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求”是主意识慈悲境界的自然表现


【明慧网2002年8月15日】师父告诉我们要“无求而自得”,我也努力按照“无求而自得”的法理要求自己,可还是常常因得不到而痛苦,以至于在修炼路上“步姗姗”。看到别的弟子展现出来的殊胜的境界,羡慕之余常常想,我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状态呢?

今天,我忽然明白了:我其实是把“无所求”当做了“自得”的手段,而不是把得作为自然的状态,根本上还是立足于得,就如那个执著于好病而表面上不说的人一样,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以这种心态糊弄自己,怎么能理解“无求而自得”博大精深的内涵呢?

觉者是执著心无存的,他们会求吗?肯定不会。那么,是谁在求呢?不是执著心在求吗?谁有执著心呢?不是我们没有修好的那一面吗?师父要我们无求而自得,不就是要我们以主意识做主宰,去掉执著心和一切观念,圆满回归到无欲无求的大自在境界吗?

无所求是觉者境界的自在表现,无限美妙和殊胜。圆满后的生命,都是伟大的神,在他的境界中无所不能,要什么有什么,还需要痛苦地追求吗?

对于大法修炼者来说,无所求是我们主意识慈悲境界的自然表现,是生命圆满回归的法船。师父是从生命的本源上给我们归正,这本源就是我们的主意识。我们的主意识是无所求的,主意识以下所有归正的生命也是无所求的。

那有所求的思想,是隐藏在未被归正的生命中的观念和业力,是自私的、低下的东西,是毁灭生命的毒药。为什么要求呢?不是怕得不到吗?向谁求呢?向师父求吗?师父无限慈悲,给我们最美好的一切,还需要我们求吗?难道我们不相信师父吗?神的思想是百分之百相信他们的主,我们为什么还不相信师父呢?其实不是我们的主意识和我们归正的一面不相信,而是那观念和业力不相信,是它们在求。求什么呢?不是求名求利吗?名和利不是最肮脏的东西吗?不是使生命向地狱下滑的负重吗?放下名利,不是放下包袱吗?不就可以向生命本性境界回归了吗?而这一切,不都需要通过主意识的无所求而实现吗?而我却常常把那有所求当做了自己,不正是主意识迷失了吗,不是与那邪恶的东西站在一起了吗?说严重点,不是在纵容那邪恶的东西残害自己宇宙体系未被归正的生命吗?

而这有所求的思想,也是旧势力执著于它们邪恶安排的思想根源,它们固执地要师父按照它们的要求正法,固执地要检验大法和大法弟子,造下了天大的罪业,毒害了无数的众生。

师父一直要求我们主意识要清楚,我现在真正明白了这是多么重要的法理。当我的主意识清醒的时候,我明白那些有所求的思想不是我自己,那是我后天形成的观念。我静静地观察它们,感觉一种洞彻的自在。虽然有痛苦的感觉,但我知道,痛苦的不是我,而是那观念和业力,它们在被销毁时的挣扎连带了我。但我应以苦为乐,我知道,在痛苦后,是执著的放弃和境界的提升,还有什么比去掉执著还值得高兴的呢?还有什么比生命的回归更值得庆幸的呢?

当我主意识清楚的时候,我能看清旧势力所谓的考验的邪恶,我会应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清除它们,救度一切众生。不执著于邪恶在哪一个具体的时间被清除,我只要以纯正坚定的心态去做就行了。

从更高的境界看,无所求是完全的给予,是纯粹的慈悲。师父给了我们最美好的一切,何尝要过我们一点东西?师父把无所求的无上法理赐予我们,不是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吗?不是要我们在救度众生的进程中建立自己的威德吗?其实,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给予,我们表面上是付出了,实际上是得到了,而失去的仅仅是最不好的一切。

当我领悟到无所求的这一内涵时,感觉自己的心胸在无限放大。我感到,求名求利、求功能、求层次的提高、求回报等等观念是那样的荒唐和可笑。我知道,那邪恶的旧势力还会不遗余力地放大我的执著,不经意间让我认可有所求的观念,但我会以强烈的主意识分清它们,看轻它们,以正念清除它们。我不会再把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当做是一种任务,而是当做生命的神圣使命。我会努力做好正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但这种努力不是希望努力得到,而是直面邪恶的干扰和破坏,努力放弃一切有所求的观念,达到正法正觉的圆满。这就是觉者慈悲境界的自然体现,是我主意识本能的反应。由此,我也更能体会“做而不求,常居道中”的大自在境界,更能体会师父的洪大慈悲。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3/2566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