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8月15日】我是个美发师,自己开家理发店,来往的顾客在这里结缘,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

七月十一日下午四点,有几位顾客,我边理发边讲真相。突然门口停下一辆警车冲进三个警察,没有穿警服,一个拿着手铐进来就铐我,我这时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正念除恶,请师父加持。揭露邪恶,讲真相:“来人哪,警察绑架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师父慈悲救度有善念的众生,‘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挣扎着挣开一只手抢过被警察夺走的大法书。“教人向善的书,你不能拿!”我这一喊警察吓坏了,强行把我拖出理发店。这时门口站了许多人。我对警察说:“你们快醒悟吧!大法洪传世界,三年来人民都知道大法好,你们不要造下无边罪业!来人哪,都看看吧!这就是邪恶的卑鄙行为──”群众在议论我是一个好人,警察不让我喊,拿了条毛巾要捂我的嘴,我的心很镇静地发着正念;我知道我喊出的每一个字都是“神雷”,邪恶一直喊“不想听、头晕”。他们慌张地把我抓上车,警车在群众的指责声中慌忙开走。

我内心快速地找自己哪儿有漏,今天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修正自己才配走师父安排的路。脑中忽然显现师父经文《正神》“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回想这几天不精进,学法不静心,顾客也在整点发正念时来,心里有些烦,没有找自己状态不好,随时发正念救度众生才对,内心没有做到“善待众生”。找到自己的不是,做好。这时,警察松开手让我坐在车座上我还是讲真相,不动心。车子开到分局停下,他们把我拖下车。我想清除完这儿的邪恶就走。我大声喊:“公安执法犯法,非法绑架,土匪行为,法轮大法好!”警察开始疯狂打我,打的我嘴里满是鲜血,吐一口再喊,我觉得这里面躲着邪恶的建筑要倒塌。警察又把我绑架到8楼,一进屋,我看见墙边堆着那么多大法书,我痛心地向师父忏悔:弟子没做好,金光闪闪的大法书应该在有缘人的手里啊。我向前整理大法书,警察慌忙拖我站起来,我质问他们:“为什么绑架好人,快让我走!”一个恶警说:“早就听说你发光碟,哪来的?”我说:“我还听说公安打死陈子秀、徐冰、郭萍,那么多好人被残害致死,不是吗?!”他们一听,走了。

只一会儿警察说要带我去地下室关五天再说,我坚定正念,哪也关不了我。我见人就讲真相,我看到在这魔窟里的某些真正生命元神很苦,有犯人也有公安,听我讲,可是从楼上下来人他们便跑开,没人敢到这来听。关我的这间屋里有灭蚊剂、木板、拖把、铁镣子。我就拿把椅子把门顶住,盘腿背《法正人间预》、《大法之福》、《论语》,唱《得度》、《法轮大法好》,声音很大,让所有生命都听到。来和我谈的人拿着笔、纸、坐在桌边,让我从门口过来受审,我不配合。就大声背《法轮大法好》,他说:“今天我审你,知道吗?”我说:“不对,我审你,你明知道大法好,还干坏事;快别干坏公安了吧!做个好人。”他呆了,看了看我没吱声,问姓名、住址,我就单手立掌,他拿起板子要打我,我看着他“你放下!你看你魔性的样子!还是人吗?!”他放下了。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听了心里明白,这是应该好好说:“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正法神,主佛的弟子!”问我怎么炼的法轮功,我说:“主佛安排的!”他低头写着,说:“再问一个问题:光碟哪来的?”他再问,我就背法《神路难》《如来》。他依然写着,写完给我签字,我撕碎扔了,他急了,拿了板子想打,我正视他,“你能改变人心吗?板子在哪儿拿的放哪儿,少来这一套,你不配迫害我!”他放下了。自己又拿来了张纸写了起来,我一看上面净写着“摇头不签” 他就交差了。

看着我的警察把我的一言一行看在眼里,过来给我打开手铐,一看是小铐都勒出血来,他带的钥匙是大铐的,就吩咐去找小铐钥匙,有的警察拿纸卷成棒帮我开,看着他们我心生慈悲:“千万记住‘真善忍’有好报!”他们都点头。手铐刚打开,楼上人说要带我去看守所。我不听这些,随时正念清除,我是师父的弟子,应该“助师世间行”,不应该受困。出来大厅门口见我丈夫在一边,我走上去。他说:“你的理发店被抄了,明天给你送衣服。”一脸无奈。我说:“不用,哪我也不呆,什么也别答应他们,记住‘真善忍’是佛法,我没有问题!”我很坚信自己能冷静处理目前状况。丈夫(未修炼,但知道大法好)答应了,脱下衣服给我穿上。这时我看见大门口门卫走开了,十来个人在我背后,我发一念:我走了。向南有灯是大路,我跑向北边黑乎乎的,就听后面吆喝:“你跑不了,前边修路有大水坑没路呢。”我一听“扑通”便掉进了一个大水坑中,爬起来再跑,再次摔倒被抓住,我当时念没发好,应该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把警察定住。失去了这次机会,但我坚信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走成。被拖回来戴上手铐我抬头向苍穹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任何邪恶休想迫害大法,造下的无边罪恶永世偿还!”声音冲向天空弥漫着所有空间。丈夫呆在一边被我喊声震撼,他的妻子是伟大的大法弟子!警察们也不动了,都低着头。

看守所来车把我带走,放在值班室把我铐在大排椅上,有八个人看守,我看到墙上有表,就静下心来发正念。这些都是迫害大法的人,我都认识(两年前进京正法被非法刑拘十五天)。他们乱说不好听的话想和我辩论,我就讲真相,到整点发正念,这七八个人一夜来吃瓜子、吃冷饮、打扑克、听广播。我告诉他们六点十五有世界法轮大法电台,9.915兆赫。他们调好,找了两个犯人看我,没两分钟犯人走了,只剩两个值班嘴里说:“我们不睡,看着你呢。”我不动心,静静发正念。六点整,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发正念,我向师父请求:师父,这次我做好。手铐无声开了,犯人五分钟还来回走一下睡着了,我就这样堂堂正正出来了,所有大门为我敞开!大客车为我停下,司机说:“你不是坐车的也不是坏人,到前面打出租吧!”好心司机拉出我两条街停下,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到功友家,功友说:“夜里师父点化有人来找。”一看表,还有三十五分七点发正念。我穿上整洁的衣服来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师父啊,弟子回来了!”我感受着师父的无量慈悲,时时看护,只要弟子有正念,师父真的什么都可以为弟子做。大法弟子在邪恶操控的人面前十四个小时没有掉一滴泪,在师父法像前,我哭了,泪水流下来。

“师父啊,让您劳心了,师父,弟子以后一定做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3/2566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