettabladid报, 2002年6月12日


“过去一周极其糟糕,突出展示出了我们冰岛政府的耻辱…我得说奥德森政府执政的日子就要终结了。在他辞职之前,我要求他就其言论,向我、向其他持不同意见的人和法轮功学员道歉。他在任职总理期间没有权力这样对我和任何人讲话…我将要求他象一个男人一样接受这些事实并辞职。”

──格里默-阿特拉森(Grimur Atlason),雷克雅未克市社会服务部行政官


市政委员会一致同意:“欢迎法轮功学员!”

“市政委员会希望澄清,控制本市和平抗议者数量的做法与雷克雅未克市的工作宗旨不符…除非在极端特殊的情况下,不能因为国事访问就剥夺人民表达他们观点、信仰的民主权利。”“和平抗议不具有任何威胁。相反的,这正是在尊重人权的基础上民主治国的一个最基本的特征…雷克雅未克市永远欢迎所有为人权而战的人士到这里和平地表达他们的观点。”

──《每日晨报》(Morgunbladid),2002年6月15日


给司法部长的公开信

“江泽民──如果你不知道他的话──我告诉你,他是世界头号暴君,他谋杀和酷刑折磨他的人民…有人说,这些无用之词来源于我们对这个国家主席29名武装保镖的恐惧,我也不得不说,我不认同这种说法。我希望这些保镖能在克夫拉威克机场被解除武装,因为它们极可能曾是该国家主席近卫团的一员,极可能参与过无法无天的酷刑折磨和处决众多的人们…我不怕告诉大家,我不希望江泽民成为我的客人,我还希望这个国家的政府,这个我曾亲手投票选出的政府,告诉江泽民他在这里不受欢迎。不幸的是,在江泽民统治下的人民没有机会亲自表达他们对江及其恶行的看法,并且他们如果揭露江所犯下的罪行就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抗议者们被允许进入本国,如果这个高层客人被遣返的话,我仍将为我是冰岛本土人而感到自豪。

──西罗斯多-约纳森(Throstur Jonasson)《每日晨报》(Morgunbladid)2002年6月1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